【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第二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陋习下凋落的新娘】

作者:Art_dino
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是
发表日期:2021-04-09
字数:11,649

***********************************

               人物介绍

  周美琳,26岁,高中语文老师,身高170,体重105斤,B罩杯,长
相清秀。

  很恬静的一个女孩儿。父母都是教授,书香门第。

  苏明奇,27岁,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本科毕业,考上了公务员,十分珍
惜自己的工作,每天谨小慎微,察言观色,只为能在政府机关中站稳脚跟,有朝
一日飞黄腾达。身高180,体重130,相貌端正,有些清瘦,高度近视。母
亲早亡,家里只有一个靠山吃山的父亲。

  苏强国,苏明奇的父亲,文盲,憨厚,胆小,自卑,一辈子没怎么进过城。

  对他弟弟言听计从。自己没有主见。53岁,身高165,体重110斤,
干瘦的小老头。

  苏强军,苏明奇的叔叔,45岁,身高178,体重160,当兵专业回到
家乡干了一个木材厂,算是当地首富,时常接济没本事的哥哥苏强国。但也只是
救急不救穷。不过苏明奇上大学的学费和毕业工作后在城里买房子的钱都是他出
的,苏明奇父子对这个叔叔一直感恩戴德,苏明奇更是觉得如果没有叔叔的资助,
自己根本不可能在城里读完大学,更不可能毕业考上城里的公务员。在城里买房
子站稳脚跟就更不用想了。

  苏明亮,17岁,苏明奇的堂弟,苏强军的独子,在县里读高中,成绩不好,
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让老师最头疼的问题学生,身高185,体重160,
壮的好像一头牛。

  王校长,周美琳任教高中的校长,50岁,身高175,体重175,为人
圆滑。

  周仙,23岁,周美琳的表弟,毕业后找了份协警的工作。身高182,体
重140。

  其他次要人物若干,这里就不逐一介绍了。

***********************************

                第二章

  周美琳感觉自己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春梦,具体内容她想不起来了,就记得是
和性有关的,好像还挺疯狂的。她不是没做过春梦,但这样赤裸裸的性梦说实话
她还是第一次做。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对今天晚上的洞房夜太期待了吧,想到这儿她羞的脸红红
的。「姑娘,睡醒了?山里条件不好,昨天晚上没睡好吧?昨天太忙了,我送饭
送晚了,送过来你都睡了,我叫了你两声你也没醒。我也没敢打扰你休息。时辰
差不多了,我伺候你穿婚服,化妆吧,过一会儿花轿就到门口了。」神婆的声音
从旁边传来,这时候赤裸裸躺在被子里的周美琳才注意到神婆一直站在床边儿上
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弄的她还很不好意思。

  从被子里一出来,她发现自己已经穿好了内裤。神婆说是刚才给她穿上的。

  周美琳也没想太多,所以她并不知道她的阴阜现在已经是黑色的了。

  周美琳在神婆的伺候下穿好的婚服,化了妆,开开心心的上了花轿,并没有
表现出什么异常,这让神婆暗自送了一口气,在伺候她上花轿的时候,神婆偷偷
给苏志强去了个眼色,示意她周美琳没有什么异常。忐忑不安了一路的苏志强这
也才算数把要跳出来的心往下放了放。

  一大早苏强军特意找了知情的各户户主和昨天晚上来的十个男人,反复强调
昨天摆青龙阵的事儿,周美琳已经失忆,以后任何知情人严谨在任何场合说起这
个事儿。这个事儿知道的就烂在肚子里,不知道的就永远不能知道。被他知道了
谁乱说一个字,他这个族长要他全家好看。而且还有可能坐牢。大家对于村里最
有钱最有威望的苏强军本就有几分惧怕,加上这个事儿大家心里也都知道,在村
里是祖上的规矩,出了村,那就是犯国法的罪。自然都知道这事儿捅出去的后果。
纷纷发誓道只要说出去一个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跟着来迎亲的,就有昨天晚上的那些男人,他们看着新娘子仪态端庄的走上
花轿。脑子里都是昨天晚上这个美人在自己的鸡巴下面高潮叠起淫水横流,潮喷
个没完的景象,不禁裤子都顶起个帐篷。好在人多乱哄哄的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的
淫态。

  而周美琳,从早上起床就觉得下面阴道里有点儿痒,不过不仔细去感觉倒是
不明显,心跳有些快,脸有点儿发烧,她觉得可能是跟今天晚上即将到来的洞房
之夜有关,她太期待这个美好的夜晚了。

  整个婚礼过程苏强军作为家里主事儿的人,倒是安排的妥妥当当,仪式进行
完就是酒席,苏明奇被这些人灌了不少酒,但苏强军给他挡了不少。苏明奇很感
谢他这个叔叔,也很羡慕叔叔的办事能力。同时作为伴郎的堂弟苏明亮虽然只有
17岁,倒是和他爸爸一样的场面,帮着他也是阻挡了不少酒。这对父子在婚礼
上可是没少出力,跑前跑后,他爸爸苏强国更是乐得合不上嘴,周美琳那一声甜
甜的「爸」让他高兴的不行。

  天到傍晚,酒席虽然没散,但新郎新娘就不陪着了,他们要入洞房了。同时
村里的习俗,这闹洞房的环节,自然是年轻人最喜欢的。

  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苏明奇早就盼着天黑了,他想着赶紧结束这些,就能和
周美琳畅快淋漓的享受新婚之夜了,他昨天一晚上都在想着今天晚上的情景。

  要知道他到现在为止,还没看过自己老婆的身子呢。

  「大家安静!安静!听我说!都听我说!我哥今天大喜的日子,人家等着办
正事儿呢,咱闹洞房归闹洞房。不能没完没了!我知道你们一个个鬼点子多。但
今天你们不许难为我哥,我提议啊!就三个游戏!多一个不行,完事儿就散!不
许听墙根儿!」苏明亮一进洞房,就跳上椅子,大声的宣布起来。苏明奇有些感
激的看着这个堂弟,心里说道,还是得自家兄弟啊。自己正犯愁怕他们没完没了
呢。

  「成!」

  「行。没问题!」

  「明奇啊,今天便宜你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迎合道,来闹洞房的都是苏明奇要好的儿时伙伴,虽然想着
借着闹洞房玩儿点儿荤游戏,占占这个漂亮新娘子的便宜。但苏明亮这么说了,
谁也不好意思说别的。也就只能做好人,跟着应和。这其中只有一个人是昨天晚
上参与青龙阵的人,就是排在第十个的那位。他和苏明奇并不熟悉,但他和苏明
亮关系不错。俩人成天混在一起,所以闹洞房自然跟了进来。这小子绰号麻杆,
人长的瘦瘦高高的,浑身上下哪儿都细长,昨天晚上就是他细长的鸡巴让周美琳
高潮叠起,操的她不行不行的。他的手指也是细长,比一般人长出一个指节,说
到玩儿女人,他的这双手能把女人的骚逼玩儿出花来。

  而苏明亮,既然和他是好朋友,自然也是个浪荡公子,他们俩最大的兴趣就
是一起去嫖妓,一起交流玩儿女人的心得,昨天晚上麻杆被神婆选上剃了阴毛去
摆青龙阵的时候,麻杆就偷偷跟苏明亮说了。苏明亮于是偷偷摸过去,全程在窗
户外面偷偷看了一晚上的现场直播,他简直嫉妒死麻杆了。周美琳嫂子的身份更
是让他对这个女人产生的更多的淫欲。麻杆他们走了以后,他爸和神婆的对话他
也听了个周全,麻杆不知道周美琳经过这一夜之后的身体变化,但是苏明亮知道。

  于是苏明亮和麻杆私下合计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儿肯定是不能对任何人说,
但是他们知道了周美琳身体的变化。那么针对这个,其实可以想办法再玩一玩儿。

  尤其是闹洞房这个环节,玩儿好了。也许以后还有机会继续玩儿也说不定。
苏明亮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麻杆自然是双手赞成的。

  规矩定好了,剩下的就是玩儿游戏了。

  苏明亮提出了一个很公平的玩儿法,他说道:「大家都有自己的点子,但是
我们只玩儿五个。大家把自己的点子都写下来,然后交给我,我放在盒子里,大
家的点子有好有坏,所以全部匿名。我来抽,抽到哪个玩儿哪个,五个游戏玩儿
完,我们就散了。好了,把你们的点子都写下来吧,匿名啊!」

  苏明亮这个看似公平的玩儿法,其实是他和麻杆沟通好的,他们自己准备了
五个节目,然后苏明亮抽出的五个,就是自己准备好的五个节目,因为是匿名。

  谁也不知道谁的点子,这样闹洞房的整个过程就在他和麻杆的算计范围里了。

  「好了,好了,现在大家的游戏点子都在我这儿了,我随便抽第一个了啊。」

  苏明亮抱着一个鞋盒子,在里面假装摸了摸,其实是把早就偷偷握在手里的
那张纸条拿了出来。

  「现在第一个游戏,游龙戏凤!安静安静!!游戏规则:新娘子蒙眼,第一
个环节,龙凤呈祥。新郎新娘舌吻一分钟,新郎舔新娘耳垂儿一分钟,这两分钟
里新郎的手不许离开新娘的胸。然后是第二个环节,心有灵犀。新郎蒙眼,蒙着
眼的新郎跟现场所有人一起围着蒙眼的新娘顺时针走圈儿。同时新娘自己要逆时
针原地转圈,在30秒以内新娘要喊停,这个时候新娘对面的人正好是新郎。我
们所有人罚酒一杯,游戏结束。如果不是新郎,那就不够心有灵犀,罚新郎喝一
瓶啤酒,而新娘则要原地坐下,脱下鞋袜。大家要给新娘挠脚心,直到新郎的一
瓶啤酒喝完为止,新郎喝完啤酒之后。游戏继续。这个游戏是有难度的,当然不
会无休止的玩儿下去。如果新郎新娘连输了三局,那么这个游戏也同样结束了,
不过最后一局新郎要喝完三瓶啤酒。新娘同样是在这个阶段要被挠脚心,直到新
郎喝完三瓶啤酒算结束。」苏明亮很认真的介绍着第一个游戏的规则。在场的人
都觉得很有意思,一个个跃跃欲试。

  周美琳在之前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这山里的闹洞房肯定是低俗的,但只要不
是特别过分,她也就打算入乡随俗了。她对这个游戏的玩儿法觉得还算行,没有
特别过分。看来目的就是灌老公喝酒罢了,也就笑了笑没说什么,第一个游戏环
节是和新郎进行,无非就是当着这些人的面被老公隔着衣服摸胸,舌吻一分钟,
舔自己耳垂儿一分钟,也没什么,反而还有些期待,只是有些害羞罢了,毕竟当
着这么多人的面。

  周美琳被蒙好了眼睛,苏明奇被推到了她的面前,周围的人开始起哄,周美
琳眼睛看不见反而觉得没那么羞臊了。她挺了挺胸,示意老公摸上来,苏明奇对
这个环节也是很期待的,他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兴奋的凑了上去,双手
按住了新婚妻子的酥胸,虽然隔着衣服,但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摸周
美琳的胸部,坚挺而富有弹性,手感真是好的不能再好了,等下洞房脱了衣服一
定好好揉捏一番。

  苏明奇一边想着,一边把嘴凑了上去,周美琳也配合着他张开了朱唇,两人
的舌头快速的缠绕在了一起。

  在周围人的一片起哄喝彩声中,苏明奇十分享受,他的舌头和周美琳的舌头
缠绕在一起,疯狂的索取着,手上也不自觉的开始了抓捏的动作。而周美琳,却
在他的手摸上胸部的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跟过电一样一股电流麻酥酥的从自己
的胸部快速的向下穿过小腹汇聚到自己的子宫和阴道里,在舌头彼此纠缠的时候,
周美琳更是觉得自己的阴道里有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在缓慢的从阴道深处向出口流
去。这个过程她觉得阴道里原本若有若无的痒感变的十分明显,腰有点儿酸酸的,
这个感觉她认为自己应该从来没有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感觉又却特别熟悉。

  苏明亮在一旁计时,眼睛却盯着周美琳抱着老公的双手,他早上在窗户外偷
听的清清楚楚,神婆告诉他爸爸,周美琳经过昨天的一夜,她的身子已经禁不起
任何男女之事,有关性的任何挑逗都会让她的身子轻易的爆发高潮,刺激的程度
不同,高潮的强弱不同罢了。所以他设计的第一个游戏,就是要看看在老公这两
分钟最简单的亲密接触下,她会不会高潮,他也知道周美琳即便高潮也会尽量隐
忍不表现出来,不过她现在抓着老公腰部衣服的手,可是出卖了她,这双嫩葱一
样的小手,此时舌吻的一分钟还没结束,就从抱着腰变成抓着衣服了,而且明显
开始用力,仔细看,她婚服下面露出来的小腿,好像还微微有些抖。苏明亮偷偷
给麻杆递了个眼神,麻杆淫邪的笑了一下,他也在周美琳的身上寻找着高潮爆发
的迹象。

  周美琳是在她老公的舌头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开始发现身体的异常的,虽
然只是舌吻,却让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欲火点燃了一样,阴道里开始不受控
制的痉挛。舌吻还没结束,她就感觉下面酸成一片,虽然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在
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出丑态,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喷薄而出的高潮,她感觉她的内裤
已经瞬间湿透了,高潮之后舌吻还没结束,她的身体好像并不打算从高潮回落下
去一样,还在舌吻的刺激下蓄力下一次高潮。

  「一分钟到,别亲了,晚上我们走了你们亲个够!现在新郎舔新娘的耳垂儿
一分钟计时开始。」苏明亮隐藏这自己的淫笑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他的新嫂子这
会儿已经高潮了,刚才身体突然哆嗦了几下,一张俏脸上满是潮红。

  「嗯~~嗯~~哎呀~~老公你慢点儿舔我~~你不要吹气啊~~嗯~~」
周美琳的耳垂儿被苏明奇的舌头不断的舔弄着,同时苏明奇的呼吸不断的进入她
的耳朵,也就十几秒的样子,她就感觉自己的心空跳了一拍,她感觉要不好了,
下面有一股比刚才强烈的多的快感要从下面冲出去了。

  她想阻止,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的生理反应。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叫好,只有
苏明亮和麻杆注意到周美琳的小腿哆嗦的厉害,然后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水痕从
小腿流下来。

  周美琳的耳垂被老公舔了不到半分钟,她又一次高潮了,而且还潮喷了。可
以看出在她极力的隐忍下,她的身子没有做出什么剧烈的反应,她咬紧了嘴唇才
没有发出那羞人的高潮呻吟。但她却无法阻止高潮时候潮吹出来的羞人体液顺着
自己的大腿一直流下去,她只希望周围的人不要看出来她的高潮反应。

  时间还没到,老公还在贪婪的舔着她的耳垂儿,在她耳朵边儿吹着气,苏明
奇很享受这个过程,他觉得堂弟安排的这个游戏环节真不错,就是时间规定的太
短了,可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在苏明亮宣布时间到的时候,周美琳又高潮了一次,
只不过这一次没有潮吹。

  周美琳心里觉得自己好没出息,想着今天要跟老公洞房,居然就能兴奋到这
个程度,只是短短两分钟的亲密亲吻,老公的手隔着衣服按揉自己的乳房,居然
就来了三次高潮,还喷出来一次。这个感觉太熟悉了,但她就是想不起来自己什
么时候有过这种感觉,她的记忆里自己从未自慰过,也从未经历过高潮。但刚才
的感觉,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尤其是高潮的前兆一起来,她就直觉的知道自己
这是要高潮了,还能判断自己高潮的强度。潮吹的那一次,她自己明明从来没有
潮吹过,却能通过感觉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要喷出来了。真的喷出来的时候,是一
种熟悉的舒畅感。这个感觉对于周美琳来说,太奇怪了,不过真的好舒服,就是
来的太快了,基本没有享受快感的过程,直接就是结果,这让周美琳有一种强烈
的不满足感。

  「第二个环节,心有灵犀!新郎也蒙眼,游戏开始!」苏明亮宣布道。

  他们的婚房是一间很大的平房,这十几个闹洞房的人在里面都不显得拥挤,
蒙着眼的苏明奇被一个人拉着进入了已经在周美琳周围站好的人圈中。第二个环
节开始了。

  七八个人围着蒙眼的周美琳走圈儿,周美琳在喊停的时候面前正好是苏明奇
的概率是极底的,这一点苏明奇自己也知道,他觉得无非就是变着花样给自己灌
酒罢了,这在他们山里闹洞房的节目中,已经算是相当绿色的了。所以他早就做
好了被灌酒的准备,好在是啤酒,自己也能应付。就是自己老婆的美脚,要被这
帮人把玩一番了,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里还是有点儿酸溜溜的。

  「停!」随着周美琳的叫停,所有人停下了脚步。

  「错了!」

  「不对哦~」

  「喝酒!喝酒!」

  伴随着周围七嘴八舌的起哄声,苏明奇和周美琳知道这一局输了。蒙着眼睛
的苏明奇被拉到了门口,手里被塞了一瓶打开的啤酒。他要在门口把这瓶酒喝完。

  其他人则拉着同样蒙着眼睛的周美琳来到了床上。脱下了她的鞋子,周美琳
没有穿袜子,是赤脚穿的婚服刺绣布鞋。鞋子一被脱掉,一双洁白如玉质般的美
脚就展现在了这帮山里汉子的眼前,一个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新郎现在开始喝酒。新娘现在开始被挠脚心。新郎喝完报告,大家就停止
惩罚继续游戏。」苏明亮说道。

  「哈哈哈,好痒。」苏明亮的话音刚落,就有人伸手去挠周美琳的脚心,吃
痒的她马上大笑着蹬腿躲闪,两个赤裸的小脚丫一下在男人们的手中跳动起来。

  一下倒是难以抓住。

  「新娘不许乱动,麻杆,咱俩固定一下她的腿。再来两个人抓住新娘的手。」

  苏明亮说完,给了麻杆一个眼色,这两个人也坐到了大床上,一左一右保住
了新娘的两条大腿,同时有两个人也窜到了床上,按倒周美琳一左一右压住了她
的双手。周美琳一下就成了大字型躺在床上,两条腿被大大的分开,分别抱在了
苏明亮和麻杆的怀里。

  婚服的下身是一件宽松的到脚面的长裙,里面只有一条内裤。被这样抱腿,
她的婚服裙子就被推到了大腿上,内裤若隐若现的都走光了。周美琳刚刚意识到
这一点。还没等她说话。就听苏明亮说道:「眼睛都往哪儿看呢!」

  随后裙子就被拉了下去,盖到膝盖以下,周美琳才刚觉得有些安心,又觉得
不对。因为裙子是被拉下去了,但抱着自己两条大腿的人,却是一只手在裙子外,
一只手在裙子内抱着她的两条腿。

  她想出言制止,但脚心的瘙痒让她一下没有说出话来,同时也她也意识到裙
子的后面被压在屁股下面,两个人想隔着裙子抱住她的两条腿也是不可能的,就
在这犹豫之间,两个脚心被大家疯狂的瘙痒,她努力的蹬动双腿。可惜被抱着,
只能小范围的运动,加上挠脚心的人还抓着她的脚脖子。这让她更加无暇顾及此
时贴着她大腿的两只咸猪手了。

  苏明奇想快点儿喝完,可是他前半瓶喝的有点儿猛,导致他有点儿反胃,后
半瓶明显慢了下来。

  周美琳被大字型按在床上,这个姿势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感觉浑身燥热,加上
脚心的瘙痒,被男人抱着的大腿。她明显感觉到阴道里的肉壁开始收缩,一股热
流正在从里面向外流,流的很慢,但是向外流动的感觉很清晰。原本就湿乎乎的
内裤,一下又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美琳在脚心的瘙痒下不断的发出大笑。

  「哈哈哈~~哈哈~~嗯~~哎呀~~哈哈」周美琳笑着笑着突然夹杂了一
声呻吟。在把玩她美脚的男人们并没有很注意,但苏明奇和麻杆却互相递了一个
眼神。

  眼神中充满了淫邪的笑意。

  原来麻杆放在周美琳裙子里手已经顺着她的大腿摸到了她的内裤,并且快速
的从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那里面早就已经湿滑一片,他修长的手指沾着淫水轻
易的就按上了周美琳的阴蒂。

  周美琳在手指伸入内裤的时候就想制止,可是挠脚心不受控制的大笑打断了
她即将出口的制止言辞。随后阴蒂的快感好像爆炸一样席卷全身,让她更是羞于
出口,因为她感觉高潮已经无法阻挡的喷涌而出了,这时候她的大声喝止只能换
来这些男人对她高潮的围观,那是她不能接受的羞耻。

  一念之差,周美琳就陷入了麻杆的亵玩之中,她想等高潮过去再喝止他,可
是她错了,她不知道她的身子到底是怎么了。高潮还没有完全下去,新的高潮就
又接踵而至。

  「哈哈哈,啊~~哎呀~~不行了~~啊~~嗯~~哈哈哈~~」周美琳不
断的扭动屁股,不停的靠腰腹的力量把屁股太高再落下,可怎么都无法摆脱玩弄
阴蒂的手指。手指的在阴蒂上的每一次摩擦都好像瞬间点燃了她的下一次高潮。

  没有过程,只有结果!高潮,再高潮。周美琳在短短的几分钟里被麻杆灵巧
的手指玩弄出了四五次高潮。她的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在无休止的燃烧。高潮
很舒服,但没有过程的高潮一个连着一个让她在每一次高潮之后都更加的渴望下
一次的刺激。她希望自己能慢一点儿高潮,可是不行,阴蒂就好像一个开关,碰
几下就高潮了。

  明明泄出了大量的淫水,可周美琳还是感觉身体里有一股强大的欲望无法宣
泄。

  玩儿脚心的男人们也不是傻子,刚开始没注意,但是周美琳的身体在高潮时
候不受控制的抽搐,紧紧握在一起的脚趾,这些很快都引起了男人们的注意,苏
明亮冲大家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悄悄的掀开周美琳的裙子,周美琳在高
潮中短暂的丧失了意识,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婚服裙子已经被掀起来了,后面
几次高潮喷出的淫水,从内裤拉着丝向下流淌都被这些男人看了个痛快。虽然隔
着内裤,只能看到麻杆的手的运动,看是完全湿透的内裤,还有顺着内裤不断流
下来的淫水,抽搐的身体。这些都让男人们的鸡巴瞬间坚硬似铁。

  「我喝完了!」苏明奇的声音让所有人的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门
口蒙着眼睛,举着空酒瓶的新郎。

  「好!惩罚结束游戏继续。」苏明亮说道。

  所有人都放开了周美琳,周美琳的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她想结束这场闹剧,
可她最终还是没有向老公求助。因为苏明亮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嫂子,没想到你的身子这么敏感?闹洞房被碰几下就能高潮起来没完的女
人,在我们山里人的眼中可是荡妇啊。我们肯定不会跟我哥说的,但你要是自己
说出来了,估计你在我哥的心目中就是一个荡妇了。我们就是闹一闹,你和我哥
都蒙着眼,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就配合我们占占便宜吧,还有,别高潮起来
没完。很丢人的。」苏明亮的一番话,让周美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
己怎么就成荡妇了呢?明明自己平时连自慰都没有过的,平时也基本没有过什么
性欲。怎么今天就变成这样了呢?她的脑子有点儿乱,稀里糊涂的就被拉着开始
了接下来的游戏。

  第二轮毫无悬念的他们两口子又输了,新郎苏明奇又被拉到门边儿喝酒,这
一次他喝的明显比上一瓶要慢了许多。而新娘子,自然又被拉到床上挠脚心。不
过这一次从一开始她的裙子就被拉了起来。她想阻止,可她的双手被人按在床上。

  她躺在床上被按着动不了。脚心被男人们攻击着,弄得她哈哈大笑。可她最
怕的不是挠脚心,而是抱着她腿的男人的手。

  「哈哈哈哈,哎呀……啊~~嗯~~哈哈~~不行,不行~~哎呀~~啊~
~」

  周美琳的高潮比上一次来的更快了,不过强度却比之前的轻了许多。这是因
为苏明亮这一次也加入了挑逗她的阵营,他和麻杆两只手探入周美琳的内裤里,
这一次麻杆的手指只是在她的屁眼儿周围挑逗,而苏明亮的手则重点针对她的阴
蒂,但他的手法和麻杆不同,他不是直接刺激阴蒂,而是一直在她淫水泛滥的阴
道口到阴蒂之间来回轻轻的上下扫动。

  周美琳在这样的刺激下感觉自己从阴蒂到屁眼一条线都酥麻成一片,但又没
有哪一个具体的敏感点被重点刺激到,可她的身子却在这样的撩拨下不断的高潮。

  只是高潮的强度很轻,但是爆发的很频繁,一个接着一个,这让周美琳的欲
火烧的更旺,也让她更加的羞愧难当。

  由于第一次被玩弄她没有声张,导致她更加犹豫这一次要不要喊老公制止他
们的荒唐游戏。加上脚心的痒痒,一次次的高潮。让她已经无法做出理性的决定
了。

  「我喝完了!」随着苏明奇喝完第二瓶啤酒,男人们也都停下来手上的动作。

  周美琳也在这一刻达到了又一个小高潮。双腿发软的被男人们拉到屋子中间
继续游戏。

  第三次自然还是输了……

  毫无悬念……

  苏明奇被罚去门口喝三瓶啤酒,而男人们则继续他们的惩罚游戏……

  苏明奇这三瓶啤酒足足二十多分钟才勉强喝完,首先他酒量就不行,刚才婚
宴上又被灌了不少白酒,所以他是强忍着不断的反胃才勉强喝完的。他不知道这
期间他老婆经历了什么样的羞辱,虽然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分钟。但周美琳却不知
道高潮了多少次,光剧烈的潮喷就有三次。

  周美琳现在很后悔第一次被占便宜的时候保持了沉默,现在被他们搞成了这
个样子,就更没法喊老公了。因为她的高潮就没停过,如果她喊出来了,那老公
看到的就是她高潮喷水的壮观景象了,她不能接受自己这样淫荡的一面暴露在老
公的面前。所以蒙着眼睛的周美琳就好像一只把头插入沙堆的鸵鸟一样,自欺欺
人的咬住嘴唇把快感的呻吟声死死的压在喉咙里。但她高潮抽搐的身体和高潮时
候的潮喷则是自己完全控制不住的。

  而且周美琳的身体在这些毫无过程只有结果的高潮下变得越来越敏感,性欲
更是暴涨到一个要把自己身体烧化的程度。高潮越来越剧烈,但却越来越无法满
足,因为所有的高潮都缺少了过程,逗弄几下就高潮,快速逗弄就要喷,这让周
美琳感觉自己身子里有一团火怎么都泄不出来。到最后苏明亮和麻杆更是只把手
伸入衣服当中玩弄乳头就让她剧烈的潮喷了一次……这更是让她羞到无地自容。

  幸好她戴着眼罩,不用面对这些男人。正在这样想着,她的眼罩被拿了下来,
她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这些男人,看着重新站到身边的老公,几次张嘴想把刚才
的事情说出来,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下面抽出第二个游戏。」苏明亮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男人们再次兴奋了起
来。

  苏明亮拿出来他准备好的第二个游戏纸条,拿在手里念了起来:「第二个游
戏,患难与共!所有人模拟轮奸新娘,当然了,做做样子,假的了~然后新郎开
始喝酒,每喝完一杯酒,就下去一个人。直到所有人都离开新娘。游戏就结束了。
新娘可以随意反抗。强调一下啊!轮奸肯定是假的,但是扒衣服可是真的,所以
新郎要是不想新娘被大伙儿看光,就得快点儿喝完这些酒。」

  说完苏明亮按照在场的人数,一杯一杯的倒上啤酒,摆放在桌子上。

  周美琳有点儿害怕,看着老公苏明奇,想他拒绝这个游戏,可苏明奇却只是
傻笑着说道:「老婆你就使劲的挣扎,他们没那么快得手的,我一口一杯,很快
就喝完。」

  「好!游戏开始!」苏明奇的话才刚说完,苏明亮就大喊一声开始了这第二
轮的游戏。

  一群早就跃跃欲试的男人瞬间扑向了羔羊一样的周美琳,七手八脚的把她拖
到床上,几个人分别按住手脚,麻杆骑在她的身上就开始撕扯她的婚服。另一边
的苏明奇快步走到桌前拿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杯子还没有离开嘴,另一只手已
经抓起了下一杯酒,他要尽快喝完这些酒,他感觉自己有希望在两分钟之内喝完。

  妻子只要挣扎的够用力,倒是也不见得被这些男人占到什么大便宜。

  但是他低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体力差异,尤其是一帮欲火中烧的男人和一
个女人之间的力量差异,周美琳相当于毫无还手之力。看到这一幕,苏明奇也有
些急了,他喝的更猛,呛到了,扶着桌子剧烈的咳嗽,这一咳嗽,让他更想吐了。

  「吐了得重新喝啊!」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这让苏明奇把即将呕吐出来的东西生生的憋了回去。缓了一会儿才开始继续
喝酒。而他老婆周美琳这边,衣服已经被扒开了,露出里面白花花的乳房,男人
们七手八脚的去抢着抚摸乳房,揉搓勃起的乳头。

  苏明奇还差四杯酒的时候,周美琳已经被扒了个精光了。男人们在她洁白如
玉的身子上七手八脚的摸着,更是有不知道多少只手盖在她的阴阜上,去抠摸她
最敏感的地方。

  男人们很粗暴,周美琳感觉十分的恶心和反感,但她的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
的冲向了高潮。

  「你们放开我!放开!畜生!啊!!!不要!!不要摸那里!不要!!!

  啊!!!嗯~~啊~~啊~~来了~~来了~~不要啊!!!啊!!!」伴
随着周美琳的大喊大叫,她的高潮来了,而且喷了。喷了下面的人一脸。

  苏明奇的视线被男人们挡着,看不到他老婆的情况,甚至他老婆已经被完全
扒光了也看不见,他只能看到老婆洁白的手臂被死死的压在床上,还有一双笔直
的大腿在不断的踢腾。白花花的很晃眼。不过从老婆的喊叫声中,他也发现了不
对。这些男人有些不受控制了,玩儿的过分了。他不再继续喝酒而是冲过去要制
止这些人。

  而此刻的周美琳,则在这样的情况下瞬间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而且
清晰的回忆起昨天晚上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尤其是骑在她身上的麻杆,她对这个
男人印象太深刻了,昨天晚上就是这个男人一次次的让自己陷入羞耻的地狱当中。

  自己所有最羞耻的高潮都是这个男人弄出来的。

  「强奸犯!!!强奸犯!!!老公!!!老公救我!!!」周美琳在潮喷之
后突然进入到极度的疯狂状态。这让压着她的男人都有些按不住她了,这个时候
苏明奇也冲了过来。喊道:「你们过分了啊!都给我滚开!我操你妈的!」

  一边喊着,骂着,一边拽开了一个人,从后面勒住麻杆的脖子把正在把玩乳
头的麻杆暴力的拖了下去,还一拳打在他脸上。

  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蒙了,一下全都闪在一旁。周美琳则抱着被子缩在墙角
在拿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之前,她还特意看了一眼自己的阴阜,黑乎乎的一片,这
让她更加确信刚才闪现的回忆都是真的。全都是真的!!!

  「让他们出去!!!全都出去!!!报警!马上报警!!!强奸犯!!都是
畜生!!!出去!!!啊!!!」周美琳疯了一样的大喊着,所有人都不知道怎
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在他们这里闹洞房比这个过分的都有,也没见哪个新娘这
样歇斯底地的反应。吓的全都快速的跑了出去。

  苏明亮也感觉事情不好,刚才周美琳高潮之后,陷入了一个短暂的失神状态,
然后看着麻杆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当时苏明亮就预感到不好,他的这个新嫂子可
能在这样一个和昨天晚上近似的情景下,一下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苏明亮拉着麻杆跟着其他人也快速的跑了出去。

  「滚,操你妈的都给我滚。」老实的苏明奇很少发脾气,现在他也很愤怒,
周美琳洁白的身子自己都没看过,就被这帮人先看了。这是他愤怒的点,他觉得
周美琳也是因为这个。

  「老公,电话拿给我。」周美琳冷冷的说道。

  「啊?哦,好。老婆你别跟山里人一般见识,人都撵走了,明天我们就回城
里,以后我们也不回这里了。别生气了~乖~老公在呢~」苏明奇一边安抚着一
边把她的电话找出来递了过去。

  周美琳并没有接他的话茬,拿过电话快速的按下了110,然后播了出去…

  「喂?我报警,我被轮奸了!我在……」周美琳报警了,一点儿迟疑都没有。
这一下把苏明奇也闹蒙了,他觉得表弟和这些年轻人确实过分了。但也不至于报
警吧……

  他想阻止,却被周美琳冰霜一样寒冷的目光给吓了回来。

  周美琳报完警,放下了电话,看着苏明奇说道:「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说,我
知道你跟你叔叔的关系很好,他也帮助了你们家很多,但是,他必须为他做的事
儿付出代价!昨天晚上,你叔叔带人强奸了我!不对,是轮奸!轮奸!!!我要
他们所有人坐牢!你现在不需要说话,我不想跟你说话,我也不需要你的态度!
等会儿警察来了你可以在旁边听,到时候你就知道你那个禽兽的叔叔昨天晚上都
对我做了什么!我知道所有的一切与你无关,所以你要是爱我,就站在我这边,
事情了结了以后我们还是好好过日子。你要是为这些禽兽说一句好话!明天我们
就离婚!算我瞎了眼!」

  周美琳说道。

  从认识到现在,这是苏明奇第一次见到大家闺秀的老婆这么生气。结合她刚
才说的话,苏明奇知道昨天晚上在自己新婚妻子身上一定发生一些很严重的事情。

  他相信周美琳不会说谎。

  可他也不相信他的叔叔会做出带人轮奸周美琳的事情。

  苏明亮跑出去后蹲在窗口外,听到周美琳报警后,也慌了,赶紧往家跑。

  村口的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闪烁的警灯。

  这个新婚夜……

  很糟糕……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