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十章)(暗黑版结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草原上的一家人】(第十章)(暗黑版结局)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老僧入腚
2021/02/18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
字数:8,421

  暗黑版结局,如果不喜欢可以跳过,直接看光明办结局。到时候会有四人马
震。

  写到这里基本也就即将收尾了,我不太想把这种肉文写的又臭又长,尽量不
产生重复。能力有限,文笔稚嫩,如果哪怕能有一个人喜欢,也算老衲我入腚三
分了。呵呵,开个玩笑。总之感谢大家支持,还是那句话,大家的支持就是我的
动力。不要急,很快光明版结局就有了,看了这章,再看另一个结局,会有不一
样的感觉。
加一句,321571627这是我的免费QQ群,大家可以随便聊聊,故事也会随时更新,肯定比论坛上快
           ***  ***  ***

                第十章

  第二天傍晚洛桑骑着黑锋回来了。

  大雪刚被清理开,他就快马加鞭的往回赶,昨晚不知怎么的,一只心神不宁,
一晚上连觉都没睡好。

  一回到家,看到门口竟躺着一只跟马一样大的狼尸。洛桑真的慌了,连忙冲
进帐篷。等发现家人一切安好这才放下心来。

  听完吉玛的讲述,洛桑更是阵阵后怕。说实话狼群洛桑见得多了,可这么大
一头孤狼,他也是从未见过。可以想象,当时要不是阿木尔挺身而出,奋不顾身。
恐怕等他回来,自己老婆女儿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都有葬送在狼口之下了。他由衷
的为自己当初留下阿木尔而感到庆幸,自己执意让阿木尔离开,那后果自己都不
敢去想。

  好样的阿木尔,不亏是我们草原的汉子,有点老图伦家的风采,还有,听说
你的藏刀已经被那只狼咬断了,来,从今以后这把刀就是你的了。只见一把精美
的藏刀出现在洛桑手中,刀身银亮,寒光凛冽,绝对是一把好刀。这把刀可是我
们家祖传的藏刀,只要家族长子才能获得,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了。阿木尔有些
不好意思,知道这把刀的贵重,他挠挠头道:干爸,我们是一家人,我救我自己
的干妈,你真的不必这样。

  你个傻孩子!还不赶快接着?你不是一直说要娶你姐姐吗?怎么现在倒扭捏
起来了?啊?阿木尔不明所以。吉玛搂住儿子,在他耳边笑道:啊什么啊?你阿
爸的意思是你现在是我们家族的女婿,也就相当于长子,这是要把你姐姐许配给
你啊。一旁的桑籍羞红了脸,依偎在洛桑的肩膀上,不敢做声。

  阿木尔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心跳加速,呼吸粗重。连忙双手接过藏刀。放心
吧阿爸,从今以后我要用这把刀守护我们一家人。

  嗯~洛桑点头。其实啊,你阿妈早就跟我说过你和桑籍的事儿了,但那是我
没有同意,一呢是觉得你还太小,再一个是我洛桑的女儿一定要嫁一个可以用性
命去守护她爱护她的男人。现在我看你确实够格啦。还有啊,想必你也知道,我
们一家人的亲密关系,就像你阿妈之前说过的那样,一家人最重要的是让对方幸
福快乐。而且我们在这大草原上能够依偎的只有我们彼此。家人之间有快乐要一
起分享,有幸福要一起品尝。

  阿木尔深深点头。嗯,阿爸,我知道的。

  半年后,美丽的大草原再次恢复了生机盎然,欣欣向荣。桑籍和阿木尔的婚
期将至。大喜的日子即将到来,洛桑一家人更是每天都喜上眉梢。吉玛也平安的
产下一个漂亮的小丫头名叫卓玛,她有着和桑籍一样的大眼睛,整天都是好奇的
盯着周围,时不时的眨巴眨巴很是可爱。

  下午时分,桑籍从屋里出来。阿妈,阿爸和阿木尔什么时候回来啊?这眼看
太阳就要落山了。

  吉玛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拾到着家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太阳被乌云遮蔽,
一只雄鹰在空中发出利啸,从远处盘旋而过。

  估计快了吧,毕竟他俩这次出去采购你们的婚礼物资。慢点也是很正常的。

  就在这时。有人吗?请问有人吗?一道声音响起,显得十分虚弱。

  吉玛转身眺望,果然在篱笆外一个和尚,依靠在自己家的篱笆上,显得有气
无力。

  吉玛走近。发现男人十分虚弱,寸许长的短发,眉眼狭长,颧骨高突,干裂
的嘴唇,有些颤抖。

  大师,您这是怎么了?是迷路了吗?由于草原上的人最尊重僧侣,吉玛自然
也不敢怠慢,连忙招呼桑籍打些水来,又拿了点干粮,让和尚坐下。

  见喇嘛狼吞虎咽这才仔细打量,原来这和尚一只左眼是坏的,明显浑浊。从
左眼眼角,一直到左耳又一道很长的伤疤,像是一直蜈蚣趴在脸上,显得很是狰
狞恐怖。

  和尚吃完缓了口气,才略显虚弱的双手和实做了个佛礼说道:感谢你,我是
来找我儿时的玩伴,多年不见,听闻他时长放牧于此,这才只身离开寺庙。可没
想到却迷失方向,看来是我与他无缘了。

  吉玛皱眉点头。诶呀,难得大师有这心意,不知大师要找什么人呢?这片草
原的藏民基本上我们都能认识,即便不认识也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哎~我那好友名叫洛桑,前几日我在寺庙是听香客们说过,他救了一个孩子,
还被圈进了与一伙马贼的争斗中。我这也是担心这儿时的玩伴,这才~可没想到
现在,哎~。

  吉玛眉头皱的更紧。还不等吉玛说话,站在一旁的桑籍抢先笑道:啊?原来
大师要找我阿爸?见和尚疑惑的望着她。桑籍更是喜不自禁,大眼弯成月牙。大
师你可是要找慕吉得。洛桑?

  和尚表现的很是惊讶,一脸震惊的看着桑籍呵呵~看来大师和我啊爸还是有
缘分的,迷了路都能找到我家。不过我要纠正你一点,救人的可不是我阿爸,救
人的是我才对。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说什么呢?吉玛皱眉呵斥住桑籍不让她多说。还不等桑籍
反驳。

  吉玛又看向和尚,啊~大师,你说你是我老公的儿时玩伴,但我却没有听说
过他有一个在寺庙里当和尚的朋友啊。和尚右眼转动一下,笑道:嗨!我其实也
是长大以后才出家的,那时候虽然就已经没什么来往了,但心里还一直惦念着他
的。没想到,一晃这么多年,他的女儿都这么大了。那洛桑他人呢?和尚问道。

  他呀!他很快就能回来。吉玛说道:桑籍,来,把你妹妹抱进屋里,外面风
大别让她着凉。

  哦~桑籍结果妹妹,刚要转身离开。和尚却突然说话了,诶~好可爱的小孩,
这是你们的二女儿?说着就要起身看看桑籍怀了的小丫头,结果被吉玛拦在身前。
大师,我女儿太小见不得陌生人。

  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和尚猛的用力撞开吉玛,从桑籍的
怀着一把夺过孩子。我的孩子。吉玛怒不可遏,大师你这是干什么?快把孩子还
给我。

  见吉玛要靠近,和尚大手扣在婴儿的脖子上:我劝你最好不要过来。此刻的
和尚面色阴沉,冰冷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笑。

  桑籍被这一变故惊呆了。直到见到和尚掐住妹妹脖子才惊叫起了。和尚退了
两步,不想让这小家伙死就给我乖乖的待在原地。

  吉玛和桑籍顿时不敢上前一步。你到底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抢我
的孩子?吉玛脸色极为难看,额头上也出现大颗大颗的汗珠。桑籍挽住阿妈的手
臂喝道:快放开我妹妹,你这坏人。

  和尚阴笑:哦?我是谁?呵~我是谁不重要,至于仇怨嘛~我与你家自然是
有的。哦不~准确的说是与你无仇,但我与洛桑有仇。

  要不是你老公我那四个兄弟也不会被警察抓出,要不是你女儿救了那个该死
的小子,我也不至于被警察到处通缉,只能躲在那该死的寺庙里苟延残喘,要不
是你们,我他妈的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鬼样子。

  说着他语气缓和下来。说道:你说我和你们家算是有仇怨吗?

  你~你是当年那个逃跑的马贼?桑籍脸色飒白捂住小嘴大吃一惊。

  哼~不错~我就是当年那个没被该死的警察抓到的幸存者。和尚面露狰狞吼
叫着。

  吉玛勉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那既然来了,你想怎么样?你们男人之间的事
儿你又何必为难我们老弱妇孺呢?这样,你把孩子还给我,等我男人回来,要杀
要剐你们自己解决。

  哈哈~哈哈,喂~你当我傻吗?和尚猖狂大笑。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死
在我手上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桑籍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想怎么样?我当然想跟你们慢慢玩了。说完他看向怀里的婴儿,多好的孩
子啊,长大一定很漂亮,只是外一因为你们不听话,让她以后烙下残疾那可就不
关我的事啦。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取,不够我也可以给你借。吉玛听着
小女儿嚎啕大哭心里焦急万分。

  诶~别急嘛!钱?我可不想要钱,到处都是通缉令,有钱现在也没地方花呀。
和尚找到一个木墩子坐了下来,把婴儿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只大手仍旧扣在婴儿
的脖子上。

  不瞒你说,这么长时间躲在寺庙里,每天连个女人都见不到呢,来!你们两
个,现在把衣服脱掉,让我好好回忆一下女人的滋味。

  吉玛和桑籍同时愤怒:不可能。

  哦?真的吗?那也行~既然你们不想给我看,那我就看看这小丫头的,反正
都是女人吗,就是不知道我这一指头戳下去不知道这小家伙收不受得了。说完便
动手去解婴儿的薄被。

  住手!你个禽兽,你就是个变态。吉玛怒不可遏,歇斯底里,几近疯狂,牙
齿咬的咯咯作响。

  哈哈~不错啊我就是个变态。我又没逼你们,你们可以不听我的话啊。说完
又要有所动作。好,我脱!吉玛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只见吉玛低头两行
热泪滚落,她颤抖着双手,饱含屈辱的缓缓解开外面的藏袍,又拖下衬衣,鞋子,
衬裙,终于露出雪白丰满赤裸的乳房和阴户。一具凹凸有致的玲珑肉体展现在和
尚面前。

  见到吉玛阴户白净无毛,和尚吹了个口哨道:诶呦~夫人好雅兴啊,竟然连
下面的毛都剃光了,看来也是个淫荡的贱货呢。吉玛努力的试图遮掩住重要部位。

  该你了~小丫头,为了你的妹妹,你还是脱了比较好。桑籍痛哭流涕,委屈
的泪水大颗大颗掉落。很快她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露出白嫩的娇躯。

  啧啧啧~真是一对母女花呢,和尚毫无顾忌的脱下裤子,左手掐着婴儿的脖
子,右手撸动这自己的鸡巴。一旁的婴儿已经哭累了,不在哭泣,只是瞪着大眼
睛望着天。下面,该来点儿刺激的节目了,你们两个,先亲个嘴,再摸摸胸。还
有给你们提个要求,必须要投入,如果我发现你们在敷衍我,我会一根一根的把
这小家伙的手指头掰断。说着他就捏住婴儿的一根手指做出要用力的动作。

  吉玛顿时慌了,连忙跪下:不要!不要伤害她,她还是个孩子,相信我,我
们会让你满意的。看着桑籍那无助的眼神,吉玛的眼睛里死灰一片。桑籍,为了
救你妹妹,我们只能听他的,没有别的办法,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桑籍擦掉眼
泪,目光变得坚定了一些,点了点头。

  和尚目光淫邪,坏笑道:那么开始吧。

  屈辱的眼泪从母女二人的眼中留下。她们只能按照那人说的做,互相亲吻,
互相抚摸。在这草原上表演一出淫乱的戏码。而和尚则肆无忌惮的上下撸动这自
己的鸡巴。哈哈哈~不错,很好,我可是好久没见过这么火辣的的场面了。你过
来。和尚指着吉玛,让她爬到自己的脚下,又让桑籍趴跪在吉玛身后。

  现在,给老子把脚舔干净。男人拖下破布鞋,露出一双恶心的脚,脚指甲厚
厚的一层呈现暗黄色,一暴露在空气中就产生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见吉玛忍着
呕吐的感觉伸出滑嫩的舌头,在自己脚趾上舔弄着,男人极度满意。看到没有?
你阿妈表现的很好,丫头,你要给你阿妈舔舔屁眼,作为奖励呦。

  桑籍咬着嘴唇,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和尚。和尚笑了,行啊,你
可以不照做,那你这小妹妹可就~。

  好!我照做。桑籍无可奈何,只能伸出舌头舔弄起阿妈的菊花。见两个女人
都很听话男人得意洋洋。不是伸出恶心的脚丫子,夹弄吉玛的乳头。好了,接下
来,给老子好好舔一下这里。男人用手推了推已经坚挺的鸡巴,让鸡巴前后摆动。
吉玛不敢反抗,只能从命。张开嘴缓缓把鸡巴含在口中,顿时一股骚味直冲脑仁。
哈哈哈,男人大笑,笑的很是癫狂,脸上的疤都跟着一起抖动,像一条活生生的
蜈蚣在丑陋的脸上爬动。

  男人一把抓住吉玛的头发,猛的向下按,一直按到感觉自己的鸡巴捅进了女
人的喉咙。咳咳~咳咳。吉玛想要呕吐奈何喉咙被死死的堵住。

  就在这时不知什么时候桑籍已经靠近和尚身边,她抓准时机猛的冲上去,一
把抱走妹妹。

  吉玛也总算摆脱了魔掌,一把推开和尚。此刻和尚才反应过来。吉玛吼道桑
籍快跑。可就在二女逃跑之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只见男人不慌不忙,
从怀里掏出一把老旧的左轮手枪。猛的朝天上开了一枪。嘭~一声声枪响回荡在
草原发出阵阵回音。

  这一枪把二女吓得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和尚起身。呵呵~你们没想到吧?啊?
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没有一点准备就来这吧?呵呵,很好,既然你们不听话,
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一脚踹倒蹲在地上的吉玛,让她跪趴在草地上。吉玛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
生什么,可对方有枪,她跑的再快也不可能比子弹快。

  男人蹲下身,右手扒开吉玛的阴户像是品鉴牲口一般仔细观察着。突然吉玛
感觉一个硬邦邦细长的冰冷东西,进入了自己的阴道。

  怎么样?只要我手指轻轻一勾,子弹就会从你的阴道贯穿进入你的肚子,搞
不好还能穿透你的乳房。

  不要,不要开枪,你想怎么样我都配合。知道插进自己阴道的是枪管,吉玛
浑身颤抖,不停的冒出冷汗。

  别担心~我现在可不想弄死你。说着他把枪口拔了出来,取而代之的是自己
那坚硬又丑陋的肉棒。啊~吉玛感觉一阵剧痛从阴道传来,由于里面干涉,男人
丝毫不管不顾猛的一插到底。

  啪,男人一巴掌扇在吉玛挺翘的屁股上。印出五个指印。你他妈的,要怪就
怪你们家人都爱管闲事。啪,又是一巴掌。要不你男人我的兄弟怎么可能被抓?
啪~要不是你女儿,把那小子救了,警察怎么会知道?啪~你可别怪我,我事替
我那死去的几个兄弟操你的。啪啪啪~男人暴虐的一边操一边用力抽打着雪白的
屁股。每打一下都让吉玛痛不欲生。

  空中阴云笼罩,草长莺飞,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

  阿爸你听,好像是枪声!草原上两匹骏马奔驰着。不好,那里是家的方向,
快走~洽~骏马再次加速,扬起马蹄绝尘而去。

  听见马的嘶鸣,和尚嘴角邪恶的上扬。哟~今天的重头戏终于来了,果然没
有观众还是很无聊的,哈哈~

  洛桑和阿木尔,跳下马一路狂奔,这才看到让人牙呲欲裂的景象,只见吉玛
一身赤裸,趴在地上。而他的身后正跪着一个男人,拼命地抽插着吉玛的阴道,
两对巨乳也随着身后男人的操弄而前后摆动。而另一边桑籍同样一丝不挂,抱着
孩子,跪在男人身边,舔舐这男人的乳头。

  草原上的男人一像是个火爆脾气,洛桑离的很远,救已经拔出腰间的藏刀。
直奔男人走过去。妈的~老子弄死你。洛桑怒吼。阿木尔也紧随其后抽出藏刀。
父子二人显然是要跟那人拼个你死我活。

  别着急吗!和尚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枪指着桑籍的头。在往前一步,我就崩开
她的头盖骨。说归说但胯下的动作一点没停。此刻吉玛的玉径里已是流水潺潺,
虽然她自己也不想但奈何生理反应她无法控制。

  你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洛桑愤怒叫道。

  我是谁?我是谁你或许不知道,但你问问你身后的那个小子。洛桑猛的回头
看向阿木尔。阿木尔此刻也有些发蒙,可很快他注意到和尚左脸部位有一道很长
的的伤疤一直连向耳后。他突然回想起来,当初六名马贼围攻他家,一名马贼被
阿爸打死,另一名马贼头目应该是被爷爷图伦,一枪打中左脸。难道?阿木尔瞬
间惊出一身冷汗,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他不共戴天的大仇人。那个唯一
逃走一直被通缉的马贼头目。

  洛桑知道了马贼的身份以后,也是眼皮直跳,恨的抓狂,看着自己女人孩子
任人玩弄,洛桑的牙都要要碎了。你要是个男人就放开他们,有什么事儿从我来。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哈哈~哈哈。和尚一边用力操着吉玛,一边大笑,你他妈的是真傻还是假傻
啊?就凭你动动嘴,我就能放过她们?做梦呢吧?说完一巴掌狠狠的扇在桑籍的
脸上。

  你~洛桑和阿木尔气急败坏,几预癫狂,发白的手指用力握拳发出咔咔的响
声。真想现在过去把那人撕碎。

  现在。和尚停顿一下,我要你们跪下,看这场好戏。你~阿木尔怒吼。可换
来的有是桑籍脸上的一个巴掌印。

  好!我跪洛桑叫道:我跪,你想怎么样都行,求求你不要在伤害她们。看着
女儿的小脸,那是自己都从来舍不得碰一下的人啊,如今竟然被这个混蛋王八蛋,
给打了。

  阿爸~阿木尔还是不死心。跪下!洛桑一声怒吼,阿木尔心头一紧,也无可
奈何的屈辱跪下。

  哈哈~哈哈和尚猖狂大笑,一边用力挺动,把鸡巴狠狠的刺入吉玛那已经红
肿的肉穴里。此刻洛桑一个草原上顶天立地的汉子,却不敢看眼前妻子被别人凌
辱的一幕。滚滚热泪流淌而下,他只是低着头把脸埋在草地上。双拳攥的更紧,
让指甲刺破手掌。

  哈哈~哥几个,看到了吧!今天老大为你们报仇了,怎么样,都看爽了吧。
就是我胯下这个女人的男人,带着警察抓你们的,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和
尚每说一句就使劲头一下,仿佛刺入的不是自己的鸡巴而是一把能要人命的刀。
随着速度加快,和尚终于深深刺入肉穴,一股股浓稠的精液注入吉玛的身体里。
就在这时洛桑趁这个时机猛的起身,冲向此刻还在处于神经恍惚的和尚。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和尚似乎早有预料,竟然毫不迟疑的向着奔向自己的洛
桑扣动了扳机。嘭~回音不停的在众人耳中回响。洛桑头部中枪一头载到在地,
抽搐两下就不在动了,一双眼睛不干的瞪着天空。随即大滩的血液快速流出汇聚
成小河流向吉玛。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洛桑。

  不~吉玛悲伤的仰天嘶鸣,顾不得身后是否有人威胁,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
洛桑~洛桑~你别吓我,老公~你快醒醒,不要吓我好不好?吉玛摇着头抱起洛
桑,血染红了她白皙的皮肤,还是温热粘稠的。

  你他妈的,阿木尔几近疯狂,不顾一切。可和尚迅速把枪口对准吉玛。嘭~
吉玛应声倒地子弹从后背贯穿前胸,吉玛顿了顿,然后无力瘫倒,在她最后一刻,
握住洛桑已经冰凉的大手,微微牵动嘴角。

  枪口再次对准愣在原地的桑籍,此刻桑籍怀了的妹妹被枪声惊吓,嚎啕大哭。
你可以过来,但是她就要跟着他们两个一起走。

  阿木尔呆呆的站在原地。他傻傻的望着洛桑和吉玛的尸体,只是默默的留着
眼泪。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同样的心情也充斥在桑籍的心头,那种感觉比死还
难受。

  看吧!我这个人其实还是很善良的,最起码让他们死在一起。和尚,有些癫
狂,脸上的蜈蚣拼命抖动。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我父母?我们已经按照你说的
做了,为什么还要~你就是个恶魔,我要杀了你。桑籍此刻已经崩溃完全不顾生
死。怀里还抱着妹妹竟然冲向和尚。这分明是找死!阿木尔大喊:不要过去。不
要。他喝止不住桑籍,为了吸引敌人注意力,只好捡起藏刀拼命加速。冲向和尚。
可显然一切都晚了,和尚还是向着桑籍扣动了扳机,嘭!

  枪声还是响了。这一枪终究还是洞穿了婴儿的身体和桑籍的胸膛。

  不要!啊~阿木尔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可此时和尚的枪并未停歇,再次指
向跑来的阿木尔。他甚至能看清和尚的嘴里说出「一切都该结束了」的口型。但
阿木尔别无选择,也不可能做出别的选择,唯有以命相搏。他挥舞手中那雪亮的
藏刀,那把洛桑赐给他保护家族的藏刀,那把寄托了洛桑全部嘱托的藏刀。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直盘旋着的苍鹰迅速俯冲而下,双爪如利刃一般抓向和
尚的脸上那如同蜈蚣搬到伤疤。一快皮肉被狠狠的扯了下来。这一击明显让和尚
猝不及防,大大影响到射击的准头。子弹贴着阿木尔的脸颊飞射而过。阿木尔也
终于栖身到仇人的身旁。

  噗~藏刀锋利至极,一刀劈中和尚的脖颈。一颗头颅飞起,带起一片血花。

  一切说来复杂,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阿木尔顾不得什么报仇雪恨的快感,连忙抱住即将摔倒的桑籍。桑籍,你~
你~真傻,为什么,为什么。他试图用力捂住桑籍粉白胸脯上的血洞,但无济于
事,徒劳无用。桑籍脸色苍白,伸手抚摸着自己心上人的脸。凄美苍白的脸上嘴
角上扬。不要难过,我们~我要带着妹妹去找啊爸阿妈了,你要,你要好好~

  还不等说完,素手边无力垂下。桑籍~桑籍你醒醒,桑籍啊~阿木尔身体颤
抖,仰天咆哮。

  原本鲜活的生命,原本最爱的人,原本欢笑的脸,此刻都已变为苍白,没有
生机。这时雨滴落下,顿时间大雨倾盆,阿木尔不知在这跪了多久是一天还是两
天?大雨中的他不想动,也不想看,甚至不想心跳。

  他拿起自己的刀,拖下藏袍,对准肚子。就在这时叮叮当当声音由远及近的
传来。

  他转过头,远处一个老和尚一手摇着法轮,一手牵着一头牦牛,一步步的走
来。和尚?又是和尚?和尚都该死。原本想要自尽的阿木尔眼中再次燃气怒火,
他连滚带爬的冲向老和尚。

  老和尚看着一地的尸体,和拿着刀的阿木尔,他的脸上没有惊讶,没恐惧,
甚至没有表情。他只是停在那里,眼帘低垂双手合实。阿木尔见老和尚这样,心
里更加愤怒,来到近前高举藏刀,用尽力气狠狠劈落。

  可老和尚依旧面不改色,眼帘低垂淡漠的看着他,像是寺庙里的古佛,不喜
不悲,不怒不笑。刀刃在老和尚的脖子上停住了,只是微微划破了一点皮肤。

  他还是下不去手,他知道,自己只是想泄愤,但那个人已经死了,再杀一个
人又有什么用呢?阿木尔的刀掉在了地上,藏刀直直的插入地面。他哭了,崩溃
了,无力的跪倒在地,额头顶在老僧的鞋上嚎啕大哭。老僧依旧不动只是嘴里念
出晦涩难懂的经文。眼眸低垂。

  又不知过了多久。乌云散尽,阳光再度普照大地。阿木尔累了,眼泪也流干
了。

  天色不知不觉已经亮了,竟是过去整整一夜。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老和尚终于开口:我
已为他们超度。他微微摇头眼帘依旧低垂。我知道你苦!但我无法渡你,你可愿
随我走?或许只有佛才能渡你。

  阿木尔沉默点头。

  从此世间再无阿木尔。真诺寺里却多了一个,永修闭口禅的寻渡和尚。他从
不开口说话,每天只是在佛前默默的诵经,从早到晚,永不停歇。或许只有在繁
琐晦涩的经文中阿木尔才能再次看到往昔,那一张张笑脸,一声声呼唤,一缕缕
气息。

  渐渐的严寒酷暑春夏秋冬,五十年如眨眼一瞬。阿木尔白发白须,面容苍老,
如同万年枯木古井无波。终于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无力的倒在佛祖脚下,一滴
泪落在佛祖巨大的脚趾上。老人终于嘴唇动了动,发出一丝残弱的的声音:桑籍,
我的妻子,我愿来生与你在相遇。

  弥留之际他仿佛有听到少女的欢笑,他们骑着马,畅游在蓝天与绿草之间。
小弟弟,哼~人家等了你那么久。

  不要再叫小弟弟了,要叫老公。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