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大观园记】第九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后宫·大观园记】第九回

作者:hmhjhc
2013/06/12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第九回:薛宝钗侍浴蘅芜苑   淑小姐初奉和王爷

  却说月姝进园子,见了凤姐、可卿、湘云、尤蓉四人。说起几人的父母下落,
安慰几人之心,却特特又说有一人有了下落。

  四人忙道请教。月姝便道" 是薛家长子薛蟠。已经定了仗杀了……这事按规
矩。是不该告诉园子里的。只是园子里头关联瓜葛着,有一位小姐,一位姑娘,
一位奴儿。人数略多。月姝大胆,才来问问姐姐们的意思。"

  四人会意,默谋了一下,湘云才道得一句:" 薛蟠是宝姐姐的亲哥哥……" ,
可卿使了个眼色却打断道:" 那薛大傻子,往日就横行霸道的,身上人命案子累
累,如今又涉入逆案,岂有饶他的道理……更何况进了园子,宝钗,宝琴就不再
是薛蟠之妹,香菱更不是薛蟠之妾,都是主子的性奴禁脔,罪余女子,受主子之
恩怜庇护。连同我等,心里只能有如何殷勤侍奉伺候好主子的念头,岂容有他念。
更何况薛家妹子最是知礼的,便不告诉她们也罢了。即便告诉了,谅她们只会叩
谢主子恩典,给了她们自身一线之明,不类同家人处置罢了。又何苦让她们且伤
心"

  湘云呆呆了一阵,欲要说甚么,看了眼凤姐,终究是忍了。

  月姝便笑着称是,也就不提此事,喝一会子茶,说一会子闲话,亦道辞就去
了。

  闲文少叙,次日上午,角门上看守的太监婆子看到凤姐房里的喜儿,带着两
个太监,太监抬着一个大竹筐,便问好道:" 喜姑娘,这是做甚么去啊……?"
喜儿答道" 内务府给两位妃子送来了十几筐西苑散落的新鲜花瓣,我们妃子觉得
一人用不了,便给房都送一筐去,凭各房是做干花香袋或是捣花汁去……这花瓣
存不了几日,已经送去好几筐了,我这一筐是剩下的,给顾恩殿的金钏儿玉钏儿
姐妹她们也送去一些。"

  那婆子还要饶舌碎嘴,却听身后一声爽笑:" 果然花香醉人,胜过那一等熏
制的香料清新".喜儿回过头看,吃了一惊,竟然是弘昼一身家常衣衫,戴一顶圆
顶琉璃佩玉抹额金龙帽,穿一件贴身爽净青麒麟纹绸衫,身后只跟着一个角门上
的宫女,……喜儿忙单膝跪下行礼。

  弘昼抬手示意不用多礼,过来看看那筐,抓过花瓣一闻一笑,示意喜儿只管
去送。原来他奉着雍正之旨意,近日去了古北口学习军务,他这般荒唐王爷自然
也只是草草走过场,与什么军容行伍丝毫没有兴趣。憋了几日,就留下随行的门
人冯紫英,令其替着办差事。自己便溜回了京城。今日,见天气热了,也不想排
大阵仗,便换一身简短衣服,自个从边门进了园子来消暑。

  弘昼看看花瓣筐子,就让喜儿只管去送花瓣,自个便带着宫女在园子里假山
游廊靠着碧波池畔处漫步,不过是赏夏游春。一路攀藤抚树的过去,只见水上落
花愈多,其水愈清,溶溶荡荡,曲折萦迂。池边两行垂柳,杂着桃杏,遮天蔽日,
真无一些尘土。忽见柳荫中又露出一个折带朱栏板桥来,度过桥去,诸路可通,
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因而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
的大玲珑山石来,四面群绕各式石块,竟把里面所有房屋悉皆遮住,而且一株花
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
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し,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
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真是个风雅别致之所在。

  细听廊阁内里,却似有少女娇笑之声,如悦耳动铃,雨过浮萍。便期期前行,
拨开树枝,见是一道青木折廊,内围着一方小院,却有一个素衣端庄、风采神韵
宛如仙子一般之少女,静坐廊下在看书;旁边另有一翠衣少女陪坐着,和一个鹅
黄色削凤袍的小丫头模样小女孩,在比着红绒线打绳结玩耍。春日骄阳之下,浮
光泠泠,佳人咏咏,观此情此境,真似初唐仕女画卷一般。

  却听在打绳结的那个绿衣少女道" 宝姐姐,你也来玩吧……"

  那看书之素衣少女只微微一笑,虽神态慵懒宁静,却眉宇端和淑媚,这展颜
之美,凝眉之淑,于弘昼眼中,竟如牡丹花开一般令百花失色,正是薛宝钗。宝
钗却未答话,旁边那鹅黄衣服的小女孩却娇笑道" 香菱姐姐别耍赖了,玩绳结一
晌午都玩不过我,就找我们家小姐……"

  那香菱便啐笑道" 你这丫头就是贼手儿巧,花样儿多,赶明被主子瞧见,说
不定……叫你给主子打绳结呢。"

  那小女孩却是宝钗的贴身丫鬟莺儿,年方十三,娇俏可爱,顽皮活泼,只是
虽然年幼,出落得心灵手巧,自幼跟着宝钗。莺儿便呸道" 呸呸,我们家小姐还
没…………哪里就轮得到我们小孩子家,还是香菱姐你想着给主子打绳结且想痴
了啊……哈哈……"

  香菱叱道你这小蹄子,便去呵莺儿痒,莺儿便丢了绳结,绕道宝钗身后去。
宝钗叹道" 你们两个丫头,没片刻安静的……一路就知道淘气……吵得我看书都
难……" 忽见绕了一圈跳到身后的莺儿颜色变了。便回头,顺着莺儿眼神看去,
一惊之下,游廊外怀乡树下,不是自己的王爷主子弘昼是谁。

  宝钗忙得下跪和腰万福,莺儿和香菱就便在身后跪了。宝钗害羞微笑道:"
主子怎么来了?蘅芜苑小姐宝钗,拜见主子,请主子安……"

  弘昼正看这三女嬉戏,便上前几步,只笑道" 本王进园子来逛逛春景,不想
只管走路,迷了路就到你这里来了……"

  宝钗忙吩咐:" 莺儿,快去内室备茶,吩咐下面用那瓮梅花上早露积的水来
煮茶……香菱,你唤廊下的丫头,去告诉一下……情妃姐姐、凤姐姐。就说主子
来了……"

  弘昼一笑,伸过手去。宝钗一思,便将自己的手儿递上,弘昼携了宝钗之手
一路进得内室,一路也抚着贪看宝钗之嫩手,真正叫白腻软温,十指如粉,掌心
雪白丰润,手膀滑腻精致,腕子处还有一个翠玉对榭镯,越发衬得肌肤白净。便
也口中调笑道" 怎么本王来了……你就要去告诉可卿和凤丫头?且想赶着本王走
么?"

  宝钗羞涩得低头红脸,一手只是玩弄衣带小角,煞是可爱,柔声道:" 怎么
敢,只是主子难得来,既来了园子里,当让两位妃子姐姐知道,可卿姐姐和熙凤
姐姐挂念伺候主子……宝钗不敢瞒着……"

  弘昼哈哈一笑,已是到了内室,见内室却难分绣房还是书房,说不尽朴素雅
致,书墨清香,居中竟然有一张七尺长案,黄杨木雕琢而就,上铺满了画笔,画
卷。

  弘昼便也不客气,在这画案后的淡墨山水椅上只管坐下。宝钗便侍立一旁。
莺儿奉上茶来。弘昼吃了一口也就搁下了。房内一时竟然静默无语。弘昼转头看
那宝钗。真是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头挽一对贵妃流海髻,插一支翡翠孔雀步摇,
簪一朵新鲜粉红芍药,眉黛细细似弯月,秀目顾盼眸子清亮,瑶鼻如脂挺拔,鼻
头微微隆翘,嘴唇如两半花瓣,两腮微红却都是未施胭脂之天然女孩子家娇羞之
色,下巴圆润勾勒出好一张仕女脸庞。脖领处修长洁白,穿一领月白色海棠织缎
斜扣罩衫,将自家裹得严严实实,看着知礼守静,贞洁柔婉,却也正因为裹得严
实,却勾勒得胸前坟起一段耸涌,腰肢几分纤细,在腰间系一条乳白色丝绦,更
显得身段撩人娇媚,怎么看着,也不像是年方十六的幼稚少女。真是增一份则嫌
肥,减一份怎嫌瘦,天上人间,安能生得此等美艳无方之绝色。

  弘昼正自赏美,莺儿上了茶不得吩咐也不敢退下,宝钗天生贞静少语,一时,
房内竟静默了片刻。宝钗心下更是突突乱跳,绕她聪慧,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但觉心中乱如团麻,知道主子正在看着自己,呢喃着要开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竟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莫非主子……莫非主子在看我……莫非……莫非
……今日就是我失身之日……" 一时紧张,竟希望可卿熙凤这会儿能差人来请主
子,只是心下也知是没有这个礼数的。

  正在胡思乱想。弘昼却已是握上了软绵绵的宝钗的一只小手,一手顺着臀线
揽上了宝钗的腰肢,一把将宝钗揽入怀中,让宝钗坐在自己腿上。

  宝钗大羞,却是不敢抗拒。只得顺从得将小股贴着主子的大腿,将腰肢仍凭
主子环揽着,想着气息若兰,脸色绯红,胸膛起伏,自己臀部圆润肉感,主子必
是陶醉的。又想着自己实际上人生十六年第一次接触男子身体,也是第一次闻到
男子味道,又不由大羞大耻。仍不知说什么才好。

  弘昼见她如此贞洁,两腮艳红,底眉顺目,与可卿之妖娆,湘云之热情相比,
更多出几分怜香惜玉来。虽然已是色心潺潺,觉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屁股儿柔软丰
润,浑圆贴适,但是也不由只管便找些话头与她对话

  " 适才见你看书,在看什么书呢?" " 回主子的话,宝钗在看……" " 慢着
……本王不爱听你称呼本王主子,用主人吧。"

  宝钗聪慧,知道这些都是亲昵言语增加主人兴致的,但是也不敢违抗,改了
口道" 是……回主人的话,宝钗是在看《花溪诗稿》" " 哦,有何妙句,念来听
听" " 是,宝钗觉得书中有两句:东风吹日花冥冥,繁枝压雪凌风尘,素罗衣裳
照青春,眼中若有梨园人。甚是动人……" " 不错,正是妙句,这是赵孟頫的句
子……小丫头倒是博览……" " 主人,是宝钗卖弄了……" " 既爱看书,下会让
内务府找些旁的书来且给你送来……"

  两人正自说话,门口却是有丫头声音:" 主子……小姐……"

  宝钗虽然坐在弘昼腿上,真是两腮绯红,腰酸腿软之时,觉得见人羞涩,但
是此时又不得不答,便道" 什么事?"

  门外回话" 是,小姐……是熙凤妃子赐的那筐花瓣,院子里的文杏姑娘问小
姐,是制干花还是捣花汁……"

  宝钗刚要答话,弘昼却接了口" 且慢".宝钗一愣,看着弘昼。弘昼笑道" 鲜
花瓣虽然难得,也不用那起子俗气……制什么干花,捣什么花汁……"

  宝钗奇到" 主人的意思是?" 弘昼凑近宝钗耳边道" 我的小宝钗如此香喷喷,
何不用鲜花来洗鲜花浴……" 宝钗脸立刻又是飞红,她冰雪聪明,岂有不明白主
人意思的,是要和自己鸳鸯共浴。这般羞耻难忍。只是主人既然发了话,也没个
不遵循的道理。便点了点头道个" 是" 字,实在也没脸面继续说话,只冲莺儿点
点头。莺儿会意,便福一福道" 主人,奴婢去准备……" 弘昼点头,莺儿便出去
了。

  弘昼抱着宝钗满怀温香暖玉且自轻薄,不过说说诗句,听着姑娘当真博文知
书,越听越爱,越看越喜。不一时,莺儿又进来了,回话道" 主人,小姐……后
面抱厦里暖汤准备好了……"

  弘昼一笑,道" 本王先去,你换换衣服再来。"

  宝钗低头,用蚊子般声音答个是字。弘昼便随着莺儿出行。绕过回廊,来到
后院小厅,却是一间暖香屋子,色色妆点得素净典雅,四周挂着粉黄色的落纱满
地纱幔,屋子四角还有四盏明灯,屋子正中,却是一个圆形浴池,一丈见圆,甚
是宽敞,想来五六人共浴亦可。此时,满池已是灌满温泉清汤,池面撒满了新鲜
花瓣。当真是芳香怡人,颜色夺目,闻者动心,见者舒意。

  弘昼却让几个宫女出去,便让莺儿服侍宽衣,将自身的衣衫尽皆除去,那莺
儿年幼,褪去弘昼衣衫,见到弘昼下体顿时脸臊耳红,弘昼却也没心思难为她,
笑着对她挥手道" 你去吧,等你家小姐换好衣服,唤她进来……" 说着自己便沉
下浴池去,静静靠躺在浴池边上,由得池水浸泡自己的皮肤肌肉。

  过不多时,门外一声轻唤" 主人……" 正是宝钗之声。弘昼一笑,道一声进
来。

  屋门洞开,迤逦一如梦幻一般的少女,在水雾蒙蒙中走进来。弘昼初是见一
团粉红花影,亦步亦趋渐渐才见得真切。

  单见宝钗已经换了装束。头发上钗环皆去,垂垂秀发散散而下,仅用一根细
红绒绳随意扎着一个小的斜边马尾,两鬓秀发更如黑瀑一般洒下,透着水雾更显
得香泽芬芳。脸蛋上本来就少脂粉,此时更是脂粉皆去,清秀素颜,鹅蛋脸儿透
着圆润娇艳,红扑扑洒是可爱。尤其是那一对双唇,唇皮略厚,好似略微嘟噜着,
平日里的温柔贤淑此时倒有几分娇俏。

  再看身上,更让人鼻血喷涌快感飞升,原来宝钗已经换上一件本是艳红色的
薄纱罩衣,说本是艳红色,因为那罩衣本来就是洗浴之前替换的,纹路松疏,接
近全透明,纱纹之间,透着宝钗的雪白丰润的肌肤,艳红色成了粉红色,胸前罩
着一领少见的细花棉质罗沙粉红色抹胸肚兜,用一根金黄色的绞丝线单单薄薄吊
在脖领处。那一对嫩奶儿的上围已经清晰可见,白花花不见一丝瑕疵,着衣显瘦
不知,此时显山露水,竟然论体积不输于湘云,论形状尖笋翘翘,更具风味。再
看下去,两条雪白腿儿在薄纱罩衣两片遮挡不住,已经忽隐忽现,宝钗之腿不若
可卿的修长,却是圆润润肉感十足,那一对天足更是精巧弯月一般,两个膝盖不
见褶皱,两条大腿又嫩又腻,实在是看得人爱煞。只那下体,被那肚兜的下摆遮
着,只见一个粉红色的肚兜尖尖,若隐若现昭然若揭,却更是惹人遐想爱怜。

  只那宝钗害羞,双臂环抱裹着自家的胸膛直至肩膀。看似遮挡,其实论起来,
更显得胸乳高耸,尤其突出那一对美人肩膀的曲线优美。

  宝钗一步一步走进池边,弘昼也看清她脸色非但绯红,尽是羞耻之色,而且
竟然有几分悲戚。便知宝钗贞洁,虽然今日难逃被辱之命运,到底内心不甘。心
下更觉得欢喜。便在池中冲宝钗招了招手。

  宝钗见弘昼授意,心下凄然,知道难免要下池子去和弘昼共浴。所谓共浴,
不过是以自家青春肉体,去取悦池中主人罢了。想到自己冰清玉洁,守贞闺秀,
自来连外人男子也是不见得。年方十六,偶尔也想过要嫁一个如宝玉一般的俊俏
有情有义之郎君,在红绡帐中献上自己的身体肌肤,与他鱼水交欢。谁想到贾府
获罪,连累家族,自己被选入园,从高贵典雅的闺中大小姐,变成了王爷的性奴,
不得不靠肉体取悦王爷,来获得宽恩。虽然一样是献身失贞,但是做妻子与做性
奴到底是不同的。宝钗也读礼法,知道女孩子家为人性奴之德,用自己的青春,
肉体,屈辱,悲哀,顺从,凡此种种,去换取主人的片刻欢娱,是性奴本份。但
是真的轮到自己,怎么能不悲从心头起,也知道自己一踏入这个水池,只怕要被
主人尽情亵弄淫玩,自己的脸蛋,胸乳,手臂,大腿,下身,肚皮,背脊,屁股,
腿脚只怕都要被主人奸污,本是丝毫不见外人的闺中处子,一刹那就要变成主人
的泄欲玩具。也不知主人一旦奸污了自己,破了自己的身子,会不会弃自己如敝
履。也不知主人是否会如一些杂家所言,会将种种奇怪淫行,施于自己。什么高
贵安静,贞洁贤淑,到了此时,也如云烟一般了。

  一边思索,一边竟觉得鼻子一酸,感觉眼泪儿忍耐不住流出了红扑扑的眼圈。
知道这样不妥,干脆一咬牙,步入池中,池水立刻浸透了自己的双足,乃至小腿,
大腿,纱罩衫立刻也湿透便更加贴着肉,到下身入水,直至肚兜入水,棉质肚兜
浸水更加紧紧贴着乳房,那乳尖儿便激凸出来,形成一个凸起。倒是水汽漫起,
遮掩了一点自家屈辱的泪水。

  与池子中愈走愈近,弘昼轻轻一拉,将宝钗拉入怀中。但觉一个润泽香氛的
软软的肉体入怀,手感触感俱都是极佳,更兼一股美人儿处女幽香扑鼻而来,更
胜却池中花瓣。见宝钗流泪。更是得意欢喜,一边更加揽宝钗入怀,用粗壮的手
臂环抱着宝钗的身子,一边用自己水中那跟已经雄赳赳勃起的阴茎顶着纱罩衫的
下摆,就直根根戳在宝钗圆滑的大腿和屁股的交汇处,感受着纱质的细腻和摩擦
感。一边已经俯下头去,先是轻轻在宝钗额头上,秀发上啄吻两口,觉得满口余
香,干脆就伸出舌头来,大喇喇用舌头去舔宝钗的脸蛋上两腮上泪珠。

  宝钗被舔,既是不敢挣扎,又是羞涩于腿上被那刚强异物触碰,便忍耐不住
喘息起来。但觉一条湿漉漉的舌头舔上自己的脸蛋,更加屈辱,牙齿咬的咯咯作
响,泪珠更加如断线珍珠一般下坠,一边哭,一边却只能任由弘昼舔去泪珠。

  而弘昼也不闲着,将宝钗的纱罩衫,慢慢从肩头剥去,宝钗似忍耐不住羞涩,
要挣扎拉住罩衫,又如何及得弘昼力气,那罩衫便被脱落,浮在水面上,同满池
的花瓣一起漂浮。宝钗身上,只剩下一件肚兜一条内裤。

  弘昼又拉着宝钗那条玉润藕臂,慢慢伸到水下,用那葱葱十指绵绵手掌握住
了自家的阴茎。宝钗但觉握住一个狰狞巨物,想要放手,终究还是不敢。却也耻
于就此搓揉套弄,便是僵僵的握着。即便如此,弘昼也觉得享受非凡。但觉得自
家那话儿被一个绵绵软软的手掌握住。自己的手儿却已经隔着湿透了的肚兜,握
上了宝钗的胸乳。但觉得那一点激凸硬硬的惹人爱怜,便隔着肚兜开始转圈拨弄
起来,仿佛拨弄一颗相思豆。

  宝钗吃羞,觉得自己那从未示人的胸乳被人逗弄,从乳尖上传来阵阵酥麻,
人便如同失去了力气一番已经软榻下来,嘴里开始发出" 恩……" 的头一声呻吟。

  第一声发出,便不能再止,恩恩啊啊随着弘昼玩弄自己乳房的手上动作越喊
越娇媚起来,那水下的小手,也终于难止情欲,开始轻柔得套弄弘昼的阴茎起来。

  弘昼见这贞洁的少女,乳房如此敏感,居然隔着衣服摸也能惹来这般情动。
不由更喜欢,还有一只手空着,便绕过宝钗的身子,抚上了宝钗的屁股。

  那宝钗的屁股肉感紧实,却不是肥大那种,高高翘起,论起身段,在弘昼眼
中,实实在有现代人嫩模一般的身材。喜欢之余,不由得两只手都加了力量。摸
乳之手改了凶凶的搓,摸臀之手改了狠狠的抓。宝钗又是吃痛,又是羞辱,口中
只得言道" 痛……啊……主人……痛……"

  弘昼一笑道" 这就喊痛?痛的还在后面呢……"

  宝钗脸儿更红,几乎要埋到水下,就和满池花瓣一起,更是花映佳人色,格
外挠人心。弘昼看着喜欢,伸手到了宝钗脖领处摸索,只摸那跟金黄色的带子。
宝钗知主人心意,无论如何,今日也是要被奸的,被脱光更是在所难免,便也不
敢再强,一边迷惑的呢喃,一边顺从得一低头,配合着弘昼,将那肚兜儿顺着脖
领头上摘了下来。弘昼将肚兜凑到鼻子前一闻……那清香奇魅,真让满池鲜花顿
时无颜色。将肚兜搁到池子一边。抱过宝钗,就大喇喇直视视得观赏她的乳房。

  宝钗的乳房尚是少女形体,只是宝钗身体略丰,两只胸乳却如同两只尖笋一
般凸起,形态饱满丰润,晶莹剔透,入手手感硕大却又细腻,如同两个水袋一般
顺着水纹起伏,此时胸乳上沾满了颗颗水珠,从胸部坟起,柔媚媚的胸乳就漂在
水面上,那一对粉红色的细嫩乳头,如同一对小巧的小肉丁儿,此时在水面平线
上下浮动,偶尔还沾染上了水中的一片桃花花瓣。想想此等绝品尤物,居然是自
家的玩物,便是欢喜不止。手便先柔后刚的搓揉上去。宝钗胸乳第一次裸体遭男
人玩弄,但觉胸上既有吃力之痛,又有一种麻丝丝痒嘻嘻的奇特感觉泛起。又加
上下身已经没有罩衫隔着,自己白津津的嫩腿上摩擦着的,真是男人的那话儿。
心想,果然自古有言红颜命薄,且想自己身为女子,生得这般胸乳腿臀,男子家
偏偏最爱亵玩,男子家玩来,女孩子家就会耻辱羞涩,却又偏偏生得羞耻快感,
这身子越美,越是魅惑男子,难怪有红颜薄命一说。

  此时弘昼正玩得有趣,只管用手刮弄宝钗的乳豆,拨一拨,那乳豆便动一动。
乳豆周围那一圈红晕更显得色泽靓丽。弘昼拨弄了几下。凑脸上去在那乳头上又
亲上一口。宝钗不由得一阵晕乎,嘴唇都快咬出血来。弘昼便将那乳头含入嘴巴
吸吮,在池水中啧啧有声,仿佛要吸出奶水来一般,更显得淫靡。宝钗不由" 啊
啊恩恩" 几下淫叫。觉得下身湿热。虽然在水中,也知是股股流出爱液来。

  弘昼也似察觉到了。淫笑着从水中伸手过去,将宝钗的丝质内裤从臀部褪下。
划过臀部更感受到宝钗屁股的紧实肉感。宝钗不敢不配合,见弘昼脱自己内裤,
便只有伸腿配合,将一条小小的内裤儿从腿上摘下来。仍由其和同一池花瓣,失
落漂在水中。

  弘昼的魔手自然也不客气,慢慢抚摸上宝钗那肥美的阴户。宝钗便觉自己最
神秘宝贵的所在被一只粗壮的手儿触碰,更加紧张激荡,嘴里虽然贝齿咬着嘴唇,
其实已经是淫意满满。恩恩啊啊的淫叫不时从嘴角漏出。

  弘昼却是慢慢在宝钗的下身探索。宝钗下身却是娇嫩无比,仿佛新生婴儿一
般细腻,从那刚刚长出阴毛的阴户四周抚摸起,凡皮肉在水中皆如此湿滑,慢慢
顺着那条细缝探入,用手拨开包裹着的层层叠叠,里面一片温润滑腻。有一棵小
肉芽嫩娇娇竖立在内壁处,已经是充血突起。弘昼每拨弄一下,宝钗便不可再忍,
荡叫一声" 主人" ,连拨几下,宝钗几乎要昏死过去。

  弘昼却不肯放宝钗轻易过关。后退一仰道:" 小蹄子,别光顾了自己舒服,
来,替本王擦身……"

  宝钗此时其实已经淫意上来,只等弘昼来破自己的处女身子。没想到弘昼忽
然后躺,一时惊觉,才想起自己不是和爱郎在缠绵,而是在用肉体之辱取悦主人,
顿时知晓。听弘昼吩咐,边从一边池旁小木架上拿起毛巾和胰子,要给弘昼擦身。

  哪知弘昼一摆手道" 用这里……" 说着直接用手指戳了戳了宝钗的胸乳,还
将乳房戳下去一个陷窝。宝钗大臊奇辱,不想第一次侍奉主人陪洗浴就要做这等
淫荡之事。只是规矩所制,不得不从。便只有搁下毛巾。

  颤颤巍巍用胰子在自己的乳房上擦抹。平日自己洗澡虽然也曾这般擦抹乳房,
但是近日面前就有一个男子,等一下还要用乳房取悦他,何等娇羞悲苦。但是无
可奈何,不得不从,擦拭时竟然如同被男子揉摸一般,心下更是羞耻激荡不已。
细细得将自己的两只乳房尤其是乳头上擦满了胰子。顿时,两只本来就娇俏饱满
的乳房,泛着阵阵闪耀的油腻光芒,灯火在水波掩映之下,两只妙乳闪闪光耀,
更显得淫靡异常。

  宝钗将身凑上前去,咬着牙忍着羞,眼眶里泛出耻辱的泪珠,开始用乳头、
乳房蹭上了弘昼的胸膛,为弘昼抹身。此时胸乳被辱,却还是自己主动蹭上去摩
擦,更觉得人生羞耻。但是无奈,从胸膛开始阵阵摩擦。弘昼自然是如在天堂一
般享受。宝钗耻辱之余,不一时也觉得从胸乳上传来的快感另自己也万分舒适。
慢慢自胸向下,摩擦到弘昼的小腹,弘昼用手一按,按着宝钗的头将宝钗按下水
去。宝钗只得闭着双眼,在池子里继续用胸乳摩擦,一下,就摩擦到了那根巨阳。
宝钗闭眼吃羞却不能停,在水中气闷,只能赶快堪堪的从根部开始,从乳房上的
胰子液慢慢搓揉开始向上,直至那龟头。

  弘昼但觉自己的龟头上先是感觉到两团软绵绵的温玉在擦拭自己,滚动翻扯
荡来荡去,竟然还有两个小豆豆轮流擦到自己的马眼,想想这个女孩子家今日前
还不知风月,此时竟然被自己如此奸辱狎玩,实在是不能再忍。

  想着便一把扯过宝钗,从水池里拎起来,将宝钗推在池子边上,臀部在水池
中对着自己。让宝钗双臂支撑在岸边。

  宝钗心下惊惧羞耻,知道大限将至,却守礼丝毫不敢挣扎。果然,弘昼扶着
自己的阳具,从宝钗那肥嫩的屁股上开始滑动,一只手扶着宝钗的屁股,一只手
扶着自己的巨龙,从臀部上股沟开始滑动,慢慢蹭过肛门,直至那条已经充血撑
开的女儿家之蜜缝。

  上下一划,对准了那女子之贞洁象征,慢慢得将自己的龟头塞入。

  宝钗但觉下身一阵痛苦,又是一阵酸麻,仿佛有一根烙铁插入,下身要涨开
来一般,吃痛叫饶。弘昼如何能理她,慢慢塞入。但觉内壁嫩肉层层叠叠围绕着
自己的阴茎,每一片褶皱仿佛都是一只小手在抚弄拉扯自己一番,实在是舒爽,
再往前一点,可怜那宝钗虽然羞耻吃痛,却终究不敢哪怕将屁股略略闪开,只得
迎合着弘昼的动作。弘昼在阴户口上前后略略一插,已是无边快感汹涌而来,却
已感觉到一片小肉膜阻碍了自家前进。

  宝钗此时虽然早已经认命,但是到底也有几分万念俱灰之感,虽然进园子就
知以自己的容貌身材,必然是难逃要被奸污失身的,但是她一向贞洁,此时真的
到了临要失身的时候,不由得已经是泪如雨下,扶着池边,夹杂着淫语,已经是
语言难尽,只道" 啊……啊……恩……恩……请主人怜惜……"

  弘昼一挺身,宝钗一声惨叫,好在在水中痛感稍轻,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保
持了十六年的处女象征终究是被人突破了,一丝鲜血顺着两人交合处慢慢渗出,
在水中化为一缕红云。

  弘昼乐甚,开始前后抽动起来。宝钗初几十下但觉痛楚无比,交合处仿佛是
裂开一般,渐次又慢慢觉得舒服起来,一种充实的感觉从下身泛起,弘昼深谙此
道,前面几十下均是柔情。宝钗顺着这节奏,也终于慢慢珠牙松动,开始舒服得
叫出声来。

  弘昼但觉下身舒适,便慢慢加快的抽送的节奏。每一下都将自家的前腹根处
贴到了宝钗的屁股上,发出" 啪啪""嗤嗤" 的声音,九浅一深。他是主子,自然
不用取悦女奴,只是见这宝钗如此柔媚贞洁,动了爱怜之心,今日破她童贞,也
想着让她多知男女乐事。于是便着意的刺激她。

  果然,宝钗觉得舒适异常,她却到底贞洁,怎么口中淫语也只是恩恩啊啊,
最多带出" 好人儿……好舒服……" 再淫荡的却喊不出口。内里被侵犯被奸污的
耻辱感渐渐有点被快感取代,一时又想起,一时又忘怀,不一时,随着弘昼一次
深入探底直至子宫,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快叫嚷,宝钗下身一股热流涌出,却是泄
了身。

  可那弘昼却还未射,见宝钗泄身,先是慢了下来,柔和得抽送几下,见宝钗
已经双臂颤颤仿佛昏迷过去,便俯下身去,将手儿从宝钗的屁股处离开,一只收
托着宝钗的胸乳摸玩,一只手扶着宝钗的藕臂借力。继续开始一下下有力刚强的
冲击抽送。

  那宝钗虽然泄身,被弘昼又奸几下,觉得下体快感又来,暗想主子竟然如此
勇猛,此时自己也全无力气,便由得主子摆布,不一时,便觉下身酥麻爽痒,被
肉棒冲击快感,又开始呓语,只是此时已经是全无内容" 是……啊……恩……恩
……啊……痛……好……是……快……是……是是是……啊啊啊……啊……" 不
一时,竟然又至了高潮。

  弘昼见宝钗两至高潮,怕她闺阁幼稚,到底禁受不起,便也自己努力收敛一
下心神,用力向最深处捣去,不过五七下,便觉一股阳精从龟头马眼处喷出。全
部射在宝钗的体内。两人几乎同时瘫软,一声娇爽,扑通一声,竟然双双跌入了
池子。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这真是:

              长兄问罪西市口

              小妹春锁深宫后

              侍君但望赐恩怜

              一池花露耻回眸

剧透几句,以防大家期望太大,失望更甚:
1:王熙凤的第一次打算用虚笔,不想实写,实写要到十五回之后。
2:林黛玉的正戏还早,至少要到十五回之后。
3:王夫人和薛姨妈的戏安排到了二十回之后。
4:本人口味不是非常重,虽然也谈不上轻色,但是太激烈和极端的可能看不到。
5:下回只有色心文,无肉戏。

6:还是那句话,做作者虽然辛苦,但是最大的快乐就是: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我想写谁就写谁,一切都要以我个人的喜好为第一标准,如果不能让读者满意,还请多多谅解。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