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魔女天骄】(第四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血色魔女天骄】(第四章)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血色魔女天骄】

作者:ml5401991
2020/9/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323

                第四章

  「听说了么,昨天有一绝色女侠来加入刑楼,当天就在品奴大会上被评为三
级贱奴,刑楼主事决定,今天就要对这位女侠执行死刑,这恐怕是刑楼成立以来
死的最快的的女奴吧!」王府军营中,一名士兵在校场眺望着刑楼道。

  「当然听说了,这位女侠在江湖上颇有地位,昨天还是血燕门的人用轿子抬
进来的,不过刑楼三级贱奴的品评极其严苛,真不知道这位女侠是如何这么快评
上的。」另一名士兵附和着道。

  「哼,什么女侠,不过是血燕门的血奴罢了!」听到士兵们议论纷纷,带队
的将领冷哼一声,「昨天血燕门童门主传信王府,将门中朱雀坛坛主方妍贬为血
奴,送给王府处置,朱樱郡主将她犒赏三军,当日便安排刑楼收纳。」

  士兵们见将领了解内幕,连忙凑过去七嘴八舌问道,「将军,听说昨天评级
的时候您也参加了,能不能和小的们讲讲经过啊?」

  「那是当然,方坛主品奴会上本将还投了一票,要说这方妍,姿色绝美不在
朱樱郡主之下,乃是武林十大美女之一,这次品奴会上她准备的节目可是大名鼎
鼎的出水芙蓉。」

  「什么?竟然是出水芙蓉,」一名士兵惊呼一声,「一年前朱樱郡主在刑楼
表演过一次,记得当时烧了一大桶开水,朱樱郡主被吊起来扔进木桶中,连续三
进三出,每次都进去半刻钟之久,烫的皮开肉绽,一身光滑娇嫩的白玉肌肤都烫
没了。」(备注:一刻钟为十五分钟)

  将领摇了摇头,「这不算什么,方坛主准备的木桶中可是点着柴火烧开的沸
水,比朱樱郡主那次还要滚烫三分,不过方坛主还是优雅的如同沐浴一般跨入桶
中,自锁骨之下全没入水里,记得在入水的瞬间她那水汪汪勾人的美目很快充满
血丝,露在水面的俏脸痉挛抽动,足足在水中坚持了一刻钟才跳出桶外,出来的
时候全身都是密密麻麻鼓起的水泡。」

  众士兵听得目瞪口呆,将领又继续说道,「不过这样还不足以评为三级贱奴
,按照刑楼的规矩,三级贱奴必须要在一场刑虐中熬过三次生死才行,而且每次
都要心跳停止,失去所有生命体征,这种难度即便是朱樱郡主那金枝玉叶的绝世
娇躯也没挑战过。」

  「失去心跳,那不是直接就死了?」士兵们疑惑不解。

  「孤陋寡闻,」将领一脸傲然之色,「你们可知这次品奴会来了何人?」见
众人纷纷摇头,这才继续道,「摧花手罗开!」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议论道,「他可是最近江湖中风头最盛的少侠,
身负乾坤坎离神功,听说很多武林侠女都被他的功法征服身心,甘愿被他吸尽元
阴甚至残虐致死,人称摧花手罗开,最近更是收服了武林十美中的白婉婷和董依
依,堪称武林神话!」

  「不错,罗少侠御女无双,当为我辈楷模,」将领赞许一声,「罗少侠得传
御女神功乾坤坎离大法,自然知晓很多御女秘闻,据罗少侠所言,世间每一代都
有钟天地灵秀而生的天之骄女,这些美女都是无垢无暇,玉体生香,她们的每一
寸肌肤都是完美无瑕,这样的美女被称为天女,而在天女之上还有仙子,仙子不
仅仙颜无双,国色天香,玉体也精致到了极点,肌肤白皙娇柔,晶莹剔透,身姿
轻盈无骨,一举一动都若翩然起舞,一双美眸如深潭一般勾魂摄魄,令见到的男
人魂牵梦萦,」顿了顿,他又一脸神往的道,「罗少侠认为,在仙子之上还有神
女,神女之美,可以惊艳天地众生,身边彩蝶飞舞,灵兽追随,不过这只是罗少
侠的猜想,这个时代并没有神女出世,即便是武林十美,也只有排名前三的可称
仙子。」

  「罗少侠阅女无数,依他所言,美色达到天女方可称绝色美女,方坛主在武
林十美中曾排名第五,加入血燕门后常年被血腥虐玩,元气大伤,排名也掉到了
第六,前些年惨遭十侠毁容,大大损伤了她清纯美艳的气质,排名也掉到了第八
,不过即便如此,她的美色也有中品天女。」将领顿了顿继续说道,「本将之前
说过,天女乃是钟天地灵秀而生,她们一出生就有着远超凡人的底蕴,生机极强
,恢复力也远胜常人,甚至可以容颜不老,哪怕以罗少侠之辣手,虐杀女侠无数
,也很难虐死天女,天女受伤再重,也可以透支生机续命,而且天女都是绝色天
骄,心高气傲,岂会甘心受死,所以天女的求生意志也是极强大的,不过天女毕
竟也是肉体凡胎,透支生机也会损失底蕴,轻则韶华逝去,重则美色降级,据罗
少侠分析,天女每降一品美色,至少损失十年青春!」

  「既然方坛主是中品天女,那刑楼的三次生死应该也能熬过去吧。」一名士
兵扯回话题道。

  「当然,但是代价也是极大的,昨日品奴会上,方坛主虽然被烫的很惨,但
这种表现也就能评为一级贱奴,本将当时以为尘埃落定,却不想蒙帅拿出了郡主
密旨,上面说应血燕门要求,若方坛主不能评为三级贱奴,则一剑削首,就地斩
杀。当时方坛主神情凄婉,娇柔妩媚的身躯瑟缩颤栗,我等都是心生不忍,可是
军令如山,并无一人替她求情,方坛主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跨入沸水之中。」

  士兵们听的热血沸腾,急迫的问道,「方坛主既然评上了三级贱奴,肯定是
被烫死三次,不知道她每次被烫死都是熬了多长时间?」

  将领点了点头,「方坛主踏入水桶之中,还是半刻钟就被烫的难以忍耐,她
玉体激烈的在水中抽搐,强忍着没有出来,这时应该是热气煮透肌肤,攻入了她
的脏腑,她开始大口呕血,快到一刻钟的时候,她美目涣散,晕死了过去,不过
口鼻之中还在不断溢血,蒙帅刚想下令把她捞出来,罗少侠却挥手阻止了,他运
起神功,遥遥感应到方坛主生机未断,只是装作假死,就这样又煮了半刻钟,方
坛主突然张口呕出一大滩冒着热气的鲜血,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彻底烫死过去。」
将领停顿一下,「这次是真的死了,经过检测她心脉全无,肌肤煮到发白,连血
管都看不到了,大部分美肉都快煮熟了,蒙帅问罗少侠这样还能不能活过来,罗
少侠却是一笑,说方坛主的娇躯此时正在恢复元气,正常需要等一两个时辰,如
果此时活过来会更伤身体,对生机的损耗也要加倍,罗少侠嘴上这么说,下手可
不含糊,运起内力一掌拍在方坛主心口上,把她娇躯打的原地弹起来一下,不过
这重创心脉的一掌把方坛主提前打活过来,她睁开美眸,眼中全是哀怨,只见她
眼中的神采越来越黯淡,晶莹剔透的瞳孔都不再闪亮,整个人的神采不断萎靡下
去,方坛主不知道透支了多少生机,这才勉强压制住内脏的伤势,罗少侠却不给
她太多的恢复时间,提起她还烫手的娇躯就扔回了沸腾的木桶中。」

  「摧花手罗开果然名不虚传!」士兵们赞叹着,将领继续说道,「这次方坛
主大部分肌肤和美肉都被煮透了,娇躯也没有凉透,热气很快就又攻入她的脏腑
,不过方坛主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她心知罗开才是关键人物,美眸一直盯着罗少
侠,俏脸上露出讨好的媚笑,樱唇中呢喃着,罗少侠过来吗,人家内腑都快煮熟
了,真的要忍不住了呢,能来按着点人家吗,把人家煮透了给你品尝。」将领叹
了一声,「方坛主聪慧过人,知道罗开这摧花手名不虚传,不让他满意了绝不罢
休,与其慢慢被罗开活活虐死,不如主动让他出手,熬过来也许还有生机。不过
她还是小看了罗少侠,罗少侠摇了摇头,解释说刚刚没给方坛主留喘息之机,只
让她的玉体勉强修复一些内脏的伤势,经脉神经的损伤根本没有半点缓解,这一
会怕是全都烫到坏死了,她此时就如同废人一般,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方坛主也是心机似海,罗少侠如此对她,她依然笑容不改,一边咳血一边
不断哀求罗开过去品尝她煮熟的娇躯,可是罗少侠面不改色,无动于衷,只等她
被活活烫死才肯过去,半刻钟之后,方坛主内腑全面失守,她已经不再呼吸,樱
唇里咳出的也不再是鲜红血液,而是肺叶中的残存空气混着胃液等组织液组成的
红色粘稠气泡,这是内脏组织被烫伤之后的自然收缩,罗少侠这时候解释说,方
坛主内脏一旦被煮熟,再想活命就难了,她的娇躯此时正在快速透支生机,修复
烫伤的重要器官,这时候虽然没有死过去,对身体的损伤却比死上几次还要大,
看她的瞳孔,原本黑宝石般漆黑闪亮,正在逐渐失去色彩,慢慢变的乌黑,这代
表着她的生机在快速流逝,罗少侠解释完,方坛主螓首一歪再次死过去。接着罗
少侠阻止我们将她捞出,告诉我们继续煮下去,她很快会活过来,然后不惜一切
代价修复内脏损伤,让我们看看她生命力的极限,果然,方坛主几个呼吸的功夫
就再次睁开美眸,她仿佛回光返照一般想要挣扎,可是玉体的损伤实在太严重,
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除了水面附近的香肩还有少许神经没有烫死,大部分娇躯
都失去了知觉,她消耗生命力的挣扎却只在水中摇晃几下,很快她的意识也已经
有些模糊,美眸中充满绝望,她的瞳孔快速扩散,娇躯再也承受不住,任凭她如
何透支生机,内脏修复的速度也远远赶不上烫伤的速度,方坛主已经穷途末路,
樱唇大张着又一次死过去。」

  将领扫视一圈众人,继续道,「按照品奴会的规矩,如果方坛主能再活过来
,就算她通过了考验,方坛主也没让大家失望,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她濒死
的娇躯就再次活了过来,她樱唇抖动着似乎在求救,罗少侠并不急着将她捞出,
看着她的生机快速流逝,我们只见方坛主闪亮的明眸中透出哀婉,乞求,以及怨
恨,不甘,神情瞬间百变,她内脏的烫伤不断扩大,生机透支殆尽玉体也即将放
弃自救,眼见已经榨干了这个美人的生命力,罗少侠才将她冒着热气的娇躯捞出
来。」

  「当时我们一致决定,方坛主三级贱奴品评实至名归,几乎是全票通过,大
家见方坛主奄奄一息,娇躯煮到通红,一身晶莹白嫩的美肌都烫烂了,露出皮下
散发着香气的煮熟美肉,她煮熟的嫩肉红艳莹亮,仿若红宝石一般泛着光泽,诱
人至极,蒙帅当时决定大家取来刀具,当场品尝一番,却被罗少侠阻止,罗少侠
解释说,方坛主现在神经全部坏死,娇躯毫无知觉,这样割肉甚是可惜,不如等
次日执行死刑再慢慢宰割,让大家也欣赏一下她凄婉的美艳神情。」

  「我们都很疑惑,不明白为何要等到次日,罗少侠接着解释说,方坛主天女
之资,又曾经功力高深,她的体质之强也是远胜常人,这种烫伤虽然煮熟了她一
身美肉,但筋络神经却还残存生机,一夜或可恢复知觉,而且她内腑的损伤虽然
严重,但只是大面积烫伤,并未丧失功能,养上一夜能恢复不少元气,不会像现
在这样半死不活。」

  众士兵纷纷赞叹,「罗少侠不愧是名震天下的摧花手,对方坛主这等绝色天
女了如指掌。」

  将领颔首道:「别忘了,罗少侠可是征服了武林十美中的白婉婷和董依依,
据罗少侠所言,出水芙蓉这种表演他曾在董依依身上试过数次,甚至有一次换成
热油,彻底烫毁了董依依的数条经络神经。」

  众人说话间,军营门前一阵骚动,军中将校在前领路,身后跟着八抬凤辇大
轿,众人全都停止议论,暗暗猜测是否朱樱郡主驾临。

  军营中众将士争相围了过去,只见轿中走出一名身穿锦缎凤袍,头戴珠玉挂
饰,明艳不可方物的美貌少女,她齿若瓠犀,肌肤如玉,气质高贵,仪态万千,
身材也是前凸后翘,玲珑有致,正是王府代言人,昭仪郡主朱樱。

  「郡主这几年深得老王爷倚重,权势与日俱增,今日一见,果然威仪更胜从
前,王妃洛若麝大权独揽的日子恐怕不多了。」一名小校感叹道。

  「王妃权势太盛,老王爷也心怀忌惮,这才有郡主一飞冲天之势,可郡主毕
竟是王妃亲生骨肉,若是她们母女同心,只怕王府就要改姓了。」

  「此言差矣,权力之争,向来不讲情分,你们忘了朱柏小王爷是怎么死的了
么!小王爷仁义无双,百姓拥戴,而且武力过人,勇冠三军,乃是一代人杰,可
是在老王爷表明有意让他继承王府之后,却是一夜之间身首异处,最近刚刚查明
,真凶正是王妃洛若麝,朱柏小王爷的亲生母亲。」

  「王妃心机过人,手段毒辣,为了争权夺利连亲子都能残杀,要不是被郡主
出卖,谁又能想到会是她。」

  「听闻老王爷知道真相后,极其震怒,将洛若麝剥皮削骨,在府外悬梁三日
,并将她手中的权利,大半分给了郡主。」

  「王妃出身隐世宗门,嫁入王府时也是倾世红颜,武林天骄,神功出神入化
,还真被她熬过了三日刑罚,不过郡主既然将她出卖,自然不会希望她活下来,
不断对王爷哭诉两位兄长的惨死,提议将王妃的心房挖出来看看,是红是黑,不
过行刑的刀手被王妃收买,只是运刀在她两肋之间割下她一缕心肉,王爷见她心
肉嫣红如同宝石一般精美,便放了她一条生路,将她贬为奴籍,赏给军营众将奸
淫取乐。」

  「王妃被送到军营后,心房大量失血,虽然运功压住伤势,并以秘法将断裂
的血管愈合,但却使得血液改道,气血失衡,多处血管爆裂,五脏也严重受损,
生机几乎尽丧,倾世的绝美容颜都气色灰败。然而军营统领蒙帅是郡主心腹,并
不会对苟延残喘的王妃心生不忍,将她安排在刑楼剖腹刑虐,几日之间,连续虐
废了王妃多处内脏器官,王妃这几日被不断榨干玉体残存的生机,连乌黑莹亮的
云鬓都生出了白发,可怜盛世美颜也尽失光彩。」

  一名年老的将校在不断的讲述着这些王府中的秘闻,众人听的目瞪口呆,被
王妃的残忍手段与顽强生机所震惊,之前讲述方妍秘闻的将领听完后,颔首道,
「王妃洛若麝能承受剜心之刑,只怕她的底蕴已经超出了天女,乃是仙子一级的
绝代佳人啊!」

  「王爷相貌普通,却能生出郡主这样的人间绝色,可见王妃的美色应是更胜
一筹,据闻她娇躯通体如兰如麝,当真是活色生香,只是这几日刑罚毁去了她大
部分生机,就算能活下来美色也要大损,不复仙子芳华。」

  众人正在议论的时候,朱樱郡主来到刑楼的高台上,她出卖亲母之后大权独
揽,娇嫩无瑕的俏脸透出喜色,朗声娇喝道,「诸位将士,这些年王府之中王妃
当政,不断克扣军营军饷,削编减制,导致我军战力每况愈下,这才有去年镇压
武林叛乱折损数百将士的惨剧,今日本郡主请得老王爷密旨,将当众处死王妃洛
若麝,以慰冤死将士的在天之灵!」

  朱樱郡主讲过话之后,红润的香舌轻舔朱唇,巧笑嫣然道,「当然,按照惯
例,本郡主既然上了刑楼,也要送给大家刑虐一场,就让本郡主做今天的开胃小
菜吧。」

  朱樱话音刚落,娇躯一震,凤袍脱落,内里竟是一丝不挂,露出莹白如玉的
娇躯,她身姿窈窕挺拔,柳腰不盈一握,玉乳极其硕大丰润,这时一名将领在她
玉乳根部分别套上特制的麻绳,这种麻绳上密布细小的倒刺,将领用力系紧麻绳
,将倒刺尽数扎入朱樱滑不溜手的玉乳肌肤后道,「郡主有令,军中左右司马各
挑选将士五名用此麻绳进行拔河比赛,哪方能够拔掉郡主玉乳便是获胜,获胜的
队伍可以赢得郡主的特殊奖励。」

  军中众将早已轻车熟路,每年郡主来到军营都要被这样拔掉双乳,只是每年
麻绳都系在玉乳中部,这样不会撕裂乳根,调养之后玉乳还能恢复如初。这次郡
主心情大好,也不阻止将领将麻绳系在她乳根,这样拔掉玉乳,只怕胸前的玉质
肌肤也要被尽数撕扯掉,不过她笑意盈盈,心中全是除掉王妃的喜悦,对于自己
的娇躯也不是那么在意了。

  很快左右司马帐下各走出五名虎背熊腰的士兵,他们分别拽住系在朱樱郡主
玉乳根部的麻绳,猛然一齐发力,这些将士都是军中大力士,同时出手甚至能生
撕虎豹,却只是把朱樱的两乳扯出一些血丝,众人知道朱樱乃是金枝玉叶,娇躯
弹性极佳,喊着口号再次同时发力,这一下朱樱唇间嘤咛一声,胸前血水四溅,
左半边玉乳被齐根撕下,连着左肋的部分肌肤也被扯掉,露出皮下嫣红的美肉,
侍立在朱樱身边的将领见此情景,运起内力一把按住朱樱香肩,把她向右倾倒的
娇躯稳稳按住,右侧五名将士也是配合着一齐发力,将朱樱的右乳也是一样的齐
根撕下。

  朱樱痛得冷汗瞬间布满全身,汗水混着血水散发出阵阵甜腻的芳香,她美目
瞥了一眼身边的将领,轻启朱唇,「林将军,你对人家可真是没有一点怜惜呢。
」将领面不改色,继续道,「本将宣布,两组队伍全都获胜,都可以接受郡主奖
励。」

  一名将士急迫的问,「林将军,不知郡主要奖励我们什么?」

  林将军冷冷一笑,「往年都是每人割一块郡主的美人玉肌,这次本将做主,
每人可以剪下一块郡主的宫房美肉。」

  几人都是大喜过望,郡主金枝玉叶之体,她的美肉清香细滑,被很多达官贵
人收藏把玩,只是十人轮流剜宫,宫房怕是要被割掉大半,郡主也承受不起吧,
果然,朱樱郡主娇哼一声,质问道,「林将军,你怎么可以自作主张,本郡主可
没有允诺。」

  林将军不为所动,举起一枚玉符,「郡主请看,这可是蒙帅赐下的奴令,今
日乃是你的奴期,本将得蒙帅授权,可以对你全权做主。」

  朱樱见到,不顾伤势跪在林将军脚下,娇声道,「樱奴谨遵主人指令。」林
将军被她胸前滴落的血水淋湿鞋面,一脚将她踢翻在地,踏在她胸前的伤口上,
鞋底用力研磨着,把朱樱痛得玉体痉挛,娇躯不断抽搐。

  围观的众兵士都是目瞪口呆,一名了解内情的将校解释道,「蒙帅身经百战
,一身功力不弱于江湖顶尖高手,如何肯为郡主效力,朱樱郡主为了拉拢他,甘
愿为奴,答应每月被蒙帅的奴令奴役三天。」

  林将军继续踩了朱樱几脚,又是重重一脚踢在她胸前的伤口处,将朱樱绝美
的娇躯踢飞出三米远,摔落在校场的中心,朱樱顾不得压制伤势,急忙爬起来分
开玉腿,剥开粉嫩的下阴,轻声道,「奴家愿意献出宫房。」

  林将军见朱樱阴户大开,雪腹不断用力,一团粉嫩的软肉逐渐在大开的阴户
中显现,冷哼一声,袖口一甩,一把手掌长的飞刀闪着寒光飞出,正中朱樱刚刚
显露的宫口,朱樱一声痛叫,娇躯瞬间蜷缩成一团,在校场上左右翻滚,两条纤
细玉腿间,鲜红的血水不断涌出。

  众将士看的心中发寒,一名军中刑房的将领皱眉道,「几日前王妃在刑楼中
被林将军生生撕开肚皮,连耻骨都被掰断了,难道林将军要效仿当日吗?」

  「应该不会吧,」一名了解内情的将领解释道,「要知道王妃可是在之前的
刑罚中被废去屁眼,后庭被打成一团烂肉,更是削掉了一截尾骨,这才会被林将
军从阴户撕裂肚皮。」

  正在众人猜测的时候,林将军已经来到朱樱身边,他两手按住朱樱白腻的小
腹,两手拇指探入朱樱小巧的肚脐,发力向两侧掰开,只是朱樱肌肤滑不溜手,
林将军连续尝试数次,勉强将朱樱的肚脐撕裂出细小的血口,在林将军全力按压
下,朱樱被飞刀刺穿的宫房不断割裂,血流如注,痛得玉体痉挛,两只玉手不断
开合,十指上的筋络都在抽搐,似在极力控制着不去反抗,她微红的美目望着林
将军,柔声道,「先掰断人家的耻骨吧,把人家像王妃那个贱女人一样撕开!」

  「那么痛快岂不是便宜了你,」林将军阴冷一笑,暗运内力至按住朱樱肚脐
的两手,猛然发力,只见朱樱白腻的肚皮仿佛撕裂的布帛一样左右扯开,血水瞬
间涌出,仔细向她肚皮撕开的裂口看去,隐约露出腹内嫣红的脏器,朱樱呼吸瞬
间停止,娇美的玉脸肉眼可见的迅速苍白,十名士兵这时围了过来,林将军指了
指瘫软的朱樱,「你们一起去剪郡主的宫房吧。」

  副将送上一把锋利的金色剪刀,十名虎背熊腰的士兵掩盖住朱樱的娇躯,众
将士只听朱樱不时发出嘤嘤的哭叫,隐隐看到一只只大手伸进她撕裂的小腹,不
断掏挖撕扯,忍不住都要涌上校场,去近距离看看朱樱被剖腹的艳景,正在此时
,军营大门发出嘎吱的开门声,众将士停下脚步,只见一支披挂铠甲,手持弓弩
的军队涌了进来。

  林将军眯起眼睛,旗号是京,军容整齐,难道是京师京军,他大步迎上前去
,却见京军先锋左右让开,整齐站定,一架华丽的车架越众而出,车中一名魁梧
的壮汉赤裸着身体端坐正中,怀抱着一名同样赤裸着身体的女人,虽然只能看到
背影,却依然惊艳众人,她的肌肤晶莹剔透,隐隐闪耀着玉石的光芒,体型修长
纤细,曼妙匀称,蜂腰不盈一握,必是一名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

  林将军头皮一麻,暗道不妙,这个美人他如何不认得,正是这段时间一直被
残忍虐待的王妃洛若麝,没想到她竟然出现在京军统帅王帅的身边,王帅出身京
师豪门世家,掌控京军,权势不弱于王府,哪怕是蒙帅也要畏惧三分。

  车架上王帅的身体前后耸动,他身上的美人也在像蛇一样扭动曼妙的娇躯,
王帅耸动的速度陡然加快,他蒲扇般的大手按住美人蛮腰,肌肉贲起的双臂用力
按压,只是美人似乎极其痛苦,光洁的玉背上迅速浸出一层层肉眼可见的香汗,
这时王帅低吼一声,发泄之后便一把推开身上的美人。

  美人缓缓转过身,她容颜精致绝美,双眸如雾似幻,柳眉如黛,高昂着天鹅
般白皙修长的脖颈,气质高贵美艳,正是王妃洛若麝,她的娇躯通体白皙无暇,
宛如美玉雕成,比朱樱那嫩白的皮肤还要晶莹,玉乳高耸,只是小腹的位置贯穿
着一道细长红痕,这是一道红宝石般耀眼的血痂,似乎是几日前被撕裂小腹正在
愈合的伤口,原本肚脐的位置却是露出儿臂大小的血洞,正在缓缓溢出红白相间
的液体,众人再看王帅那沾满血渍的粗大下体,不免有些心惊。

  洛若麝美眸逐渐绽放出神采,漆黑的瞳孔闪着令人心悸的神光,似乎是从被
抽插腹脏的痛苦中缓解过来,她樱唇勾起一抹惊艳的弧度,对着林将军道,「想
不到吧,林将军,有王帅为本妃做主,今日便要拿回属于本妃的兵权,今后王府
内外,所有人都要尊本妃懿旨!」

  这时朱樱也运起内力,震散掏着她腹内宫房的士兵,起身惊骇的望着洛若麝
,喃喃道,「难怪你一直没有反抗,哪怕前几日蒙帅数次对你动用死刑,让你一
次次元气大伤,你也熬了过来,原来你暗藏后手,我早该想到的。」

  「哼!」胜券在握的洛若麝更显高傲,她赤裸的娇躯挺得笔直,美目扫视众
人,冷然哼道,「你这个小贱人也想和本妃夺权,简直不知死活,今日本妃便要
将你虐杀在此地,以儆效尤!」

  王帅这时一把掐住洛若麝修长的脖颈,冷笑道,「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
了?」他看向朱樱,「不过是本帅的一个贱奴而已,谁做不是做,对吧。」

  朱樱心念电转,自己虽然贵为郡主,但王府的权势却远远不及京军统帅,若
是不能拉拢到王帅,只怕今日难逃洛若麝毒手,于是盈盈下拜道,「樱奴愿意效
忠王帅。」

  洛若麝眼神惊恐,下跪乞求道,「王帅,麝奴错了,麝奴可是对您最忠心的
啊!」

  王帅点头道,「好吧,本帅喜欢公平竞争,给你们个机会,在这校场上一决
生死,胜者就能得到本帅支持,执掌王府军权。」他说完看向面色惨白的洛若麝
,「你似乎被刺破丹田不久,内力尽失,不过应该还藏着底牌,我看好你。」

  「不要啊,王帅!」洛若麝连忙哀求道,「您不是答应要帮人家的吗,再说
这样比武不公平,给人家几天时间调养一下身子也好啊。」王帅不为所动,见她
还在哭求,怒道,「就是现在,而且比武之前,本帅还要在你身上再发泄一次。
」说完,他将洛若麝柔腻的雪腹按在身下,单膝压在她一只玉臂上,又一次凶狠
抽插起来,可能是刚刚发泄过的缘故,他这次仅仅猛干了半刻钟,就低喘着似要
发射,他突然拔出滴血的下体,将洛若麝娇躯翻转,下体对准她后庭位置压下,
众人举目望去,他的下体插在洛若麝刚刚愈合尚且残破的后庭上方,那里原本是
尾骨的位置,不过数日前被蒙帅截去了一节,本该愈合的肌肤似乎刚被撕裂,隐
隐可见整齐割断后白皙的骨骼,王帅下体血管贲起,精液一股股顺着尾骨的裂口
射进洛若麝脊髓中,她绝美的娇躯瞬间虚弱下去,下肢的神经似乎受到刺激,两
条修长笔直的白皙玉腿剧烈抽动,每一根筋腱都在胡乱跳动,十只圆润的足指勾
成一团,她身子瘫在地上,似是已经失去了下半身的知觉。

  众将士叹为观止,暗想这次王妃这样的绝色美人,今日怕是要香消玉殒,很
快,京军中两名将士将洛若麝惨白的娇躯抬到校场上,朱樱见她趴在地上,运起
内力一掌拍下,洛若麝自腰部之下的神经都被王帅精液射断了知觉,只能全力一
扭蛮腰,身子滚动几下,避开了这一掌,朱樱莲步轻移,又是一掌对着洛若麝的
螓首打来,欲要一击毙命,洛若麝娇躯刚刚翻滚还未停歇,躲避不及,只好撑起
双臂,娇躯反躬,朱樱这一掌正中洛若麝胸前,她檀口喷出一团血雾,娇躯横飞
出数米远,众人只见她胸前血肉模糊,两只高耸玉乳都被生生打爆,胸口隐隐塌
陷,莹白的娇躯血色全无,灿若星辰的眼眸都黯淡下来。

  朱樱见她毫无反抗之力,却并未放松警惕,仍然运起十成内力全力攻来,洛
若麝怨毒的看了一眼,闭上美眸,似乎用出了什么秘法,她娇躯以肉眼可见的速
度迅速苍白衰败,晶莹的肌肤都失去光泽,不过她玉手一挥,竟然挡下了朱樱一
掌。

  「天魔解体大法!」一名将校惊呼道,「这是一门魔道秘法,可以将经脉内
残留的内力调动起来,不过要损耗生机,而且对经脉造成难以修复的暗伤。」

  洛若麝全身经脉欲裂,咬牙忍住剧痛,反手一拍地面,娇躯腾空而起,玉掌
打向朱樱,朱樱避无可避,明知内力不如此时的洛若麝,却也只能全力迎击,洛
若麝心头冷笑,暗想一击纵然不能击毙朱樱,也能将她内脏震碎,不想因为娇躯
腾起,髓内的浓精涌动,全身的神经都是一阵错乱,身体瞬间失去控制,散乱的
内力在经脉内炸开,众人只见半空洛若麝的娇躯忽然绽出朵朵血花,莹白细腻的
肌肤不断炸开,每一处经脉都在碎裂,她美眸绝望,娇躯却仍然向朱樱飞来,朱
樱全力的一掌又一次落在洛若麝胸口,打的她横飞到校场边缘,这一次她的样子
更是凄惨,全身都在溢血,胸前整体塌陷下去,五脏都被震碎移位,檐口中血如
泉涌,死尸般的娇躯还在本能的挣扎抽搐,朱樱绝处逢生,绽开笑颜,「本郡主
全力一掌,就算石头都能震裂,王妃没有内力护体,连受两掌下来,心脉都断裂
了吧,看你吐出来的,莫不是肺腑碎片?」朱樱一边嘲笑,一边运转轻功快速接
近,欲要再补一掌将她毙命。

  洛若麝受此重创,眼前一片黑暗,昏昏沉沉感觉随时都要死去,内心涌起强
烈的不甘,她是绝色天骄,容颜倾城,未来还要权倾天下,怎能就这么死去,她
再次施展天魔解体秘法,只感觉生机快速流逝,伤势也是更加沉重,经脉却是一
阵阵剧痛传来,感受不到半分内力,她心头一凉,急忙爆发生命力,回光返照一
般撑起身子,翻滚到一边躲开了朱樱一掌,众人只见洛若麝忽然美眸一亮,却又
很快面如死灰,苍白染血的娇躯不断由白皙变得青灰,她不断爆发生命力,连续
的回光返照,却只能一下下躲避朱樱的进攻,伤势越发沉重,已经是到了油尽灯
枯的程度,众人暗暗感慨,如此美人今日竟会穷途末路,将要香消玉殒于此。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