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82章 梓代婷僵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472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许婷撇撇嘴,“这你可怪不到我头上,我大半夜睡得正香被叶姐夺命连环c
all叫醒,叫我准备些东西,说你住院了。我问怎么回事,她只说你受了点伤。
我说那林梓萌怎么办,你猜叶姐怎么说?”

  韩玉梁挑挑眉,“怎么说?”

  “大不了把委托费退了,反正要给你送东西。”许婷拍了拍那个口袋,“喏,
所以我就来咯。不过我也没想到啊,你这出去一趟,怎么……怎么把自己搞得跟
个木乃伊一样。这一身到处是纱布,伤这么重吗?还进手术室啦?”

  薛蝉衣开门出去,没再回头。

  倒是她开门的时候,韩玉梁一眼看到葛丁儿正在外面探头探脑,盯着打扮清
凉身材性感样貌俏丽的许婷,脸上露出颇为失落的表情。

  他一撑床坐了起来,活动一下四肢,筋肉之间还有余痛未消,但大致上不影
响行动。他懒得重复,就说等叶春樱到了再一并讲。

  葛丁儿在外面东张西望,迎过去不知道从哪个护士手里接了盘东西,敲开门
走了进来,“你好,六床输液。”

  许婷看有护士到了,一溜烟往外跑去,“正好,我去问问大夫,看你严重不。”

  葛丁儿看上去挺紧张,往钩上挂瓶子都挂了三遍才挂上去,急得满脸通红。

  韩玉梁看了一眼那细细的针头,皱眉道:“我不用输液,谁让你来的?”

  “这是术后消炎啊,你受了那么多伤,必须输液至少三天,防止继发感染。”
葛丁儿很认真地说着,屈膝蹲在床边,拿过他的手,小声说,“哇……你血管好
明显,比建筑工人还夸张,感觉都不用勒止血带了。”

  韩玉梁把手抽回,扶着肩膀动了动胳膊,“我说了不用,你把药拿回去吧。
我还有任务,不可能一直躺在这儿。”

  “可是……什么任务比你的健康更重要呢?”葛丁儿站起来,皱着眉很认真
地说,“我相信要是肩负着什么联邦重大使命,你也不会到这种医院来,要是黑
街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任务,我觉得还是先治好你自己比较重要。”

  “护士小姐说得对。”叶春樱听起来颇为疲倦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韩大哥,
身体重要,我已经通知林梓萌让她先去她爸爸那儿呆一夜,明天我从薛大夫那里
要来药单,我就能给你输液了。”

  “我真没事。”韩玉梁晃了晃头,觉得已经不太晕,索性扭身下床,伸脚踩
在鞋上,“春樱,你是知道我的,这种小伤,完全不影响什么。刀口有点疼,回
头你还帮我换换药。我今晚就回去,林大小姐可不是个听话的主儿,我猜她这会
儿肯定还跟岛泽莲在家等我呢。”

  “应该是。”许婷在后面靠着门框,看着手机说,“我给她手机装了定位,
还在家里没动地方。啧,这种小倔驴,真头疼。”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可能不影响什么啊!”

  没想到,在旁边喊了出来的,竟然那个看起来有几分娃娃气的小护士。

  葛丁儿红着眼眶,看起来很有些难受,“不管你有什么任务,总大不过你自
己的命!我看刘姐端出来的盘子里,密密麻麻一大片带血的弹片,都能把人打成
马蜂窝了,怎么可能没事!这里是医院,不是让你逞英雄装好汉的地方!躺下,
输液!”

  许婷在门口捂着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咕哝说:“真是人不可貌相诶。”

  叶春樱过去扶住韩玉梁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遍他身上四处缠着的纱布,轻
声说:“我问过薛大夫了,你的伤……确实没有致命的。但刀伤很深,浅表伤很
多很密,弹片也不是什么干净东西,消炎药还是需要的。你如果不愿意在这里,
那这样,我去领了药,咱们到林梓萌家用上,好吗?你在诊所经常见我给人输液
的,很好拔,不会耽误你行动。”

  大喊大叫和哭哭啼啼对韩玉梁来说效果都十分有限,毕竟他是当惯了采花贼
的,那两种样子的女人他见的太多了。

  这种温温柔柔眉眼间尽是对他关切的,又会尽力合他心意不强求他改变的,
才是他最受用的方式。

  所以他只有点头,“好吧,你是所长,听你的。”

  葛丁儿很失落地低下头,小声说:“哦……那……那我出去了。”

  叶春樱转身看着她,柔声说:“谢谢你刚才的提醒,你是很棒的护士。韩大
哥的情况比较特殊,并不是盲目自信,也不是为了逞英雄,他有要保护的人,一
刻也不能放松。还请你谅解,好吗?”

  葛丁儿红着脸点点头,“嗯,我知道的,上次……他保护了我。我很感激。
真的。所以……所以刚才就有点失态,对不起。”

  叶春樱微笑着说:“他知道你是好心,不会介意的。你这样可爱的姑娘关心
他,他高兴还来不及。”

  “真的啊?”葛丁儿一下没绷住,翘着嘴角端起了盘子,“那我先把这些带
出去了,你们要带走的话,我看看找个什么给装一下。”

  “嗯,那就有劳了。”叶春樱说完,扭脸看向许婷,“婷婷,让你带得衣服
拿来了吗?韩大哥这身破破烂烂,不能穿了。”

  “喏,在那儿,袋子里都是。你还说让我带住院的东西,结果也用不上了。”

  “韩大哥不想住,那就算了。这地方也确实不安全。”叶春樱从里面翻出一
套衣服,看了一眼纱布的走向,又拿出一条内裤,“来,搭把手,给韩大哥换上,
他伤口都刚处理过,尽量不要做太大的动作。”

  “诶?”许婷一怔,难得脸上明显羞到通红一次,“帮他换衣服?”

  “他一身纱布,你还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吗?”叶春樱主动拿起内裤,“我
先帮他穿上这个,这样可以了吧?”

  “不愧是学医的。”许婷咕哝一声,过来绕到了韩玉梁背后,“我在这儿打
下手,你来吧。”

  虽说自己觉得并不至于影响行动,但有人愿意伺候,韩玉梁当然乐得当一回
皇帝老儿,过一过衣来伸手的生活。

  而且,他病号服里面确实光溜溜的,只有纱布裹着带伤的地方,本该有内裤
的那一片也赤裸裸,鸟和鸟窝都亮着,嗖嗖过穿裆风。让他挺好奇叶春樱的反应。

  叶春樱拉下裤子的时候,动作的确出现了短暂的停滞,白玉一样的面颊漾起
一抹淡淡的胭脂红,但马上,就很自然地扶他坐下,将裤子脱掉,把内裤拿起来,
拉开松紧带,很小心专注地避过所有纱布包裹的地方,一直提到大腿处,才拿过
裤子给他用一样的方法套上。

  许婷在后面已经撇着嘴给韩玉梁把上衣套好,尽管她也挺仔细,但动作中还
是碰到了几处伤口,最后把衣领一拉,不自在地说:“行了,韩大爷,扣子自己
系吧。”

  叶春樱扶他站起,将内外裤子提好后,怔怔站在那儿,也不知在想什么,看
着眼眶就渐渐有些发红。

  “春樱,怎么了?”韩玉梁打发许婷先去领要带回去的药,等她出去,拉过
叶春樱的手柔声问道,“我这不是没事么?”

  叶春樱在下唇上颇为用力地咬了一下,那粉嫩的唇瓣因此由白转红,向外轻
轻弹了一下。

  “韩大哥,我……其实不去北城区,不离开黑街也没关系的。诊所那边还没
有找到接手的医生,咱们……回去过从前的生活,还来得及。我不想……你因为
我再继续做这么危险的工作了。沈幽说的对,黑街……不需要什么大侠,这里是
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里需要的是……是比恶更恶的清道夫,单靠功夫好,
就贸然期望你能扛起这个担子,是我……太过分了。”

  “傻丫头,我哪儿有那么厚道。”韩玉梁笑着搂过她,在她发顶轻轻揉了几
下,“我费尽心思说动你来一起干这个,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喜欢这种生活。
诊所那样安逸的日子,留不住我的。我会很快厌倦,然后离开,到你找不到的地
方去。”

  叶春樱的娇躯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我……
知道。那,今后就继续一起努力吧。我会好好加油的。如果你哪天……觉得这里
没意思,想要走了,如果那天你不愿意带我一起走,请……不要不告而别,可以
吗?”

  “可以。”韩玉梁顺着她乌黑光滑的发丝抚摸下去,克制着顺便笼罩上她臀
腰的冲动,轻声道,“那么,咱们走吧。叶之眼的第一单,可别因为雪廊的活儿
砸了锅。”

  “嗯。”

  到了外面,韩玉梁和许婷在医办室门口等着,叶春樱进去跟薛蝉衣聊了一会
儿。

  不知道说的什么,只能看出叶春樱非常拘谨恭敬,算是挺难得一见的样子。

  他探头张望了一下,里面还有值班大夫,看来薛蝉衣应该已经下班了才对。
可她没有走,电脑上显示的病历似乎就是他的,多半,还是在研究这其中的异常。

  韩玉梁笑了笑,勾起这么一个女人对他的兴趣,不是坏事。

  叶春樱虽然心中恨不得全天下都是好人,但实际上她看人好坏的直觉还是比
较准的,换成稍微真迟钝些的姑娘,张三少那样的高富帅款衣冠禽兽搞到床上去
绝对不用费什么力气,韩玉梁这样桃花眼色迷迷的高壮汉子也不可能留宿在诊所
那么久。

  而在她口中,薛蝉衣是好人,比许娇高一个等级那种。

  以男人的眼光审视的话,苗条,高挑,模样好,那双手是极大加分项,大可
以抵消臀形上的略微缺憾,胸部虽然不是很丰满的类型,但正好和清雅知性的气
质搭配得很完美,要是巨乳反而觉得哪里不对劲。

  虽说看年纪比许娇好像还大,可凭淫贼的直觉判断,她的男人经验保不准比
李曼曼还少。

  就是那股始终弥漫在她周围的淡漠味道,也不知道是因为职业问题见惯了生
离死别,还是天生性格如此。

  要到了床上还是这副样子,那可就情趣大减,如插死鱼。

  “老韩,你一身伤,流了不少血吧?还有精神看美女呐?”许婷拎着包,皱
着眉在门另一边靠墙看着他,“真想在这儿给你做个脑CT,看看你头里面是不
是都是些生殖细胞。”

  “啊?什么意思?”韩玉梁没听太明白,随口问道。

  “就是说你精虫上脑啊!”她气哼哼嘟囔起来,“我这什么瞎子眼光,看上
的不是二愣子就是大色魔,走了,跟我先下去开车。叶姐这会儿腿脚比你利索。”

  韩玉梁跟着走向电梯,笑道:“那二愣子是怎么个愣法?”

  “我一个热情开朗厨艺好,腰细腿长有担当的班花倒追哎,他竟然嫌我玩心
大,不稳重,像个不良少女。他到底分得清什么叫搞对象什么叫结对子学习小组
吗?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成绩差点怎么啦,结婚又不用考试。就算考,居家过日
子这点事儿我绝对比那群书呆子女生好一万倍。”

  听许婷抱怨了一会儿上一段失败的出击史,眼见话头要转到自己身上,韩玉
梁果断岔开,问起了林梓萌那边的事儿。

  不出所料,林梓萌这一天下来心情都不太好,一直以各种方式给许婷和岛泽
莲找茬,可惜收效甚微,许婷完全不吃她那套,除了做饭,就只管保镖分内的活
儿,其他完全不理,就只顾自己练功。而岛泽莲,大概是逆来顺受惯了,指使干
什么就屁颠屁颠去干,乐呵呵连个脸子都不舍得甩,一来二去,林梓萌自讨没趣,
就自己闷到屋里开直播鬼嚎唱歌去了。

  讲这些的时候,许婷还带着促狭笑意,颇为重点地强调了一下林梓萌“今天
去了三次大号”和“坐在椅子上一直劲儿扭”的事实。

  看来屁眼多半还没消肿。

  “你说咱们路上是不是该给她带管痔疮膏回去啊?”

  韩玉梁看着许婷略带嘲弄的神情,皱眉道:“她没生痔。”

  “那个还能消肿,祛痘痘,除眼袋,我还拿我姐的往脸上抹过呢。”她整理
了一下表情,口气不再是开玩笑,“你喜欢那调调,总要给人女生善后吧?”

  韩玉梁略一斟酌,道:“好,路上先买几管备用。”

  “喂……”许婷皱着眉打开车门,“你该不会……其实是个基佬吧?”

  身为网瘾壮年,这话理解上已经没有什么难度,韩玉梁挑高眉毛,笑道:
“当然不,我只是喜欢得到女人就努力去得到全部而已。”

  许婷眯起眼睛,双手不自觉地在臀后做了个整理裙子一样的动作。

  然而,她穿的是短裤。

  欲盖弥彰。

  气氛有点尴尬。

  幸好,叶春樱很快回来了,手上另外又拿了一堆药,“婷婷,开车,很晚了,
赶紧让韩大哥回去休息。韩大哥,你来后座这边,稍微躺一下吧,这种时候静养
总是没错的。”

  韩玉梁确实感到有些疲倦,麻药的效果明显还没从身体里排遣干净,内力不
得不全速运转,尽量驱赶那些让他头晕目眩,睡意上涌的奇怪滋味。

  “春樱,借腿枕一下。”他坐上去,伸手拉住要换去副驾驶的叶春樱,装出
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对叶春樱已经非常了解,这种能激起她母性泛滥的好机会,对他来说可不
多。

  许婷拍了一下喇叭,“喂,你背后就有两个垫子好不好,叶姐的大腿还能比
那个软?”

  韩玉梁瞥了瞥那两个大兔子头,不屑一顾道:“这种东西怎么能抚慰我的心
灵。”

  “好了好了,婷婷,开车,这里离林梓萌家也不远,早点到也好。韩大哥,
你赶紧躺下来休息一会儿吧。闭上眼,麻药劲儿消失之前,闭眼仰躺会舒服很多。
按说头也该放平的,不过……你大概不愿意吧。”

  “这样我就很舒服。”不知为什么,他今晚就是控制不住想冒出点儿小孩子
一样耍赖的念头。

  “好。那就这样。”她用纤细的指尖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你能休息就好。”

  可惜的是,叶春樱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

  韩玉梁能休息的时间,短暂到仅有下车前那几十分钟而已。

  从地下车库上去,远远看到林梓萌家的样子,许婷的双肩就猛然绷紧,手掌
迅速扣住了腰间藏着的枪柄,“老韩,你跟叶姐先往后,家里情况不对。”

  韩玉梁晃了晃头,凝神定睛看去。

  情况果然不对,屋子里竟然亮着灯,还有一扇窗户外的护栏被撬掉,碎了玻
璃的半扇被拉开。

  “你们两个往后。”他定了定神,拉住掏出枪想要上前的许婷,余光一扫,
这才发现叶春樱竟然也已经把一支很小巧精致的手枪握在了怀里,握法还和汪媚
筠一样,看上去稳定而专业。

  “一起去吧。”叶春樱平静地回应,躬身猫腰,迅速靠向近墙的窗内视觉死
角,小声说,“我们不能永远只跟在你身后。”

  “叶姐说得对。”许婷笑了笑,握枪快步挪向一棵树后,跟叶春樱比较生涩
地保持着交叉掩护的角度。

  韩玉梁没有枪,只有一身还在隐隐作痛的伤,和血管里尚未消散干净的麻醉
药。

  混迹江湖这么些年,头一次有女人肯站到前面冒着危险来保护他。

  感觉……真好。

  不过心里爽归爽,他可不舍得让这两个心头肉真出什么好歹,凝神细听一下
情况,便提起一股内力运往四肢,腾身而起跃上树枝,径直纵跃到正对亮灯窗户
的地方,略微垂头,向里看去。

  其实以林梓萌的身份和社交关系,对头真要找她不可能太困难,这会儿才找
来,可见黑星社对林强这个女儿的兴趣并不是很大。

  屋内没有什么凌乱的打斗痕迹,碎玻璃还在,别的都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他这儿观察着,许婷和叶春樱已经一左一右持枪互相照应往屋门口进去。

  许婷带着钥匙,叶春樱举枪瞄准里面,还算默契地开门往里探索搜查。

  韩玉梁也一跃下树,从被打开的窗子轻巧跳了进去。

  本该在的两个年轻姑娘,都没了踪影。

  林梓萌和岛泽莲的卧室,都空空如也。

  兜了一圈,没有发现敌人的存在后,许婷收起枪,提高声音喊:“林梓萌!
岛泽!林梓萌!岛泽!”

  叶春樱紧张地举枪环视周围,轻声问:“你突然喊什么?”

  许婷一边左右打量,一边说:“玄关那边只少了一双女鞋,家里被带走的应
该只有一个人才对。”

  这时,厨房里传来一声细小胆怯的应答,“是……是婷酱你回来了吗?”

  “岛泽!”许婷马上冲了进去。

  落地式橱柜缓缓打开了一扇门,岛泽莲满是泪痕的小脸从里面探了出来,在
看到真的是许婷之后,呜哇一声哭了出来,手脚并用爬过来,站起就把她紧紧抱
住,“好可怕……婷酱……来了好可怕的人,他们说梁酱死了,要来抓你,可他
们不认识你,萌酱听见声音下来,他们说没错是红头发的,就……就把萌酱给抓
走了。”

  “哈啊?”许婷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挑染的红发虽然比一般的挑染量多一些,
可也不至于和满头火烧毛的林梓萌混为一谈才对。

  叶春樱匆忙过来,先柔声安抚一通岛泽莲,再拉她出去让她看到韩玉梁还好
端端活着,等她镇定点了,才问起其中详情。

  很巧,岛泽莲的母语是东瀛语,而这次半夜来袭的那拨人,是岛泽莲的老乡。

  也就是说,来袭的九成九是“冥王”的部下。

  既然目标是许婷,那不难猜到,派遣这批人的,应该就是张萤微。

  不知道是语言不通交流不畅,还是信息传递之中出现了失误,总而言之,满
头红毛被吵醒的林梓萌,被当作许婷带走。

  而担心韩玉梁睡不着起来准备翻点宵夜吃,因为感到不好意思而没有开灯的
岛泽莲,及时钻进橱柜哆哆嗦嗦抱成一团逃过了一劫。

  “没想到,小微到这时候还记恨着我啊……”许婷低下头,摘掉发圈的马尾
辫散落在脸颊两侧,挡住了她有些复杂的落寞神情。

  韩玉梁叹了口气,托着下巴道:“身为保镖,我看我是休息不成了。”

  话音未落,楼上卧室中,就传来了林梓萌没来得及拿上的手机那特色鲜明的
铃声。

  “You know~ you know~ you know I‘mcrazy~
I just want to be your baby~ you can fuck
me~you can play me……”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