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56章 润色添加了百来字在新回复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仙子下地狱(同人文改编)】 56章 润色添加了百来字在新回复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9月12日发表于SexInSex
作者ID:Foraiur次ID:妙筑玄华
是否首发:是

  这章开始让幽冥老祖着手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了,我个人倾向不下狠手。下狠
手的话,太丢老祖的逼格了,以大欺小有个锤子用,反倒会让大宫主瞧不起。

               第五十六章

  「青嫣姐姐,谢谢你了。听了你吹奏的曲子,我感觉好多了。」

  「主人,今日所见所为,无需放在心上。有些人,你对他好,他反而得寸进
尺。」

  「我现在才体会到一些典故上所说的乱世用重典,险恶的环境,不受钳制的
人心就会变得如财狼一样。」

  「那些泼皮无赖,对绝影先生可不敢肆无忌惮。今日他们见得你独自一人,
形单影只,居然还敢动了歹心,死有余辜。」

  「先生可真是做的比我好多了,又省事。」沉秋想起先生的分体亲自看管了
十来处营地不由感慨。只挑选一部分人轮流做代表释放出牢笼,由这几人生火造
饭,分配食物,甚至由他们清理牢笼卫生。而自己只需接受他们的汇报,做些防
范工作即可。

  「其实先生也是希望你能尝试一下,反正两处难民营地的千来口人都聚集了,
也能调度他们做些事情。主人刚才也已经下达过命令,由先生的分体进行监督,
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后来几处,我看了舆图,对照了实际地理情形,也不适合进行难民迁
徙。想不到我的第一个想法如此难实行。」

  「那是当然,水府的地界不就是山山水水吗。若我们也是凡人,可不就是要
跋山涉水了,几个山头下来,还走不到汇聚地呢。」

  「我现在也想到了为何,这两处营地人口多,而且相隔的近了。」

  「那主人你说说。」青嫣心道,你又有什么高见了。

  「距离水府驻地近,而且旁边就是大湖,要养活这么多人,必须要足够的人
手种粮食。而且只有一片地形平坦。」沉秋想起了那些黄灿灿快可以收割的稻谷,
兴奋地道。

  「呵呵呵,想不到主人能想到这个。其实这是妾身的主意呢!」青嫣先是一
呆,小冤家这显而易见的「高论」,确实出乎了她的意料。但这也确实是她当初
受邀来此地界勘察地形后的提议,府主也同意了。毕竟人手充足才能采集矿产,
有各种产出,保证势力运作。真要靠打家劫舍,以水府的根基,早在数十年前被
正道人士铲除了。

  「青嫣姐姐倒也真是兰质蕙心,这般心思,我居然才想到。」这可真不是吹
捧,几乎水府地界上的大妖小妖,还许许多多人族俘虏,奴隶就靠这两处驻地养
活。虽然辛劳,但其他山岭上的营地更是人间地狱,大大小小的妖怪可不会管人
的死活,矿洞里的分支死角不知堆了多少尸骨。

  「支撑起一个势力真的很复杂的,妾身也没这能耐。小妖要大妖统领,首领
也必须有强力手腕,还要四处搭建关系,互通有无。」青嫣自认无此能耐,但那
绝影先生似乎就是要小冤家有此能耐,难啊!

  「嗯,娘亲,哎,小时见她不是在批阅公文便是闭关修炼。我对娘亲的理解
不够多。」少年想起幼时自己不懂事,在书房哭闹的情形,不由神色萧索。

  「主人,神女宫如今声大势大,大宫主虽然日理万机,却也是有能人辅佐的。
至少比我们这水府强多啦,毕竟名门正宗。若是主人以后能帮助大宫主打点些小
事,她老人家也会欣慰的。」

  「青嫣姐姐,我娘亲被你说的老了。」少年受了些安慰,哭笑不得。

  「妾身不过初来乍到,哪能随意称呼大宫主大人。」青嫣顺势靠进沉秋怀里,
故作娇嗔媚态。

  「姐姐对我好,我岂会辜负姐姐。姐姐,你可知,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
诉自己,这次我不会再退缩。但我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沉秋抱
着美妇,望着这片夕阳最末端时刻下金光鳞鳞,波澜不断的大湖,吐露了心言。

  「今日主人的所作所为,皆是为大局着想,我想绝影先生是很乐意看到你今
日的果决。」妇人搂紧了沉秋,贴着少年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妾身会
陪着你,陪着你。」

  两人温存了一会,沉秋牵住妇人的手:「姐姐,我们往舆图这处去。」

  「嗯,舆图这处未做标记,当初妾身也未有去过。」青嫣有些疑惑。

  「今日先生找到了一处先贤遗藏,颜庞府主也是依托遗藏才开始雄踞这方的
。」

           ***  ***  ***

  「好夫人,今日可有静心修炼?」幽冥老祖靠住一颗七八丈高的楠竹,手里
摆弄着一支花簪。

  「来了多久啦?妾身这就收拾些行当。」沉幼蝶见得男人也来了竹海,心中
一暖。

  「倒没多久,我才把这支簪子做好。夫人试试?」老祖搀住妇人,递过刚才
手里摆弄的物事。

  「哦?还真是花巧,但妾身年岁不再适合这小女孩家家的样式吧?」沉幼蝶
有些惊喜又有些讶异。

  「哪的话,夫人年轻貌美,愣把自己说的年老珠黄作甚?快戴上看看?」

  「你不会自己帮我戴上吗?」妇人又将花簪交回男人。

  「呵呵,夫人说的是,我倒是笨拙了。」

  「怎么样?现在倒是很昏暗了,看不太清吧?」

  「夫人,我可是一个粗人,哪晓得好不好看。还是等夫人回的居所再对着镜
面看看吧,反正花簪还能做修改。」老祖其实还是对花簪的主体有些信心的,不
然妇人之前不会露出欣喜的神色,交于自己帮她戴上。

  「好的,我们快些回去吧。」沉幼蝶用手抚摸了一会花簪,用数种细碎宝石
拼接而成的色彩斑斓的蝴蝶,显是有些爱不释手。

  「倒也不急,夫人今日在此盘桓了许久,何不引我四周走走。这处竹海灵气
充沛,竹海景致颇有诗意境象。」

  「确实是好地方,青嫣选此处做修行之所。出乎我的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虽然是老祖让沉幼蝶引路,但妇人却将柔美的身躯偎依着男人,由他随意带
路。

  「夫人,青仙子选择此处也是天性,灵性使然。算是她揭破本身隐秘了。」

  「当时我也是有拒绝之意,但还是被青嫣盛情邀请来此修行了。我若是拒绝
倒显得在意她的出身。」

  「嗯,这几日且借用此地,夫人也大大方方汲取灵气修行便是。为夫已经给
过资费了。」

  「怎么回事?你?」沉幼蝶一听就感觉不对劲,要让男人解释那资费是如何
意思。

  「好夫人,莫要多想。白日里我去那处遗藏洞府破除了术法禁制。他们现在
这会在那处清点物资吧?」老祖呵呵一笑,又紧了紧美妇的柳腰。

  「哼,就你会做好人。白白便宜那个美女蛇小妖精!」沉幼蝶用力掐了掐男
人的后背腰肉。

  「看吧,夫人又嫉妒了。些许钱财物资不过就当长辈给他们的心意吧。」

  「青嫣把沉秋迷得团团转就罢了,你还敢维护她?你知不知道,这小妖精此
前还在这修行处放了一张好大的花雕香床!青纱幔帐,香炉被裘,哼哼。怕我不
知道作什么用吗?」妇人气鼓鼓的。

  「这不是便宜沉秋了嘛。」老祖又将妇人搂紧了一些,轻轻地在她耳边问道:
「夫人,那床有多大?可以几个人躺在上面?床上有什么物件?」

  这一问,就把沉幼蝶问得面红耳赤,一个一个问题皆是让美妇浮想联翩!脑
海里都能出现画面:多大?几个人?物件,倒是有些看到了!——这个青嫣真是
不简单!

  最终美妇又将螓首埋进男人怀里,深深吸取着情夫的雄性气息,小手不住敲
打男人胸口:「你这家伙,坏死了!为何不帮妾身说话!」

  「好夫人,那床,我也有哩!前些日子,我送了大宫主一张大床,比你方才
比划的还大的多!而且好软,很有弹性!」老祖两只火热的大手探进华美衣裙,
游走在沉幼蝶身上各处肌肤,感触着那丝丝香汗带来的腻滑手感,「你猜我与你
大姐在上面发生了什么?」

  「哦噢!~~停……停!坏啊!!啊!!」

  不一会儿,这处幽深竹林,沙沙徐风,月影斑驳,响起了拨人心弦的喘息声,
爽入心扉的娇啼声。

  可谓是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刘禹锡《潇湘神斑竹枝》)

           ***  ***  ***

  青嫣带着沉秋驾驭着霞云,穿过重重云雾缭绕的山峰,来到了一处悬崖半腰
上的平台。

  青嫣首先就是看到了被推开的石门,想必此处已被探索,不知道遗藏中的秘
宝是否被搬空,颜庞府主占据此地界多年,并且方才修为高绝的绝影先生也来过
探访。

  「主人,我们还是先祭拜下先贤吧?」两位后生小辈,自然没有幽冥老祖那
般肆无忌惮。

  「但我们未带有祭祀的物件啊。」沉秋也是有此心思。

  「丹阳上人乃先贤,不会在意这些的,我们只需诚心祭拜下他的洞府与这方
山水天地即可。」

  「还是姐姐有心!」

  「拿人馈赠,扰人清梦始终是不好。需有感恩呢。」青嫣想到自己也是机缘
巧合才术法入道,时时想到当初情形也是不由感慨颇深。

  两人祭拜虽然也只是求个心安理得,但也是颇有诚心。

  沉秋心里不住念叨:「我与姐姐来此叨扰贤人清梦了。沉秋立誓,所取所用
所学,必不为恶。」

  青嫣也是一副虔诚的模样,至于心里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少年转头望了下四周,和悬崖对面。层层云雾遮掩,根本看不到对面景色,
舆图上这处是地处偏角,但一路飞行而至,他也知晓此处若是能云雾散开能看到
大半的水府地界地貌。是个不错的地方。

  「主人是觉得这里地势险峻?还是觉得先贤眼光不错?」

  「头一次来,自然有些好奇。」

  「好啦,我们快进去吧。现在这里灰雾蒙蒙,天色昏晚,你能看出什么好景
致,明日再看吧。呵呵。」

  「姐姐,你倒是比我心急了。」

  沉秋知晓洞府内有内外两区,禁制已被解开,可以随意走动。拉住美人的皓
腕,「走吧,我们去内区。外区应该是没有遗漏之物了。」

  青嫣欣然受邀,两人若不是还有些顾虑先贤冥冥中那不可能存在的真灵,就
早已亲昵地偎依在了一起。

  一路行过,沉秋也有所感:「颜庞府主也是留下不少物件了,桌椅书架物件
倒也没动过,地面与家什一尘不染。我们也能从未有变动过多少的家室布局看出
丹阳上人乃一位清苦修士,不注重享乐。」

  「嗯,只有普普通通一把焦木琴,几幅字画。想是先贤当初用来聊以自慰,
为数不多的自娱了。」

  「青嫣姐姐,这也可见丹阳上人心性清淡,专注修行。想必修为自有不凡之
处。而颜庞府主也是一位有心人士,未将此洞府如强盗一般劫掠,扫荡一空。沉
秋心服了。」

  「那是当然,若主人日后有雄心壮志,必要先向其他强者学习,不仅是自身
业艺,也是磨练心性。」

  「谢谢青嫣姐姐提醒,我必不负你所望。」沉秋由衷的说道,自己此时修为
境界远远不如自家先生与她原本的旧主,但这一位专修术法的修士却莫名其妙自
投罗网,投身于自己。天下之大,哪方势力她不能投靠?

  「主人奋发图强的本心是好的,但也不可像此处先贤一般心性淡泊,冷落了
姐姐。」

  「哎,姐姐是不信任我还是对自己不信任?」沉秋抚弄了一下美妇的发丝刘
海,额头正中的青色异鳞在细微处折射出点点缤纷色彩。

  少年不由又轻吻了这处异鳞,「就怕姐姐以后嫌弃我笨手笨脚,不能讨姐姐
欢心了。」

  只闻得青嫣嘤咛几声,埋首在他胸口,行动有些不便。

  「姐姐怎么了?洞府内区在前面呢。」

  「嗯,好的,我们继续走。」青嫣心道:确实是个小呆瓜,情话说得出,之
前也还好好的,但是怎么又没下一步温存的举动呢?

  到了洞府内区,里面诸般秘宝闪出的珠光宝气,灵石气韵让两人眼前一亮,
心神震撼。

  金银珠宝,修行功法所需的灵石资粮,各种秘宝堆积成了几座小山,看不到
地面。这简直就是内库。

  饶是沉秋出身尊贵,也从没见过这般场景,与青嫣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
中难掩的兴奋神色。并且这处「内库」极其深邃,怪石嶙峋,洞中有洞,也有奇
异灵光宝气透出。沉秋哪忍得住这般诱惑,狂喜地抱起身边这位兴奋的一双水汪
汪的媚眼带着勾人的媚意的尤物往前面这座宝山跃下,躺入这座宝山犹不满足。
两人居然像孩童一般,不约而同大笑着向对方泼洒着珠宝,灵石!金的,红的,
蓝的,绿的……挥洒吧挥洒吧!

  打中人也不疼,许多细碎的珠宝灵石进入了衣裤,鞋袜内,好不舒服,太碍
事了!脱吧脱掉吧撕扯掉吧!……两个浑身赤裸的男女扑倒在一起,男人身体健
硕,肌肉结实,胯下物事晃晃荡荡,本钱雄厚。女人肌肤似雪,身材修长,纤腰
如柳,前凸后翘,充满了无穷肉欲味道。

  他们在珠光宝气的海洋里,翻滚,颠簸,又钻入一处光滑的细碎宝石堆里,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喘气的嘴寻到了对方的唇!

  疯狂的笑声结束了——这片宽阔深邃的洞府内库迷窟中回荡的只有男女的喘
息声,咂嘴的唧唧声,宝石山堆不断涌动的哗啦哗啦声。

  「啊!!好痛,快出来!出来!等一下啊!」一双完美的玉腿从宝石堆里抖
了出来,然后又蓄势准备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伴蹬开,显然是疼痛难忍了。

  还好沉秋也是反应及时,踏关纵马时便感觉不对,挺耸时才察觉女伴花径里
进了几颗异物,若是方才粗暴一些不管不顾,显然就是对青嫣施暴了。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好姐姐,我停下来。先看看有没有受伤。」沉秋
赶忙将妇人扶起。又是哗啦啦一堆细碎宝石从妇人身上滑落。

  青嫣娇喘吁吁,媚哼连连,抱住小冤家,娇声埋怨道:「坏主人好狠的心肠,
妾身的花蛤差点就完了,你看嘛,要怎么办啦。」

  这一句话说得,沉秋整个人都酥了,只觉美妇千般风情,万般妩媚。身下物
事不由自主地又鼓动了几下。

  「啊~~噢!!别动啦!啊~哟!」

  「好好好,姐姐,我们先分开啊,先把那些宝石弄出来。」看着妇人发鬓间
还不少颜色各异的宝石,心想还好不是砂石。

  「哦哟~~呼呼,坏主人,你看你这大鸡巴上都是啥,也不看看场合,提起
你这物事就捅。」

  沉秋低头一看,呵!原来自己的妖异肉枪上有着几颗宝石,黏在上面了,闪
闪发光呢。乍一看,真是有些淫靡的感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呵呵」笑了
几声。

  「坏主人~你看嘛,里面还有~~!」

  沉秋不看则已,听到她荡人心魄,妩媚诱惑的春呻浪吟心儿本就酥了几分,
一看之下少年本就高涨的欲火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血脉贲张!

  只见妖妇把双腿张开,两只涂了丹蔻的玉手抚弄那处湿润的沟壑妙处……撑
开那鲜嫩饱满多汁的花唇,将内里粉嫩粉嫩的花蛤内壁露了出来!娇躯频频颤栗,
花径甬道一阵阵急促收缩蠕动,忽然!沉秋睁大了双眼!一颗晶莹剔透的带着淫
水的宝石从蜜穴深处被挤了出来!少年「哦」地张开了嘴巴,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仅一颗,当一颗颗宝石从粉嫩的花径甬道挤出来的时候,只觉心旷神怡。

  沉秋心里不住在想,青嫣姐姐这妙处简直就是男人的恩物,这神奇的内媚律
动难怪能将自己夹得欲仙欲死,一射再射!

  「嗯~~坏主人,妾身,妾身里面还有一颗,你能帮帮我吗?~~」

  看着慵懒无力的美人提出的请求,沉秋忙不迭点头表示同意。他将头凑近了
看那不断流出花露的秘丘,看着那撑开花唇露出内里的玉手,呼吸急促了数分,
这妙景这气味使他如醉如狂。

  最终他张开大嘴,吻了上去,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下流出的花露后,又深入花
径甬道,舌如出水蛟龙,翻江倒海,极尽全力。

  「啊!坏主人,啊啊……」青嫣这妖妇见得少年如此卖力地口舌服侍自己也
是心花怒放。

  她不禁分开修长雪白的玉腿,方便小冤家的口舌能够更加深,肆意妄为,予
取予求。

  一双丰腴浑圆的美腿和纤美秀气脚尖绷紧僵直,青嫣的两只玉手紧紧抓着沉
秋的头发,将小冤家的头死死地压着。臻首乱摇,秀发飞舞,泻出一股股爱液春
潮。

  「就是那里!就是那里!主人,啊!!~~」

  ……

  最后一颗宝石极其溜滑,乃是一颗卵型的小红宝石。沉秋努力伸出舌头,还
是未有勾到。青嫣反倒被小冤家这番无用的努力,舔舐,翻搅到无比难受又快美
非常。淫水分泌了好几波,沉秋大肆痛饮,都有差点被呛到。

  最终这颗狡猾的粉红色的宝石被青嫣下身花穴中的律动与小冤家锲而不舍的
舌头联手围追堵截,总算是勾了出来。

  沉秋献宝似的,将自己舌尖上的那颗诱人的宝石展现给了身边的妇人……两
人紧紧地搂住在一起,唇舌交缠,又将这颗光滑的宝石在口中你推我让,你追我
逐。

  美人的香涎与少年的唾液不断地分泌,在两条灵巧的舌头翻搅中不断积聚,
不断变得粘稠。

  突然沉秋一愣,口中与妖妇交缠的舌头都停了下来。刚才少年忍不住咽下这
富含浓厚的男女情欲的,粘稠的口水时,不小心将宝石吞咽入喉……

  还没等少年回过神该如何处理时,妖妇也察觉了是如何一回事,反而搂住小
冤家的头,螓首一偏,那灵巧的舌头展现妖异,化作了长长的舌信子,穿过了小
冤家的口腔,穿过了咽喉,进入了食道!又将那颗麻烦不断的宝石勾取了出来!

  两人虽然接吻是闭着眼,也无法言语沟通,但唇舌交缠配合默契,不用言语
也能意会对方举动,而刚才青嫣此举也可见一斑。

  那颗宝石成了沉秋与青嫣最美好的糖果……那些许酸咸汁水,此时化作了最
美味的汤汁!

           ***  ***  ***

  「你家主人与沉公子还未回来吗?」沉幼蝶问道。

  「回三宫主大人,青姐姐与沉公子确实还未回来。」名唤小梅的婢女低头答
道。她不敢在此事上有什么说道。

  她能在此存活到今日,是有靠自家主人的庇护。但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她与
小雅。什么该说,什么该看,什么可以随意看但要当成没看到……

  「看你教的好徒弟!夜不归宿!」妇人怒目而视。

  「三宫主何必担心,毕竟那一处地处偏远,并且一来一回也是浪费不少时间,
明日他们的重责还不少呢。」老祖呵呵一笑,最后一句「你是很悠闲,不用管事」
可没说出来,但也意思传到了妇人的耳朵里。

  「下雨了,天气转凉了啊。」沉幼蝶也没话好反驳的,只能转个话题。

  「秋天了嘛,你看院中那枣树的枣子都能吃了,田里的稻谷也快能收割了。」
老祖有些感慨。

  这话也传入了两名婢女耳中,她们两人是知道自家主人的心思的。而主人的
小冤家的长辈的看法,她们也能听明白:三宫主大人始终对自家主人出身妖异有
些看法,无可厚非,毕竟主人往日的行径她们两人是知道的,与许多妖人男子有
过瓜葛,而且她们也亲眼见过那些淫乱的羞人场景——这些情况是万万不能让三
宫主大人知晓的。

  并且三宫主大人也不是随意糊弄的女人,她心里想必也明白自家主人往日行
径的,但这位大人没过问此事,也没表现出鄙夷主人的举动……而这位高大魁梧
的先生,不仅修为高绝,远远超过颜庞府主,这般人物,气势本就不凡了!而且
听他的说道,是不甚在意自家主人的心思的。枣子枣子,呵,真是说者无心,听
者有意。想必自家主人听到我们转述方才这位先生的话,也可以放心大胆追求那
位沉公子了。

  「三宫主,先生。不若明日晴时,小雅打下些枣子让两位品尝。这颗枣树也
算异种,个儿大,又脆又甜哩!」这名叫小雅的婢女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呵,好。味道好的话,带些回去给大宫主尝尝!」这婢女确实是个妙人,
老祖暗赞了一句。

  「绝影,你是真不怕死啊?」沉幼蝶也回过味了,颇有意味地问了一句。

  「三宫主,吃个枣子怎么就要死啊?」老祖揣着明白装糊涂。

  「啧啧,看来你是没救了。用膳吧,她们也是等了很久了。」美妇也是明白
眼前这男子脸皮厚的和城墙似的。

  此语一落,两名婢女也不慌不张为桌上两位尊贵的大人服务,就连养尊处优
惯了的沉幼蝶也挑不出毛病。只能说青嫣这小妖妇看人下菜的本事很高。

  而老祖可想得更远一些:这两名婢女,不比当年自己主持那些欢场,隐秘的
高端饭局的侍女要差了。服侍人的水平暂且不说,但是这眼力见和见缝插针的说
道着实难得。至于她们口风严不严?乱嚼舌头的傻丫头早死光了,既然青嫣敢大
胆地将这两名婢女留此服侍他们两人,又何需在意自己透露的口风。

  其实这两名婢女心里明镜似的,女人毕竟是了解女人些的。不对,她们也很
了解男人。

           ***  ***  ***

  「卡拉姆,怎么你还在庭院里练习?」

  「你不也来了么?前些日子你可是出够风头了,护送殿下的职责都是你在执
行。」

  「其实那段日子……」

  「你又开始玩深沉了!话不好好说,会挨揍的,你知道不。」

  「哈哈,今日看到你被大伙连番揍,心里好痛快!」

  显然这两人是光明教会的人士,而其中一位似乎忆起了前些日子的一些经历,
幸灾乐祸今日遭重的同伴。

  「哼,那群狗屎王八蛋,下手一点也不留情。好在今日我也有剑术提升,要
不然真要惨了。」卡拉姆心有戚戚。

  「哎,前些日子的我受的苦,你明白了?」

  「多说无益,白天没见你参与其中,还想着你是个好兄弟。晚上来此必然也
是找我麻烦。」

  「哎呀呀,我不过是感念前些日子你对我的一些好嘛,今天我们得要好好亲
热亲热。」这名青年憨厚地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哦,手里是拿着一把绑了
许多布条的钉锤,「放心,不会太疼的。我兰斯特有一报还一报。」

           ***  ***  ***

  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修士们若是原地踏步,停滞向前也是会被其他
人士超越,所以在这残酷的修行界,夜晚也是有很多人埋头苦练的。

  一艘巨型飞舟上,有一对男女在激烈地剑术对决。

  「速度太慢了!力道也这么轻!吃饭了没?嗯?」女子有些直爽泼辣,「给
我跪!下!」

  「噗!」

  兵刃交接声戛然而止,只有男人的呼呼喘气声。

  年轻男子修为较女子相差甚远,即便全力施为下,仍然是破绽重重。刚才自
己一时不察,被女子突然近身,一足踩踏在他的膝盖弯处,陡然巨力之下,自己
不由得就半跪于地了。

  「什么狗屁天才,差远了!自己好好练着,本宫走了。」

  「谢二宫主指点!」年轻男子大声应道。

  「嗯,明日必须看到你能走过几招。哼,看着就心烦。」

  「哎,二宫主大人心情不佳,我怎么就撞上来讨教学习了呢?」年轻男子抬
起头来望着沉如歌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消失于船楼门后,才慢慢起身。
竟然是一个极富英气的俊俏男子。

  「二宫主这身材,这面容与自己娘亲有的一拼,各擅胜场呢!」风从云想起
了自己与干娘沉融月肉帛相见,颠鸾倒凤时的情形,心头火热。

  过了许久,他鼓动的心才借由高空中的夜风吹拂渐渐平息,甲板上又响起了
舞剑的声音。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