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妻子的学校生活】(1-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教师妻子的学校生活】(1-3)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教师妻子的学校生活】

作者:xxx909
2020-9-19发表于:SexInSex.net
字数:8311字

***********************************
  序言:混迹论坛这么久,突然觉得应该为狼友们做点什么,回忆了一下,寻
思做一个系列,以飨各位。你们的鼓励就是我坚持下去的勇气
***********************************

                (一)

  我叫晓波,今年29岁,在一家国企做电脑工程师,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
去国外出差,一去就是三两个月。我的妻子叫于玲,今年27岁,是一名国立初
中的语文老师,皮肤白皙,长相甜美,身高168cm,留着披肩长发,一双大
白腿,又直又长,加之性格温柔,是很多熟识男人的梦中情人。我们俩有一个三
岁的女儿,平常是我妈在带,妻子因为学校距家不是很近,平常都是住校,每周
末才会开车回家。结婚4年来,我和妻子过着聚少离多的日子,但感情和美,我
俩都喜欢旅游,一有空就带着女儿到处游玩,留下了很多甜美的合照,放满了家
里的橱柜。

  每次我跟于玲提到她们学校,她就变得沉默,不太愿意讲话,我觉得很奇怪。
我跟她们学校老师吃过几次饭,有一个姓郭的校长,四十多岁,长的黑黑的,看
起来骨架粗大,孔武有力;还有个身高约1米85的帅气小伙,叫龙有道,听说
是某位领导的公子,是学校的政教主任,每天开着奔驰车上下班,逢人一笑,露
出一嘴白牙。还有个微胖的女老师,名叫李珍珍,跟我妻子关系最好,两个人总
是形影不离。给我的印象,妻子的学校人际关系简单,普通而温馨。

  今天是9月18日,初秋的季节,凉爽而惬意。晚上,远在俄罗斯的我跟妻
子视频通话后,就开始和女儿视频,我妈抱着胖乎乎的囡囡跟我絮叨家里的琐事。
挂断以后,妻子久久注视着手机屏幕,好看的大眼睛微眯着,透出一种我从来没
见过的,极为复杂的情绪。

  月上柳梢,学生们早已放学,偌大的学校静悄悄的,教室建筑物和宽阔的操
场沐浴在银辉中,庄重而圣洁。风吹树叶的哗啦声混合着秋蝉的鸣叫,更显得静
谧。夜深人静,突然,几声压抑的女性呻吟声断断续续的从教师宿舍传出,打破
了宁静,躺在床上的妻子掀起被蒙住了脸。继而隔壁传来木床晃动的咯吱声伴随
着「啪啪啪」的水肉相击声,持续不断,固执地钻入妻子的耳朵。妻子白皙的脸
涨得通红,双腿也不自然的交叉着,修长的腿在月光下仿佛镀了一层牛奶,而且
不停绷直、用力、抖动,这个时候,妻子一只手抚上了丰满娇嫩的胸脯,揉捻着
那一粒嫣红,另一只手顺着光滑的小肚皮一路滑行,纤长的手指滑入双腿之间高
高坟起的粉红之内,那里已经晶莹一片,满是泥泞。随着隔壁的啪啪啪声变得急
促而剧烈,妻子的手死死按在肉缝的蚌珠之上,疯狂的揉搓着,丰厚的肉唇,早
已裂开一道细缝,潺潺的汁液洇湿了床褥。

  「嘎吱~ 」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一双手轻轻推开了妻子虚掩的房门,一
个身影闪了进来,弓着身子走到妻子床前。窗户玻璃前漏出的月光照在那个人下
半张脸上,黧黑而强壮。月亮,害羞地钻进了云层,妻子床上,被子高高耸起,
上下剧烈起伏,里边,健壮如牛的校长正猛烈地操着身下嫩白的妻子,汗水混合
着白色的浆液顺着妻子起翘的胯部,在洁白的床单上肆意流淌。「啪啪啪!」、
「啊啊啊!」,妻子的的阴唇被粗黑坚硬的鸡巴怼的翻出翻进,阴户红润而肿胀。
妻子浑身汗津津的散发出诱人的绯红色,她双眼迷离,半张小口,细细叫出了声。
好像得到了号令,一会儿功夫,校园宿舍内,住校的女老师们房间里都传来床板
的摇晃声、啪啪声,女老师尖细、婉转而又压抑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好像一首神
秘的交响乐,在如水的月光里,在圣洁的校园里,飘荡……

  月亮又偷偷探出了头,洁白的月光下,一张简陋的小床上,微胖的李珍珍一
条腿被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瘦子扛在肩上,下身肥腴的阴户内,一根筋肉虬结的
紫黑鸡巴正一下一下打桩似的抽插,淫水顺着李珍珍的长腿流到了地上,汪成一
滩。另一个房间里,高大英俊的龙公子正把尿一样端着四十多岁的陈秀娟老师,
两个人赤裸的下身紧紧贴合在一起,随着龙公子的耸动,陈秀娟被操的直翻白眼
「操死你,操死你,我要操死你于玲!」,龙公子咬牙切齿,满脸狰狞。隔壁,
妻子跪在地板上,湿漉漉的头发一缕一缕粘在通红的脸上,一双有力的大手,捏
着妻子纤小的肩胛,校长正跨在她屁股后,用老汉推车的的姿势干着她的嫩穴,
咕叽咕叽的水声,有节奏的鸣响着,就像大狗舔水一样。妻子的眼睛渐渐发直,
嘴角白色的粘涎越来越多,垂到了头发和奶子上,身下阴道里的嫩肉一阵阵痉挛,
夹紧了校长粗大的鸡巴,一股股粘稠的阴精就像打开的水龙头,喷的校长下半身
到处都是,校长一把将妻子搬过去,粗壮的鸡巴一下日进她的嘴里,剧烈的勃动
着,妻子被噎的眼睛直翻,喉咙被迫不停吞咽着,黄白相间的精液顺着她的红唇
一丝丝流到了地上。

  清晨,郭校长、龙主任、李老师、妻子等全体老师穿着整洁的职业装,面带
微笑,在学校大门口站成两列,欢迎着祖国的花朵。学生们迎着朝阳,在家长们
的护送下,排着整齐的队列走进学校的大门。在这朝气蓬勃、热情洋溢的进校仪
式上,没有人留意到,一个带着戴着口罩的高大男人,一手牵着比他稍矮的儿子,
深深地看了妻子一眼……

                (二)

  远东的工作告一段落,坐在飞机上,翻看着和妻女的合照,我有些激动,好
久没见了,托运给她们的礼物应该都到了吧,希望妻子能够喜欢。想着于玲那姣
好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材,我的裤裆渐渐隆起,我赶紧拉了拉盖在下身的毯子,左
右扫视,还好,没有人注意。我轻轻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喝了口水。毯子
的下面,肉棒高高翘起,小兄弟已经好几个月不知肉味了。

  晚上,向母亲请完安,给父亲大人汇报了工作,我跟于玲还有小囡囡回到自
己房内,小囡囡已经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睡熟了,长长的睫毛随着她的隐约浮现的
酒窝轻微颤动着,她怀里还紧紧抱着我从俄罗斯给她带回来的洋娃娃。妻子早已
洗完澡,喷了淡淡的香水,善解人意地靠在我的怀里,静静地听我有一搭没一搭
的叙述着单位的趣事。

  「老公,前几天,珍珍给我说了一件事,笑死我了。」妻子听我说了半天,
也开始凑趣。

  「什么事呀?」我好奇地问道。「珍珍带的一年级(3 )班。她听到他们班
的同学之间都在说刘子轩、张浩宇还有田曾阳几个小男生在女厕所的隔间里偷看
初二英语老师邵菲上厕所呢。珍珍把那几个调皮的男生揍了一顿,告诉他们不许
再做这种事情,也不许再到处说。」「哦?他们都看见什么了呀?」我一边胳肢
她,一边坏笑着问。「哎呀,讨厌~ 」妻子嘤咛一声,拉开我作怪的双手。「听
说,看到了毛,还有…」「还有什么?」「还有,那个啦~ 」「那个呀?」我翻
身把于玲压在下面,一边把她娇嫩的红樱桃含进嘴里,一边追问。「就是…自慰
呀~ 」妻子羞红了脸。

  我惊讶的停止了动作,「为什么?」我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妻子用纤细的
食指在我胸膛上画着圈,「邵菲离婚了,听说跟一个网友喝酒后开房,被她老公
发现了。」她低低的说道。「唉,还是有男人好。」我一边附和她一边问,「对
了,你说那个自慰,怎么弄呢?你做给我看看。」于玲满脸通红,双眼水润地看
着我,一把熄掉了床头灯。在甜蜜的黑夜中,两具年轻的肉体彼此纠缠,久久不
能停歇。「老公,你好厉害~ 」,「憋得太久了嘛。」

  于玲不知道的是,我的脑海里,正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穿着职业装的妻子
正半蹲在学校卫生间里,上衣捋到胸部以上,丝袜褪到膝盖上,一手揉捏着形状
美好的大白鸽,一手伸到神秘的谷地里,细长的手指在红色的嫩穴内快速进出着,
带出一波一波晶亮的粘液,喷的玉手上到处都是。妻子发出一声声销魂的呻吟,
她并没有注意,隔板墙上边是三个小脑袋,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我的肉棒,坚硬如铁。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我带着行李箱,挥别家人。于玲也回到了学校,过着
日复一日的教书育人的生活。因为学校条件有限,教师宿舍是没有厕所的,需要
穿过操场上的杨树林来到锅炉房的旁边才可以。好在学校的路灯比较发达,再说,
晚上放学后,除了住校的老师也没什么人,还是比较安全。

  晚上,凌晨两点多了,一阵尿意袭来,妻子被憋醒了。她穿上衣裤,去往厕
所,路过杨树林时,突然,一个黑影从树后闪出,一把捂住了妻子的嘴巴,另一
手拦腰抱住妻子,把她拖到了树林内,按在了草地上。

  「别吭声!」浑厚的男声低低的响起在妻子的耳畔。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妻子浑身颤栗,瑟瑟发抖,她努力点了点头。男人慢慢松
开捂着于玲嘴巴的手,把她翻了过来,「你!」妻子又一次被男人捂住了嘴,她
认出了对方,正是班里那个刺头蒋方方的爹,蒋百川,经常在开家长会时被她当
众训斥,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蒋百川俯下身,在妻子的脸上嗅了一下,露出迷醉的表情,「真漂亮啊,于
老师。」

  妻子开始剧烈的反抗,只可惜敌我实力悬殊,徒劳无功。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于老师的表演可真是精彩呀。」妻子停止了反抗,
漂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惊恐。

  男人这才松开手,「对了,忘了向于老师汇报,我是一名无人机爱好者,如
果于老师不想让你的家人收到你的精彩视频的话,嘿嘿嘿~ 」,男人露出得意的
淫笑,伸出长长的猩红长舌,在妻子的脸上舔了一下。妻子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
瞳孔放散,怔怔失神。

  看着妻子彻底失去了抵抗,蒋百川三下五除二扒下妻子的九分裤,粗大的中
指一下抠进妻子的小屄内,干涩的不适,带来的只有痛苦,妻子皱着眉,低声喊
疼。男人停止动作,解开皮带,露出血脉贲张的大鸡巴,足足有30cm,前端鸡蛋
大的龟头顶部马眼正冒出一丝粘液。

  「好大~ 」,于玲的眼神变得迷茫,红晕也悄悄袭上白皙的脸颊。男人掰开
妻子的大腿,扶着鸡巴,在妻子馒头一样鼓起来的阴户上磨蹭。受到如此强烈的
刺激,妻子的花瓣慢慢充盈、绽开,花蜜渐渐渗了出来,她闭上眼睛,侧过头,
修长的脖颈显得吞咽口水的动作是那么明显。「真是一个骚货。」男人露出玩味
的表情,下身往前使劲一顶,大鸡巴毒蛇一样钻进了殷红的嫩穴内,妻子双手紧
紧抓在草地上,屁股向上微微挺起,好像迎接肉棒插的更深一样。男人开始大力
挞伐,「啪啪啪,哦哦哦~ 」性器交合的声音伴随着妻子压抑的呻吟,在空旷的
操场上回荡,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蛐蛐的叫声回应着。

  妻子两颊晕红,双眼迷离,男人抽插了一阵子后,拔出鸡巴,妻子的小屁股
还在惯性地向上一下一下挺动。男人又笑了,腥臭的长舌一路往下舔,吸住了妻
子粉红色的阴唇,用力嘬着妻子的淫水,妻子一声高亢的尖叫,高高挺起阴户,
一股股亮黄色的尿液夹杂着高潮的淫浆激射而出,射了男人一头一脸。妻子的生
理压抑终于得到了彻底释放,男人低声喝骂了几句,抹了一把脸,仓皇起身提起
裤子溜了,只留下妻子赤裸的瘫软在草地上,无意识的抽搐着。

  学校外的一栋别墅露台上,嘴唇上已经浮现一抹黑色绒毛的蒋方方缓缓放下
了手中的红外望远镜,一拳砸碎了旁边桌上还未开盖的红酒瓶,暗红的酒汁混合
着鲜血流了一地……

                (三)

清风带着淡淡的花香,吹拂在妻子身上,她渐渐缓过神来。坐起身,用衣物
遮住狼藉的敏感部位,狼狈地来到锅炉房旁边的浴室,打开灯,带上门,打开喷
头,温热的水柱强劲的冲刷着白皙的的曲线,碎成一粒粒透明的小水珠在慢慢粉
红的皮肤上滚动,在灯光下晶莹剔透、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呵~ 」,她长出一口气,轻轻揉搓着身子,脑海中刚才那荒诞的一幕幕反
复回放,那么荒诞,那么不真实,如果不是下体阵阵灼热的异样感,真好像做梦
一样。

老公和女儿的音容笑貌走马灯一样浮现,妻子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澈的泪水
从眼角滑落,她哽咽着,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良久,她摘下喷头,细细冲
洗娇挺的乳房、年轻饱满的阴户,温水带着力度,刺激着敏感部位,她不由哼出
了声,纤长的手指深深插入阴道,抠挖着,她要洗净那不堪回首的屈辱和污秽。

「老公,老公~」,她一边无助的流泪,一边回想想着老公的种种温柔,带她
行走在景区的山路上、带她在千年古建前合影、带她一起参加篝火晚会、揽着她
的纤腰在小桥上看那溪水长流,但是,刚才那个男人的鸡巴真的好大好硬~,突
如其来的快感,让她浑身一软,一股温热的液体喷薄而出。

她俯下身子,扶着置物架,喘息着。

海边,她穿着长长的风衣,挎着老公的臂弯,老公怀里的女儿笑靥如花,远
处有不知名的海鸟鸣叫着飞过,云淡、风清。在熟悉的婚床上,老公一件件褪去
她的衣衫,轻轻拥她入怀。阴暗的光线里,一个陌生的男人正挺着紫红的鸡巴一
下下奸淫着自己,上面全是自己的淫液。她痛苦的皱起了好看的眉毛。

陌生男人用力吸着自己的阴核,啧啧有声。她低声呻吟起,像一头受伤的
小兽。插在下体的手指急速的抽插着,带出不少白色的粘液。

那个男人把冒着粘液的鸡巴粗暴地怼进了自己嘴里,她猛地仰起头,浑身僵
硬,快感如潮水一般淹没了她,白色粘稠的浆汁一波一波顺着指缝喷的到处都是,
糊满了整个阴裂。

「我真是一个荡妇……」,跪坐在地上,妻子捂住脸,哭出了声。

__ __ _ __ _ __ _ __ _ __ _ __ _ __ _ __ _ _ _ _ __ _ __ _

日子一天天过着,习惯了老公不在身边的妻子,作为一名D员,很快就投身
到紧张忙碌的工作和学习中去了。

接上峰指示,教育扶贫工作开展的如火如荼。于玲和张超(刚分来的男大学
生,烫头,肥胖)、施盼盼(刚分来的女大学生,留着短发,身材娇小,有点婴
儿肥)一组,他们的帮扶对象是120公里之外的一家贫困户。张老杆子年过五旬,
儿子前几年出车祸成了植物人,儿媳妇一看这光景,跑了,只留下一个小孙子张
虎娃跟他相依为命,今年才9岁。儿子还是没了,只留下爷孙俩守着几亩薄田,
靠着ZF救济艰难度日。

车子在崎岖不平的乡村道路上飞驰、颠簸,开车的胖子一边骂骂咧咧,一边
使劲抽着烟。后座上,圆脸的小姑娘正戴着耳机和朋友视频,不住轻笑;于玲则
半靠在座椅后背上闭目养神。真是一件苦差事啊!于玲心里哀叹着。那张老杆子
看他们一次次登门拜访不是照相就是填表,也没啥实惠,渐渐就冷了脸,甚至有
两次直接把他们往外轰。不得已,自己掏腰包买礼物,还得一本正经的做两个新
人的思想工作,真TMD受够了!于玲长长出了口气,摒开纷乱的思绪,对前头的
胖子喝道:「不许抽烟!」。

胖子郁闷地把烟屁股丢出窗外,哭丧着脸说道:「玲姐! 这张老杆子也忒欺
负人了,跑这么远一口热水不给喝不说,还一口一个我又没让你来!真是气人。
就俩贼溜溜的眼珠子,老偷瞄我们盼盼,真是个老色鬼!」。

圆脸姑娘摘掉耳机,从后面给了胖子一个脖拐,:「放屁呢,张老杆子啥时
候偷瞄我了?人家还是小女生呢,明明是瞄玲姐!成熟的女人才有魅力,嘻嘻~」

「也对,玲姐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我要是张老杆子,我也瞄~」

莫名奇妙中枪的于玲,目瞪口呆。一边捶施盼盼,一边呵斥胖子,「说什么
呢,狗嘴吐不出象牙~」

圆脸姑娘一边求饶一边嘴里喊着,「对呀,玲姐姐屁股大,好生养! 啊~」

两个女人撕扯着,滚倒在后座上。胖子嘿嘿笑着,两只眼睛被脸上的肥肉挤成
了一道缝,从后视镜看着两个女人春光乍泄,裤裆渐渐隆起。

到了山村,来到那三间土坯房前,张老杆子正坐在院子里抽旱烟,却也没打招
呼。三个人尴尬的微笑着,胖子站在门边,施盼盼进屋去看虎娃写字,于玲提着小
礼品,来到张老杆子面前,「叔,这几天可好?」

老人冷哼了一声,「还没死呢。」

于玲揉了揉鼻子,俯下身子,悄悄对老头说,「叔,我们这次带着任务来的,
您好歹跟我们合个影,我们也好回去交差呀」

看着近在咫尺的两个半球,鼻息里全是成熟女性身上的阵阵香味,张老杆子嘿
嘿一笑,「没门!」

一旁的胖子有点急眼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大老远来看你和你孙子,
你也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怎么了!」

老头忽的站起来,冲胖子直着嗓子喊,「我让你们来的?一天天净干些糊弄鬼
的事情,别人来起码还拿大米白面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你们一天天就知道照相,赶
紧给我出去!」

于玲一看不是事,赶紧推胖子,让他出去。安慰老头,「叔,您看,有什么咱
好好说,别发这么大火嘛。」

老头眼睛一瞪,「我就看那个胖子不顺眼,别让他来我家。要照相也可也可以,
我这只接待你一个,要照就照,不照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于玲好生为难,上次就是没照成相,校长被局里狠狠批了一顿,回来也没好脸
色。今天要是再不能收集好材料,这回就又没法交差了。她强颜欢笑,「那行,叔,
让我们商量商量。」

出了张老杆子的院子,三个人在田垄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看老家伙那贼眉鼠眼的样,真想揍他!」

胖子恨恨地说。

「说这有啥用呢,咱们又不能真拿他怎么样,还得求着他。」

圆脸姑娘有气无力的说道。

于玲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行了,你俩到车上去,我再去找张老杆子。」

「这怎么行,那老家伙一看就没安好心,我不放心你去。」

胖子气愤地说道。

「那能怎么办呢,回去让领导继续批我们吗?」

于玲双手一摊,惨然说道。

圆脸姑娘拉了拉胖子的袖子,「好吧,玲姐,我们就在车上等你,有什么事情
打电话。」

目送两个人走到远处,钻进车里。于玲叹了口气,回到张老杆子的小院里。老
头还是坐在那里抽旱烟,屋里的虎娃已不见人影。老头斜瞟了一眼于玲,露出一丝笑
容,站起身来,「于老师,屋里坐。」

「虎娃呢?」

「出去买包盐,一会就回来。」

于玲跟在老头身后,走进堂屋,可能很久没有洗澡的原因,老头身上散发着烟
味和不知名的臭味,呛的于玲捂住了鼻子。阴暗的屋里除了一个方桌几把椅子和一
个破旧的柜子外别无长物。墙上是很多年前的年画,落满了灰尘。

张老杆子把于玲让到稍微干净点的椅子上,忙活着给她倒水。

「叔,真不用忙,您也坐下来,咱们好好聊聊。」

「中,中。」

老头又续上一锅旱烟,瞅着这城里来的美女老师,露出一嘴黄牙。

「您看,我这还有什么能帮上您。」

于玲温和地问道。

「自从虎娃他妈跑了以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我们爷俩了,虎娃说你真像他妈
妈。」

张老杆子用袖子抹了抹眼睛,递过一个擦拭干净的水杯,「于老师大老远跑来,
先喝口水,一会儿虎娃回来就照相。」

于玲接过杯子,听老头絮叨。水都喝了半杯了,虎娃还没出现,怎么有点头晕
呢,视线也有点模糊。老头望着于玲,「怎么了,于老师,身体不舒服?哎,肯定
是热着了,要不您到房间里休息休息。」

说着,就起身走过来。于玲痴痴望着老头那张满是褶子、越靠越近的脸,头一
歪,倒在了老头怀里。

破旧的后院,虎娃正趴在墙头,紧张的向屋内张望,透过厢房破掉的玻璃窗格,
全身赤裸的于老师正跪趴在肮脏的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床褥上,曼妙的曲线白的耀眼,
瘦劲有力的爷爷正扶着于老师的小蛮腰,挺着又黑又硬的超长鸡巴,从于老师那雪
白硕大的屁股后,一下一下有力的插入,随着于老师一声声惨叫,两人交合处,传
出咕叽咕叽的水声,白浊的粘液顺着爷爷布满青筋的硬挺肉杆不断往下流淌。

虎娃感到自己的小鸡巴一下竖了起来,硬的好像要炸开,他口干舌燥,溜下墙
头,猫着腰跑回院子,关上大门。推开爷爷房门,向里观看,只见于老师被翻过来,
仰躺在爷爷床上,双眼半睁,口角流涎,浑身绯红,一双修长的大白腿被爷爷高高
举起,小蛮腰下垫着爷爷的破布枕头,丰硕的屁股沟内,坟起的淫裂大张着,露出
布满淫液的嫩红,爷爷的黑长鸡巴正别在嫩穴里,大力蹂躏着,白浆随着黑鸡巴的
插入,一股一股往外迸射着。

爷爷扭回头看了一眼虎娃,嘿嘿笑了起来,「乖孙儿,来见识见识女人。」

「啵」的一声,老头拔出鸡巴,于玲的嫩穴还在一张一缩,不断挤出白色的淫汁,
顺着疏淡的肛毛往下流。

老人抓住孙子的手,把他拖到于玲胯间,自己薅着于玲的秀发,把漆黑腥臭的
老鸡巴放在于玲的琼鼻之下,强烈的男性异臭刺激着意识模糊的于玲,她双颊通红,
眼神迷离,下意识的张开樱唇,舔舐着紫黑的龟头。老头怪叫一声,一挺腰,超长
的黑鸡巴没根而入,于玲被噎的直翻白眼,大量白色的口涎顺着嘴角流下。

虎娃伸出颤抖的双手,按在了又敬畏又爱慕的于玲老师屄唇上,全是热乎乎的
粘液呀,他轻轻向两边掰开肉唇,一股甜腥的味道扑面而来,虎娃双眼通红,一口
含在了于玲的屄缝上,用力吮吸。于玲的娇躯一阵剧烈的抖动,修长的双腿紧紧夹
住小男孩的头,一下一下抽搐,淫水不要钱似的喷射而出。

男孩掰开女人的双腿,扒下裤子,露出赤红的小鸡巴,紧紧扑在女人平坦的腰
身上,下身用力一挺,啊,妙不可言的温暖瞬间包裹住了他。小男孩用力挺动了好
一阵子,浑身紧绷,颤抖着把处男的第一次精液深深注入到于玲的阴道深处。虎娃
用依然坚挺的鸡巴继续操干着身下嫣红的肥屄,一边喃喃的叫着妈妈,一边哭出了
声……

村外的破旧越野车上,倒放的后排座椅上,胖子把脱掉鞋的脚搭在前边的座椅
背上,心神不宁,「你说,玲姐怎么还没回来,要不,我去看看。」

圆脸姑娘拿着小镜子一边补妆一边说,「你快行了吧,我看那老大爷看见你就
烦。」

「要不,你去。」

胖子叼着烟,皱着眉。 圆脸姑娘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刚走到村口,正好迎
面碰上了于玲。

「怎么样,玲姐,任务完成 了吗?」

「回车上说。」

于玲看起来有些累,但是气色很好,水润水润的。

「玲姐,你用的什么化妆品呀,感觉你补妆的效果比我好多了,我这可是进口
的呢。」

施盼盼巴巴的问。

「就是一般的化妆品呀。」

于玲嫣然一笑。

「真是天生丽质呀。」

小姑娘啧啧道。

回到车上,看着于玲手机里那张照片,胖子和圆脸姑娘都长出了一口气。

照片上是午后的农家小院,衣着朴素的张老杆子背手站立,微微佝偻着,
满是风霜的老脸上是山里人老实巴交的厚道和善良。穿着职业装的于玲面带微笑,
中间是扮鬼脸的虎娃,被于玲牵着,半靠在老师身上,背后的院墙上是教育扶贫
的标语,在风中舞动。

回去的路上,圆脸姑娘没心没肺的和于玲笑闹着,没有留意到,胖子一路不
同寻常的沉默,他紧皱着眉头一边若有所思的开车,一边下意识的抽着鼻子,不
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