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第一百二十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5月2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694

  本来计划明天更的,但公司突然派了任务要去上海出差考察,于是乎提前一
天更。就当是放松一下心情,把自己从工作中解放出来。

  PS:安利一下gejianyunice的《合欢》,肉戏调教戏我都很喜欢。最近打听
到作者似乎陷入到某种生活上困境,希望大家能支持他一下,让他将《合欢》继
续写下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多谢黑狼王大恩,灰小部落的成员,以后都听黑狼王的驱使,绝不背叛!」

  黑狼王笑了笑:「既然帐篷已经建好,本王就不打扰你们了!若是生活上有
什么困难,便可与我手下十二狼将随便哪一位提都行!」

  灰小一族又对着黑狼王一鞠躬,随即几名青壮年一同将马车上其他的粮食、
盐巴、毛皮等生活物资一起搬下来,一点点往帐篷里送。

  一旁的一名身披重甲并戴着狼头铁面的矮个狼将递来一件羊毛外套,黑狼王
将外套上的冰粒拂去,披在身上,随即脸色便冷了下去,再也无刚才一般的热情
模样。黑狼王整理了一下衣领,转过身低头从帐篷间走了过去,而那名狼将则寸
步不离紧紧跟随。

  一路上遇到放牧归来躲避风雪的狼人牧民归来,还有捧着粮食柴火的中州女
眷,亦或是刚刚要出门的青年狼人,纷纷向黑狼王鞠躬。

  黑狼族的风气与金狼族截然不同,虽然黑狼也抢粮食,但从不抢女人,女眷
都是从中州买来而非抢来的。尤其是不像金狼族那样视中州女人为玩物或者生育
工具,相反真正将她们看作自己的伴侣,但这也导致黑狼族的人口不如拥有大量
掠来的中州女人作为生育工具的金狼族庞大。

  黑狼王只是点头示意,随即匆匆走过。

  走了一段,黑狼王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对着后面的狼将说道:「靖雁!你说,
本王这样来者不拒的收留小部落,做到底对不对呢?」

  「要我说心里话么?」

  那矮个狼将虽然头戴铁盔,身穿着厚重的铁黑色铠甲,足蹬厚底翻毛皮靴,
可在那贴面的狼头铁面中传出的却是低沉的女声。狼将随手取下那铁面,露出一
张五官分明的脸蛋,她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由于常年奔波,肤色虽然微黑,却
掩不了阳刚之美:剑眉凌厉,眼瞳如冰冷的琉璃珠,鼻梁挺直,薄唇紧抿。在高
大的狼人中,这狼将自然显得有些矮小,但是如果是女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黑狼王点了点头:「说说吧!」

  「在末将看来,短时间内收留那些被打散的小部落,的确可以扩充黑狼族的
实力,但长期下去,族内人口越多,粮食消耗甚剧。这里并非是在中州,所有的
粮食都要从北境采买,所以从长远看来,对黑狼族并不利。大王为什么突然问我
这个,莫非族内的大萨满也是这样说的?」那个被唤作靖雁的女狼将说道。

  「我也向大萨满询问过,和你的回答差不多,但……主要还是账内的那位…
…高人,唉。」

  「可大王,末将并不相信她,在末将看来,她只不过是个靠美色骗取我们信
任的人而已!」

  「本王当初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本王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黑狼王挠
了挠自己的毛脸,两人继续往前走。

  「这段时间与金狼军的交战如何了,我方损失几何?」

  「情况不容乐观,一月之内我军与金狼军交战三次,若不是我军将士拼死一
搏,现在的战线恐怕还要再往后退六七十里。现在金狼军又驱赶尸人过来袭扰,
放出的哨戒小队经常吃亏。截至昨天我军死伤一万五千,而金狼军遗尸近两万,
又斩首尸人二百名。但我族被掠去牛一千头、羊三千头,女眷被虏去一百多人,
只能算是惨胜。」

  「哼!金狼军知道我黑狼族打不了消耗战,却偏偏要来消耗我们,真是打得
一手好算盘。」

  前方便是黑狼王的王帐——说是王帐,其实就是挂着黑狼旗的普通帐篷而已,
若不是有狼兵驻守,在一大堆帐篷中若是不仔细寻找,根本就认不出来。在帐篷
门口,黑狼族的狼人大萨满已经在外面等待,大萨满带着长角的羊头骨,半裸的
身体上画满了各色奇怪的花纹,手持一根长长的骨仗。

  「大萨满!」

  「见过黑狼王!」大萨满稍微动一下浑身的羊骨装饰就撞在一起「噼啪」作
响。「黑狼王,账内那位……要找你说话,还有狼将钟靖雁,那位也有话和你说。」

  「靖雁,和本王一起进去吧。大萨满,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您可以先行离去了!」
黑狼王道。

  在黑狼一族,大萨满是除了黑狼王以为最受尊敬的人,黑狼族许多祭祀活动
都需要通过大萨满出面组织方可。所以黑狼王称呼大萨满用上了「您」这个敬语。

  「黑狼王,我不敢走啊!刚才我又和那位大人交流了一番,真是受益匪浅,
感觉仿佛这几十年都白活了!」说完,狼人大萨满又用两人听不到的声音神神叨
叨起来,仿佛是在祈祷,又像是在忏悔什么。

  「门外的黑狼王和女狼将,请进来吧。」账内似有缥缈的女声传来,黑狼王
掀开帐篷门口的毛毡,终于看到了其中的样子。

  只见账内一名女子正对着门口坐着,约摸十七八岁,雪肤花貌,雅致清丽,
一双血瞳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乌云般的齐耳短发,简单地梳个随云鬓,
其余垂在颈边,更显柔亮润泽。她双手持一个反射着亮铜色的精致星盘,身穿的
是深蓝牡丹百水裙,但裙摆的材质却是半透明的薄纱,一大截玉腿均露在外面,
脚蹬靛青花纹中筒靴,双脚交叉伸展,似笑非笑的看着进入帐篷的两人。虽然这
女子衣着暴露,异常妩媚,可黑狼王根本生不出一丁点亵渎的心思。

  这个女人,光是坐在那里,就让人感觉仿佛周身黑气缠绕,深不可测。

  「这位女狼将,你是不是觉得,小女子靠美色骗取我们信任的人?」

  正在黑狼王与钟靖雁为这女子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愣神之际,只听那女子滔滔
不绝的道来:「钟靖雁,中州西北宁义镇人士,年芳二十五,身长六尺五寸,后
背有两颗红痣。并有两个妹妹钟语风、钟梦旋。因遭遇天灾父母双亡,十岁时三
人均被被人贩子卖至北方黑狼族,但得年轻黑狼王赏识,历经苦难三姐妹终成十
二狼将其三。钟家三姐妹与黑狼王连年征战,均对黑狼王有仰慕之情,并意厮守
终生……」

  钟靖雁一开始听到自己的身世,尤其是背后有红痣这种私密的事情,居然也
被面前这位女子给说了出来,不禁大吃一惊。可听到后面钟靖雁越来越感到不对
劲,什么「仰慕之情」「厮守终生」,而且还是当着黑狼王的面说出来,心中顿
时乱作一团。

  「你这人乱说什么!」也不顾黑狼王在场,钟靖雁又羞又怒,一把掀开帐篷
的毛毡,跑了出去。

  账中只余下女子「咯咯」的轻笑声。

  「阴阳派的天衍神女大人唤小王至此,并非是让我听这些无关紧要的男女之
事吧?」黑狼王道。

  「哼,阴阳派?他们只不过是连皮毛都没有学会的废物,明明给了他们那么
好的资源,可最后却混出来一个天天靠卦术骗人的东西!真是人活到狗肚子里去
了,活该被朝廷剿灭!」

  天衍神女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星盘:「小女子也不是什么神女,不过是魔帝手
下一魔妃耳,几百年来现在靠着天衍之论游戏人间而已!不过听黑狼王的话,现
在男女之事似乎对黑狼王无关紧要,但往后就说不定了,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
女追男隔层纱,若是有姻缘出现,希望黑狼王好好把握,不要让它从手心溜走。」

  「神女大人,您对小王手下狼将的身世了如指掌,那为什么对我黑狼族的前
途不愿意多说呢?」黑狼王恭恭敬敬的问道。

  「既然是天衍,若是什么都说了,那这天道还有什么意思?天衍之论是有自
己的原则的,小女子可以看到过去与将来。过去可以诉说,但将来不能说出全部,
若是顺天而行还好,但是若是你出言或者出手干涉天道、干涉将来的事情,那便
是逆天。」

  天衍神女指了指天上:「人在做,天在看。若是逆天而行,让事情脱离原有
的轨道,便会沾上更多因果,使得天机紊乱,更会降下天谴!小女子若是全都说
了,严重一点,就要人死身销!」

  「所以黑狼王,你就不能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若是你这黑狼部落以后不好,
那小女子为何要待在你这里?莫不是黑狼王觉得自己的庙够大,能供得起小女子?」
天衍神女道。

  黑狼王听了脸色顿时舒展开来,同时佯装害怕的样子对着天衍神女跪倒在地,
连头都埋在身下。

  「小王知错,请神女恕罪!近日以来,小王尽力收拢各个小部落,正是应了
神女给出的卦象。还请天衍神女为小王的运势再算一卦。」

  「哦?黑狼王,给你的三次机会已经用了两次,还剩下一次,你确定?」

  「小王确定!」

  「好,小女子给你卜一卦。」

  天衍神女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握住手中星盘,双眼紧闭,口中则念念有词:
「寻龙分金看盘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坎离震兑分四象,乾坤震巽含八方!风雷
搏,星盘开!」她的衣裙无风飘起,手中的星盘慢慢亮了起来,她将星盘聚到头
顶,并放开了手,散发着亮光的星盘悬浮在半空,就仿佛草原升起的第二颗太阳,
刺眼的亮光让黑狼王也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不到几息的时间,只听那星盘「嗡」的一声,仿佛什么东西震动了下,一瞬
间天衍神女的衣裙全部恢复了正常,星盘也不再闪烁并落在天衍神女手中。她睁
开眼睛,满脸是疑惑的神色。

  「为何这个人在北方,还离得那么近?」

  「神女大人,您说什么?」黑狼王揉了揉被强光刺痛的眼睛,问道。

  「出门向南行,春风吹来草也生。天凤落地有预兆,财到手中回家行。小女
子已经为你算到了,想必黑狼王想要知道的马上就要来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马上就要来了?」一脸疑惑的黑狼王正要开口询问,却见一名狼兵掀开帐
篷的毛毡,看到自己的王跪在一个女人面前,楞了一下随即也跪在黑狼王身后。

  「大王,我们在中州的密探发出急报,前来和亲的天丰王朝长公主唐夕瑶被
尸人袭击,困在中州北境三羊镇已有两个月,亟待援救。另外前沿斥候侦察到金
狼族重步军似乎有异常举动,但目的不明。」狼兵恭恭敬敬的将一张小纸条递给
黑狼王。

  黑狼王看了两眼纸条,将其揉成一团:「退下吧!」

  「属下告退!」

  那狼兵疑惑的看了几眼座位上的女子与跪在地上的黑狼王,走出了帐篷。

  「若你觉得小女子前两次卜卦是误打误撞,现在黑狼王该相信了吧!」

  黑狼王那还敢有一丝怀疑:「请神女大人教小王!」

  「黑狼王的富贵与姻缘,都在南边,还有那位龙中之凤,只不过她这小凤现
在落难在仙鹤与乌鸦群。富贵不请自来,姻缘,却需要黑狼王自己去取。当然到
时候,小女子也会和你一同前去的。」天衍神女道。

  「那,小王最后斗胆问一句,魔帝大人目前可安好?」

  可刚说完这句话,黑狼王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了自己的喉咙,而且越
收越紧,就在黑狼王感觉意识已经模糊之时,那股诡异的力量突然消失了。

  「黑狼王!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这是给你给你长长记性!」

  黑狼王揉了揉还有些发紧的喉咙,一抬头,却见刚刚还在面前的天衍神女已
经不见了踪影,顿时冷汗直冒,心中暗付自己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再结合刚
才天衍神女的一番卦象,黑狼王站立起来,急切的翻开帐篷门口的毛毡。

  虽然天衍神女没有明说,但她几次三番提到那天丰长公主,那公主可能就是
自己真正的姻缘!

  「大王,神女大人还在么?」依旧守在一旁的大萨满问道。

  黑狼王摇摇头,没再看狼人大萨满的失望之情,随手唤过一个狼兵:「你,
去帮本王传信,召集目前还未出去征战的狼将,再配一千精锐步军!」

  那狼兵一抱拳:「黑狼王,可是有紧急战事?」

  黑狼王哼了一声:「也不算战事,本王要亲自去一趟中州北境,那个叫三羊
镇的地方,把本王的姻缘给抢过来!」

—————————-

  晚间。

  杨天锦刚饱饱的吃了一顿晚饭,又到木栅边与苏璃雪她们巡视了一遍,这才
返回自己的住处。

  但李翰林自朝了唐夕瑶大发了一通脾气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就算是午餐与
晚餐的时候,也没见到李翰林出来吃饭,估计还在房间里生闷气。

  推开房间的大门,只见李翰林一动不动,枯坐在床上,眼中没有半分生气。
见到杨天锦进来,李翰林只是抬眼瞥了一下,便继续低头枯坐。

  「贤弟,你今天怎么没去吃饭?现在都亥时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哪
来的力气?不会是现在还在生那唐姑娘的气吧,可这皇城司关当朝公主什么事情?」

  李翰林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大哥,你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没有失
去过父亲,你当然不明白!在我的记忆中我可能只见过父亲一面,我不想我父亲
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而我连杀我父亲的人都不知道!而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线
索……我……」

  「贤弟,这就是你随便迁怒别人的理由?」

  李翰林没再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

  「你大哥读了几年书,也懂得几分道理。贤弟,要是你总是因为一些事情而
迁怒他人,别忘了他人可能也同样伤心难过。一个人在遭遇不幸的事件时,如果
不能选择以最适当的方式去面对,那么我们又怎能去面对未来,以及周边的人、
事、物。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再挽回,那不如从现在开始好好
对待身边的人和事,让一切重新开始。若是大哥身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大哥
肯定也会去复仇,可现在若是连自己身边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复仇又从何说起呢?」

  听了杨天锦的话,李翰林点了点头:「大哥的话,小弟受益匪浅!晚些小弟
会向唐姑娘道歉的。可小弟心意已决,过几天小弟想离开这里,现在虽有了证据,
但大仇未报,小弟实在是寝食难安。」

  「唉,大哥也留不住你,但若是你能成功跑出去,记得去琼华城向我父亲杨
思求援,相信我父亲定会把情况告知其他白道掌门的。也不知道这尸人是否已经
渗透入中州腹地,若是这样,那中州就危险了!来,这是信物,这玉佩乃是父亲
赠与大哥的,到时你带玉佩给我父亲看,他必然会相信的!」

  杨天赐从腰里解下一块羊脂玉佩,递到李翰林手中。只见这块玉佩并无多余
的雕饰,颜色呈脂白色,质地细腻滋润,好似刚刚割开的肥羊脂肪,而光泽正如
凝炼的油脂,想必就是品质极其优良的羊脂玉了。

  李翰林将玉佩攥在手心:「大哥放心,若是我能安全脱出,定不辱使命!」

  「好兄弟!」杨天锦笑着重重的捶打了李翰林的肩膀两下:「听大哥的话赶
紧去吃点东西,吃饱了就去唐姑娘那里道歉,以后莫要在随意迁怒别人了!」

  「嗯!」李翰林站起来,伸展了一下手臂和腿脚,松了松也因为长时间没有
动弹而酸痛的筋骨,正要伸手开门却见门自动打开。而站在门口的两人,更是让
李翰林难以置信,还以为自己因为没吃东西导致有了幻视。

  揉了揉眼睛,李翰林才确认这是真的。

  「贤弟,怎么了?」

  而正要宽衣睡觉的杨天锦,见李翰林呆立在床前,正想要转头查看下李翰林
看到了什么东西,突然一股粉红色的气息猛地钻入了杨天锦的耳朵,杨天锦仿佛
打了个寒颤一般,随后眼睛一翻昏睡过去。

  「杨二少,长夜漫漫,你还是先睡了吧!」

  熟悉的声音在李翰林耳边响起,随着高跟鞋「咯噔咯噔」撞击地面的声音,
王紫菱背着她那把极少离身的粉色弯刀,迈着猫步,一步一步走到李翰林面前。
而紧随其后的则是另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现在的合欢宗少主罗嘉怡,
两人身上披着粉红与白色的狐裘大衣,乌发与狐裘上还有点点雪花,相映成趣。

  「紫菱!嘉怡!」

  「翰林!」

  直到罗嘉怡将门轻轻合上,李翰林激动的摸上了王紫菱的脸:「我以为自己
在做梦,还好这个梦是真的!还有嘉怡,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人家两个月前就收到翰林你回中州的消息了,可是左等右等都没等到你,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被尸人围困,本来我想独自一人去寻你,可少主也要跟去,不
得已我们只能先行过来,合欢宗的支援已经在路上了。」

  三人轻轻拥抱在一起,良久,李翰林在两女脸上各亲吻了一下,指了指床上
解了一半衣服昏睡不醒的杨天锦:「紫菱,你没把我大哥怎么样吧!」

  「放心,这气息不过是让他昏睡而已,不会对他有什么损害的……那么久不
见,居然还和琼华宗的二少爷结拜了?」

  「说来话长。」李翰林又将这段时间的的经历细细说了一遍,从金光城的大
法王再到洛泱破身裸身游街,再到法王反叛和杀死大供奉,最后来到中州北境被
尸人围困。尤其是洛泱居然称达拉尼还做了金光城之主,让两女听了眉头直皱。

  「翰林,这洛泱贪恋权势,要我说来还不如不要,忘了她吧!」罗嘉怡道:
「还不如我们紫菱呢,宁可违反宗门律令也要用处子之身救你!」

  李翰林点了点头。

  「紫菱、嘉怡,这一次回来,我已经找到有关我杀父弑师仇人的重要线索了,
就是那腾龙城的皇城司,还有那三个供奉老头!我想尽快回去中州,专心练习武
功,等报了仇,我就来把你们都娶了!」

  「真的!」俩女欣喜不已,可一会儿两人欣喜之情有消散的无影无踪:「可
是……」

  「我李翰林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我都要娶你们!杨大哥与我说过,事情既
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再挽回,那不如从现在开始好好对待身边的人和
事,让一切重新开始。等我娶了你们,我们重新开始好么?你们可是如鲜花一般
最灿烂的季节,我可不想等到鲜花枯萎了才想到后悔。」

  李翰林将两人的娇躯都搂在怀里,惹得两女脸颊绯红。她们的呼吸开始急促,
微微抽动的双肩,显示出两女内心的激动。

  「翰林,要不……」罗嘉怡刚想要说些什么,李翰林低头又吻了下去,强行
将罗嘉怡的话堵了回去。

  「紫菱,自从嘉怡从正一派被掳去,又成为合欢少主,我从未碰过她的身子。
这一次我想要了嘉怡,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我与嘉怡只是兄妹之情,看来也是我
错了!所以……」

  「翰林,若是你要在这里吃定少主,那就放开紫菱!」王紫菱虽然嘴上娇笑,
可身子却缠得更紧了。

  罗嘉怡轻笑一声,也更贴入李翰林怀中,手足也毫不示弱的缠上来,吐气如
兰:「紫菱为何如此胆小,本少主可是一点都不介意呢!」

  「既然玉人在此,今日小爷就吃定你们两个!」

  李翰林两条有力的手臂牢牢箍住了两女仿佛盈盈不堪一握的纤腰,两女知道
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更是呼吸急促,内心激动不已。

  他的大手更是从罗嘉怡的狐裘大衣的衣领中伸了进去,直到抚上仿佛是细绳
衣之内的皮肤,尤其是合欢少主胸口的如玉碗倒扣一般的娇嫩乳肉,手指按上了
两点嫣红凸起,让她娇躯抖颤的更加厉害,娇嫩的脸颊上仿佛烧红的炭火一半,
随着李翰林的动作,压抑不住地轻轻呻吟。

              第一百二十四章

  「翰林……啊……坏蛋……哦……」

  随着罗嘉怡的小声呻吟,王紫菱也不甘示弱,稍稍拉开狐裘的衣领,用自己
娇艳欲滴的小嘴,轻轻吻上李翰林的脖颈,纤手玉足如灵蛇一般扭动,缠上李翰
林的身体,身体酥软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这仿佛是与合欢少主争宠一般,似
乎想要用这样的厮磨来调情。

  李翰林自然也察觉到前合欢圣女与现任合欢少主不断高涨的欲火,怀内左右
两名妖媚玉人充满了火辣辣的诱惑,而魔门出身的两人男女之事的经验也绝非等
闲女子可以相比较。一瞬间沉寂已久的《麒麟决》居然对两名合欢宗妖女有了吸
引之意,这样下去李翰林哪能耐得住近在咫尺的香艳场景与勾心夺魄的低吟浅唱?

  两女凭着本能极尽诱惑之媚态,再加上《麒麟决》与两女体内的《凤鸣神功》
相互牵引,更是让两女迷失在其中,只是迷迷糊糊地察觉自己被李翰林夹在腰间,
不知走向何方。直到两女横躺在屋内李翰林睡得那张床上,两女才稍稍清醒一些。

  「翰林……快些……」

  旁边的床上杨天锦中了王紫菱的秘术还在昏睡,连嘴角淌出口水都不自知,
王紫菱这次施术杨二少起码要两个时辰才能醒过来。在其他男人面前与李翰林欢
爱,两女痴醉在这从未有过的刺激之中,扭怩着各自身体,随面前的李翰林肆意
施为。

  室内的油灯灯光轻轻闪动,在灯火渲染下仿佛也为纠缠的三人撒上一重光晕。
李翰林伸手分别一个个解开两女狐裘上的绳扣,将昂贵的狐裘大衣向两边分开,
狐裘内两女再也没有穿多余的衣服——王紫菱仅穿着一件紫红色的精绣牡丹肚兜,
下身则着一件同色的丝质亵裤,玉腿套着过膝的紫红色布袜,足蹬紫红色高跟鞋;
而罗嘉怡的穿着更是暴露,里面几乎是用丝带制作的内衣,细细的丝带仅在胸前
与私处的敏感部位有一小片装饰着宝石的绸布遮盖,玉足上则套着软底白绸长靴。

  「穿那么少,你们不怕冷么?」

  王紫菱甜甜一笑:「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两个都在闭关苦练,《凤鸣神
功》均已大成,这点寒冷又算什么?不过紫菱早就已经将你的阳精能提升女子功
力的事情告诉少主了,所以……今日,紫菱等想要采一采公子的精呢!」

  「大胆妖女,看看小爷的厉害!」

  李翰林将外衣除去,仅留下一条裤头,轻喝一声,他的双手左右开弓,放肆
的从两女亵衣中撩过,左右亵玩两女的两对各有不同风格的椒乳,如脂般滑腻的
乳房好似散发着淡淡幽香,让人忍不住去品尝。

  王紫菱和罗嘉怡的肚兜亵衣亵裤等遮羞物很轻易的就被李翰林解开,丢在一
旁。透过黄灿灿的灯光,两具雪白耀眼的胴体散发着一丝诱人地光晕,上一次破
去王紫菱的身子是在昏迷之中,这次终于看了了清楚:王紫菱的身材稍显丰满,
尤其是乳房甚大,但还是不及自己的母亲,私处的绒毛经过修剪呈倒三角形,只
可见两瓣嫩肉在外,肉缝微微张开;而罗嘉怡胸前凸起的大小还不及王紫菱,但
其阴部的光溜溜的不着一毛,已经全部被剃去,从合并的双腿间可见一条细细的
肉缝,更像是豆蔻之年的幼弱女孩。

  虽然两人均已破身,尤其是罗嘉怡经过与无数男人的交媾,更是对男女之事
十分老练,但两人至今看起来还是如同未经人事的处子一般。

  「唔!」「嗯!」

  李翰林在两人娇嫩的身子上肆意轻薄,更是将左一下右一下的咬住两人的乳
尖部位,惹得两女娇嗔不已。一抿一放,李翰林的色手却仍不肯放过任何一人,
捏住一人的乳房轻轻搓揉,又在另一人的乳尖上轻啄。每一次轻咬与抚摸,都会
在两女的肌肤上带来酥麻的无法名状的刺激,更是让两人陶醉在男人肆意的挑逗
中无法自拔,娇喘不已。

  带着两女身上丝丝香甜的气息,李翰林从上吻到下,从乳房一直到小腹位置,
然后再是女子最为神秘的私处。两根作恶的手指已经从小腹滑落到沟中,轻轻下
滑,陷入了早已燥热无比,春水四溢的秘处。

  「嗯……嗯……」

  「唔……啊……哈……」

  两边的秘处嫩肉均被李翰林的手指攻陷,两女浑身无力姿势反而更加羞人,
连缩回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那终于无法压抑住的呻吟从鼻子中哼出,她们不
敢高声娇叫,生怕引来了隔壁的白道之人。但就算如此,充满了旖旎春意的声音
回荡而起,矜持什么的早巳不知去向,两具横陈的娇躯满是淫浪妖女一般的骚媚
姿态。

  手指直刺入蜜肉中心,向深处插入抠挖,对王紫菱来说这种撩人的刺激,分
不清是喜是羞。随着手指从一根变成两根,再变成三根手指一起插入,前合欢圣
女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阵令人心荡神摇的低吟,这深入的销魂滋味真是难以让王
紫菱形容,只能任由李翰林随意轻薄。

  而罗嘉怡的私处被手指弄得又又湿又热,整个身子仿佛都要酥了,甚至她还
几次想将身子移开,摆脱那在自己私处搅动的手指,可合欢少主越想逃离,这手
指便更加深入,更是剐蹭着她敏感的蜜道肉壁。

  「翰林慢点……紫菱……太深了……啊……嗯……哦……」

  「坏蛋……你弄得……人家……一点力气……都没了……」

  两女娇喘吁吁,嘤咛连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想要减轻下身的燃
烧的欲火,却不由自主地分开自己套着高跟鞋与长靴的玉腿,任凭李翰林的手指
在两女的私处更加深入。

  「嗯……嗯……嗯……啊……啊……啊……哦……噢……」

  王紫菱被手指抠弄的浑身瘫软,只能无力的卧在床上,将双腿分的跟开。一
阵阵的快感几乎让她的头脑发麻,可就算如此,手指插入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能看
在眼里。

  「咕叽咕叽咕叽!!」

  「哦……太快了……翰林……本少主……不要了……酸了……」

  罗嘉怡的老道,再加上王紫菱的娇媚,两女呼吸急促,呻吟此起彼伏,刺激
感泽越来越浓烈。李翰林则加快了手指进出两女秘处的速度,只见那两处地方早
已水渍飞溅。

  「到了……到了……要……到了!」

  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飘飘欲仙的王紫菱只感觉,一股似乎是灵魂出
窍一般的强烈快感从大脑流到后背,她拼命的将腰肢弓起,只听几声短促压抑的
尖叫,混烫的身子剧烈颤抖,一股股热液从秘处喷射出来。而不过差了几息的功
夫,合欢少主的玲珑玉体剧颤了几下,轻声吟叫着让体内热液喷薄而出,到达了
顶点,许久方才停了下来。

  被垫在身下的狐皮大裘与床单上满是两女喷溅的水渍,看着床上一片狼藉,
李翰林才干笑道:「幸好北方的房子为了保暖,墙壁都做得厚实。若是你们两个
声音再大一点,怕是整个木寨的人都得被你们给招来了!」

  两女没有回答,而是媚眼如丝的看着李翰林,喘着粗气,还在回味着刚才欲
仙欲死的醉人感觉。

—————————–

  与此同时,另一房间。

  苏璃雪、慕容封寒和荆墨竹早已经合衣睡下。

  房间中只余下夏婕曦,依旧在角落中点着一盏油灯,细细的用手中小碾研磨
一些东西。她将小碾磨了几下,将已经完成的黑色的粉末倒入碗中。

  「夏仙子,那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呢?」唐夕瑶半眯着眼睛钻在地铺的被窝
中,歪头看着还在油灯前劳作的花药仙子,不禁出言问道。

  夏婕曦不慌不忙,将手中的黑色粉末捻了一些:「碾一些木炭,这是制作火
药的重要原料,本来我还想在这里精制一些硫磺和硝石,可是这两种原料味道太
大,若是我在此处制作,怕你们睡不着。」

  唐夕瑶将身上的棉被又往上提了提:「夏仙子,你说李少侠,是不是因为我
是皇家的人还在生我的气?可是,我真的不喜欢在那个帝王之家,尤其是我很讨
厌我那个当皇帝的爹,他不是什么好人,不然他也不会将我赶到这里来和那个黑
狼王和亲,我都没见过那个黑狼王长什么样!」

  「唐姐姐,我想翰林也只是一时气急而已。这段时间我与翰林相处许久,他
本心不坏,待人有礼,是个好人!动不动就生气的人,为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的
人,涵养不会很好。这次翰林若不是发现皇城司与他的杀父仇人有关,他也不会
这样大发脾气。」夏婕曦道。

  唐夕瑶听到夏婕曦居然唤李翰林为「翰林」,为什么会那么亲密,一时间心
中有些发苦发酸,莫非她也喜欢那个李翰林?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翰林……呸!
李少侠是否与自己一般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呢?

  花药仙子将碾好的木炭分装入几个大碗中,又取来几片薄木板盖上,防止木
炭受潮板结。

  「行了,今天的事情已经完了,我把油灯熄了,将木炭取到外面。也许明日
翰林就回来找你道歉呢!」

  「嗯!」

  虽是这么说,但唐夕瑶还是难以入睡,因为一眯上眼睛,满脑子全都是白天
李翰林大发脾气的样子,一边又在心里大声咒骂天兆帝唐韦。

  唐韦,你那皇城司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随手披上一件棉衣,「呼」的一声,油灯被花药仙子吹灭。只余下大门缝隙
与之窗中透出的黄光,她将装满木炭的大碗一个个叠好捧起,借着外面透入的光
小心翼翼的走向门口。

  「吱呀」一声,石青色的靴尖轻轻顶开大门,等到捧着几个大碗的夏婕曦闪
出门外,这才用靴底轻轻将大门合上。外面的壁灯尚未烧尽,借着壁灯的光,她
将覆盖好薄木板的大碗整齐的摆在墙角,明天一早与硝石硫磺按比例混合,就可
以制成火药成品。

  摆好这些大碗,夏婕曦往走廊的另一端瞟了一眼,另一边,三位神农教长老
住的房间,没有灯光,显然早已熄了灯,而更深处李翰林与杨天锦所住的房间却
还亮着灯。

  「那么晚了,这两个大男人怎么还不睡?」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