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六)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首发:sexinsex
作者:司机老王
首发时间:2020年10月8日
字数:7101

                第六章

  刘明把我卖了,卖了228元。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他说有个有趣的地方,要领我去看一看。

  放学后,从初三的教室走出来,天高云淡。我和刘明走在路上,周围的一切
都是那么明亮。穿过两条街,右转再左转。5分钟后,刘明说,到了。

  眼前是一块大大的招牌。「新浪潮台球厅」。

  「这里?」我有点奇怪。

  「这里。」刘明说。

  「有趣?」

  「有趣!」

  跟着刘明,进了一个大院子,穿过几张放在空地的台球桌,推开一扇门,里
面烟气扑鼻,烟雾缭绕。绕过五张台球桌和正在打球的两伙人,走进另一个小小
的院子。

  来到一扇屋门前,刘明弯下腰,轻轻的敲门。「勇哥,我是刘明。」

  我突然有点害怕。我从来没有见过刘明说话这样的轻,这么低声下气。

  「进来吧。」一个男声说道。于是,刘明推开了门。一伸手,把我拽进了屋。
  屋里挺大,沙发,茶几,桌子,转椅,一应俱全,还颇显宽敞。两扇大大的
窗户,下午的阳光照进来,照的屋里亮亮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平头,微壮,
正坐在沙发上。

  「勇哥,这是我女朋友,王茵笺,我给带来了。您看,那辆车的事…」看着
刘明点头哈腰,听着他和勇哥的谈话,我整个人,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呆住了。

  他们的谈话继续着,从谈话中,我知道,我被卖了,卖给了勇哥,228元,
或者,也可以说,是送给了勇哥。

  原来,刘明前一阵子借了辆时髦的山地车。骑第二次的时候就出了事,人没
事,但车,彻底撞烂了。

  车主向刘明要车,刘明给不出来。钱,也一样没有。车主认识勇哥,就请他
解决问题。于是,勇哥带着几个人堵了刘明。刘明二话没说,直接跪倒。

  跪倒是跪倒了,但车,成了破铁,钱,还是没有。结果,刘明想起了我。说
我是他女朋友,初三,水灵,漂亮,人还放得开。就要把我送给勇哥,请他高抬
贵手,或是抵了车钱。那车,算完折旧,打完折,228元。

  听着刘明还在那里说我有多漂亮,奶子有多挺,人有多骚,看着勇哥用眼睛
上下打量着我,我没有动,没有骂,没有害怕,没有逃跑。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刘明用手推我,「去,去给勇哥舔舔鸡巴。」我整个人才明白过来。

  明白过来的我,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起来,又气又怕。我发现,我既然已经
来了,就别无选择。

  被刘明推到了勇哥面前。他用手向下一按,我就跪在了勇哥双腿之间。

  「操,早晚也是被男人操。既然到了这一步,还不如主动点。」我边想,边
去解勇哥的裤腰带。可是,手,依然止不住的哆嗦,腰带,半天也没解开。

  我无法停止颤抖。那怕我己决定主动。我恨,恨刘明这个人渣。我气,气自
己跑到了这里。我怕,怕眼前的和将要发生的一切。我羞,当着一个男人被另一
个男人玩弄。我愧,我已彻底愧对自己的父母。

  勇哥用手解开了裤带,扣子,露出了内裤。我,继续哆嗦着,从发黄的内裤
中,掏出了勇哥的半硬半软的鸡巴。

  好大的鸡巴。比老师硬的时候还大。鸡巴头半露着,看得我的手抖得更厉害
了。

  「快舔啊。」刘明说。还用手把我的头按向鸡巴。

  我甩了甩头,扭过去,使劲看了刘明一眼。一咬牙,深吸了口气,张开嘴,
把腥臭的鸡巴吃了进去。

  勇哥的鸡巴好大啊。只吃了一大半,就顶到了嗓子眼。我吸着气,用嘴唇裹
着,含着鸡巴晃着头,鸡巴在嘴里变得更大,更硬,把我的嘴填的满满的。

  「嗯,不错,你女朋友还真舔过鸡巴。行了,刘明,你走吧。」勇哥摸着我
的脸,说道。

  接着,有门响动的声音,刘明,应该是走了。

  我继续舔着鸡巴。慢慢的,人没那么慌了。勇哥的一只手伸进了我的衣服,
去揉我奶子。奶子被揉的越来越胀,奶头渐渐的硬了,痒痒的。我心里,也被揉
得发痒了。

  忍不住,我吐出了鸡巴,嘴里哼哼了起来。

  「没想到,你长的挺纯,还真有股骚劲。来,再舔会儿。」勇哥说着,用手
把我的脑袋朝他的鸡巴上按。

  顺着勇哥的手劲,我又含住了鸡巴。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又粗又热。这
一回,勇哥的手用力的按着我的头,鸡巴一挺一挺的往我嘴里戳。嘴第一次挨这
么大的鸡巴操,舌头完全动不了了。我只能尽量张大嘴,嘴唇紧裹住,任火热的
鸡巴越操越深,一次一次,顶着我的嗓子眼,顶的我嗓子发痒,口水直流。

  嘴越来越麻了,身子却越来越热。感觉中,勇哥的鸡巴已经完全贯穿了我的
嘴,贯穿了我的头,穿过我的嗓子,火辣辣的,捅向我的胸,我的肚子,我身体
的深处。火热的感觉在身子各处烧着,烧得我整个身子瘫软起来。

  我瘫软在勇哥脚下,任勇哥拿着我的头来回动着,就象拿着一件自慰用的玩
具。

  终于,我的头被勇哥从鸡巴上拨了下来。鸡巴头子紫亮紫亮的,一跳一跳,
在我眼前晃着。

  「怎么样,我鸡巴好吃吗?」勇哥拍着我的脸,问道。

  「好吃,勇哥。骚逼都湿透了。」虽然仍然有些害怕和害羞,但在被刘明出
卖的震惊过后,我想还是顺着勇哥的好,必竟,勇哥就是个流氓,必竟,勇哥的
鸡巴的确让我浑身酸软,欲罢不能。

  「好,喜欢鸡巴就好。今天有五根鸡巴,一定操饱你这个小骚货。」

  「五,五根!」我吓了一大跳,下面的骚水都不流了。

  「是啊,五根。我还怕你年纪小,不禁操呢。没想到,是个骚逼。差点给我
口出来。」勇哥挺着鸡巴说道。

  「啊,勇哥,求求你,求求你。别让我被五个人操啊。我可从来没经过啊。」
我眼泪都出来了,搂着勇哥的大腿哭着说。

  「没事,操操就习惯了。女人嘛,都这样。」勇哥又拍了拍我的脸。

  「勇哥,我是你的,随便你操。可,可别让我被别人操啊。」我继续求着勇
哥。

  「这事儿,早说定了,改不了。你要怨,就怨你男朋友吧。」勇哥说着,站
了起来。

  连拉带拽的,勇哥把我弄到了这间屋子的里间,接着,就被扔在了床上。

  「勇哥,求你了,我真受不了那么多人啊。」在床上,我继续求着。

  「行了,赶快把衣服脱了。」勇哥好象有点生气。勇哥一生气,房间里气氛
都变了。我吓的不敢再说话,只好乖乖的脱了衣服,看着勇哥。

  勇哥正站在一整面墙的窗帘之前。双手一拉,分开窗帘。后面竟然不是窗户,
而是一整面墙的大镜子。镜子中,我正缩成一团。

  啊,我叫了起来。在这个地方被操吗?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也太让人害
羞了。

  「怎么样,在这个地方操,过瘾不。」勇哥说着,脱了衣服,露出一身白肉。

  到了这时,我也认命了。躺在床上,分开了双腿,乖乖的等着被操。

  勇哥看了,哈哈一笑,扑到了我身上。望着勇哥的脸在我面前越来越近,越
来越大,我闭上了双眼。嘴唇被打开,勇哥的舌头搅了进来。接着,小逼被一个
硬硬的东西顶着,那东西使劲一挺,硬梆梆,火热热的大鸡巴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的双腿一下子伸直了。下面是撕裂般的疼和火辣辣的磨擦。

  勇哥的鸡巴太大了,我还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操过,小逼有点受不了,全
身都绷紧了。

  勇哥感到了什么,停了一下,问我,怎么了?我心一横,豁了出去,咬着牙
说。「没事,使劲操吧。既然到了这一步,小逼就是你的,随你操。」「甭管我,
你不是说,女人,操操就好了吗。」说着,用双手搂着勇哥的腰,向着我的身子
按下去。

  勇哥用双手扶住我的双腿,就着我的力,又一顶,大鸡巴尽根硬插进了我身
子的最深处。

  「啊。」我忍不住还是叫了出来。脸憋得通红,双腿止不住的抽搐。这鸡巴
太大,太粗了。

  大鸡巴抽插起来,次次到底。下面象是被火热的通条贯通,又辣又疼。慢慢
的,又辣又痛的小逼变得火热,火热的烧向身子的深处。而鸡巴头子每一次都顶
在小逼最深的地方,顶得我又酸,又麻,又酥,又胀,逼水止不住的流了起来。
噗嗤,噗嗤的操逼声响了起来。大鸡巴操的越来越痛快,操得我身子象要飞了起
来。

  我偷偷侧过头,看了看大镜子。镜子里勇哥的屁股正一耸一耸的操着我,我
大张着双腿,一只手还在揉着奶子,脸蛋火红火红的。羞得我赶紧又闭上了眼。

  「啊……嗯……哦……」我咬着嘴唇,呻吟声还是从嗓子眼里抑制不住的发
了出来。我疯狂的捏着自己的奶头,感受着鸡巴一下又一下在我身体里大起大落
的抽插。每一次抽插,都让我的双腿止不住的抖动,脚掌紧绷,脚趾不自觉的用
力向下钩起。

  「嗯……啊……操,操死我了。」我不自主的叫了起来。「操……嗯……操,
使劲操……操死我吧,勇哥。操死我这骚逼吧。」

  我浑身滚烫,用力的搂着勇哥,不停的抖着。勇哥一下又一下,象要整个人
钻进我的身体。终于低吼了一声,精液一股又一股,射进我骚逼的深处。

  滚烫的精液烫得我软软的,晕晕的。鸡巴开始变小,勇哥一动,鸡巴抽了出
来,带出来的还有粘粘的精液和骚水。

  光着身子,勇哥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一伸,要去拿裤子,又低头看了看,晃
着软软的鸡巴走到床头,拍着我的脸。「来,帮我清理清理。」

  我连忙用手拿着鸡巴,抬起头,「哧溜,哧溜」的把鸡巴从上到下,里里外
外的舔了一遍。

  「勇哥,干净了。」

  「嗯,不错,真不错。」勇哥摸着我的头。「我手下那几个兄弟这就该到了,
你就在这儿等着吧。」说着话,勇哥穿上衣裤,走了出去。

  我就那么软软的躺在床上,等着,连衣服都没敢穿。我知道,这些人都是流
氓,真正的流氓。不顺着他们,倒霉的只有自己。

  有句话不是说,不能反抗强奸,就享受强奸好了。我就等着享受轮奸吧。反
正,自己早就是骚货一个。反正,刚刚,勇哥的鸡巴操得自己好舒服。不知道,
还有四根是什么样的。

  想着想着,对被轮奸的害怕淡了下去,我竟然开始有点期待和兴奋了。今天,
我就会象扑克牌上的女人一样,不同的洞口,都会被鸡巴塞上吗?

  我还在胡思乱想,外面就有了动静。脚步声,说话声接连响起,门马上被推
开了。四个大男人走了进来。

  那几个人看着我光着身子,半分着双腿,软软的躺在那里,明显一愣。接着,
不知是谁吹了声口哨。

  「我操,真嫩啊。」
  「嘿,刘明马子够骚啊。」
  「哟,逼还张着那。」
  「嘿,床单都湿了。」
  「谁打第一炮。」
  「小逼挺嫩啊。」
  「够劲,今个儿可要好好来一炮。」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分不清谁都说了什么。只看到一只手直接摸向
我的小逼。

  那手在我的下面摸了一把,弄了好些粘粘的汁水,又伸向那人的嘴里。我这
才看清,他满头卷发,花衬衫,二十左右的年纪。

  「嗯,真骚,又腥又咸的。」他用嘴舔了下手指,说道。

  「哈,勇哥刚操过她,小男,你是不是连勇哥的精都吃进去了。」旁边的一
个人,长得有点獐头鼠目的,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一笑,别人也都哄笑起来。

  「操,他妈的。」花衬衫骂了一句,把手放到了我嘴边。「给我舔干净。」

  我乖乖的把他的手指一根根的舔了起来。闭着眼一品,入嘴除了骚水的味道,
还真有点精液的腥臭。看来,勇哥真射了不少给我。

  有手摸到了我奶子上,好大的一只手,使劲的揉着我的奶子。

  又有手摸到了我的肚子上,摸到了我大腿上。一只,两只,三只,加上我嘴
里舔的,一共五只手。

  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手在摸我的身子。

  被男人操,已不知多少回了。光着身子被男人看,被男人摸,更是不知多少
次。可光着被不同的男人看,被这么多只手一起摸,却是第一次。不一样,真的
不一样。

  摸在身上的手,有的粗,有的软,有的轻,有的重,有的在使劲的掐。掐的
我奶子生疼。

  好刺激。我的奶头被掐的火辣辣的疼。大腿内侧的手却轻拢慢挑,一点点的
摸着,摸得我大腿直抖,骚水横流。屁股上还有一只手,冰冰凉凉,不紧不慢一
下又一下的揉着。

  这就是和许多人一起玩的感觉吗?我被摸的情迷意乱,身子火热,心呯呯的
跳个不停。

  大腿内侧的手摸到了我的骚逼上,一阵快过一阵的又麻又痒的感觉从那里向
外扩散。

  「啊……啊……」心里的火越来越旺,我忍不住吐出嘴里的手指,用力的夹
紧双腿,睁开眼,张着嘴叫了起来。

  「来,吃鸡巴。」我的头被扭向一边。一根尿味十足的鸡巴直捅过来。眼光
所及,还有另一个光光的屁股和直挺挺的鸡巴。

  「他们什么时候脱的裤子?」

  心里还在想,我夹紧的双腿已经被人用力分开。「骚货,把腿打开。」
  接着,小逼一紧,一根火热的鸡巴捅了进来。

  掐着奶子的手还在使劲的掐着。嘴里和逼里都已被塞上了鸡巴。身子上的刺
激越来越强,心里却有种奇怪的轻松和满足。

  终于成了一个被不同男人随便乱操的贱货。这一天真的来了。这有点想,又
有点怕,有点希望,又有点抗拒的一天就这么来了。我现在,被不同的鸡巴捅着,
贯穿着,我甚至还不知道这些操我的人的名字。

  我,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烂货。或者,象以前人们说的那样,成了一双破鞋。
被不同的人穿,不同的人踩,又被不同人丢弃的,又脏又烂又臭的破鞋。

  这就是被轮奸的滋味吗?真他妈的刺激,我在不同男人的鸡巴下叫着,扭着,
疯狂着。

  我终于知道轮奸为什么会是重罪,判刑都要比普通的强奸多判好多年。因为
轮奸带给女人的完全不同。

  无论是羞辱,是刺激,是痛苦,是快乐,是欲望,害怕还是疯狂,所有的这
一切都会成倍的增加,随着不同鸡巴的每一次抽插,随着身体的每一次贯穿,随
着每一次压抑不住的呻吟,随着骑在身体上男人的不停轮换,所有的这一切都如
海浪般从四面涌来,一浪高过一浪,汹涌而至,将人淹没。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会感到羞耻。我不已经是一个早被操过不知多少回的贱
货了吗?可我还是羞耻,无边无际的羞耻,当一声声骚逼,贱货的辱骂在我耳边
响起的时侯,当新的鸡巴操进我满是精液的骚逼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会害怕。我不是早已知道,早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默
默等待了吗?可我还是会害怕,抑制不住的害怕,当掐着我奶子的大手掐到我屁
股的时候,当嘴里的鸡巴喷射,精液从我嘴角溢出的时候。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感到痛苦,剧烈的,永无休止的痛苦。我不是已经被尺
子抽过,被脚踩过,被袜子,被口水羞辱过了吗?可我仍然被痛苦淹没,当身子
上不同的手在不停乱摸的时候,当嘴里,逼里的鸡巴不顾一切的疯狂乱撞的时候,
当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永不结束的时候。

  我更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羞耻,当我害怕,当我痛苦,当这一切都让我疯狂的
同时,我还能感到那从我逼里,从我嘴里,从我身子上让我飘飘欲仙,爽得飞起
的刺激。还有从身子深处不停涌现,无止无休的欲望。而这一切又变成比痛苦,
比害怕,比羞耻还要强烈得多的快感的大潮,将我一遍遍冲刷,让我疯上加疯,
狂上加狂。

  我在男人的身子下面,在不同男人的身子下面呻吟,尖叫,颤抖,高潮,潮
喷,高潮,再一次高潮。

  我的全身,大汗淋漓。我的小逼,泥泞不堪。下面的床单,湿了又湿。我被
这四根鸡巴,榨出了所有的羞耻,痛苦,快乐,和欲望,以及所有的精力。
  我的身体,开始变软,四肢,开始发凉,眼皮,开始变沉,小逼,已没了知
觉。在我身上,还有一个男人,用肩架起我软绵绵的双腿,在一下又一下,不知
疲倦的干着。

  我抬起沉沉的眼皮,看着他,是一个满头黄发的十八九岁的男孩。「好象,
他射在我身子里,不止一次了罢。」我昏昏的想。

  不知什么时候,身上的最后一个男人离开了我。我就象一块用了又用的肮脏
抹布,被人扔在了不再干净的床上。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太阳,应该下山了吧。」我想着,昏沉的睡
了过去。

  再次醒来,嘴里还有东西一动一动的。「又是鸡巴?」

  我睁开眼,刺眼的灯光下,是花衬衫和他的鸡巴。「他是有多喜欢操我的嘴
啊。」我想。

  花衬衫见我睁开眼,从我的嘴中抽出鸡巴,抖了抖,放回了裤裆里。「勇哥,
她醒了。」

  我微微抬起头,仔细一看。勇哥,正翘着脚,坐在一侧的椅子上。

  「醒了好。我说,既然你醒了,再休息休息,你就可以回去了。」勇哥说。

  「回去?」我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问。

  「对,回去。这事就结了。以后,我们不会再找你和刘明了。」

  「勇哥,多嫩的小姑娘啊,你不留……」花衬衫看了看勇哥的脸色,说了半
句话,不说了。

  「总算结束了,可以回去,太好了。」我想着,坐起身,两腿之间又有些凉
凉的东西流了出来。我挪了挪屁股,开始找衣服穿。

  「勇哥,那你不再操我了?」拿起了内裤,正要往身上穿时,不知为什么,
我问了这句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话。

  话一出口,我就愣住了,脸,涨得通红。

  勇哥明显也愣了一下。旁边的花衬衫接口说。「勇哥,你看,小姑娘明显喜
欢被你操啊。」

  「勇哥,我,不………」我张开嘴,话却说不下去了。我也不知该说是喜欢
被勇哥操还是不喜欢。

  我尴尬的扭了扭身子,又有东西从下面流了出来。

  「怎么还有?」我赶紧去擦。想着擦干净好穿衣服回家。谁知越擦越多,逼
里不停的有东西流出来。流得我手上都是粘粘的。

  「这内裤怕是没法穿了。你们这几头牛,射了多少在人家的肚子里啊。小男,
去,给小姑娘买个裤衩回来。」

  勇哥一说,我才发现手里拿着擦的是我的内裤。内裤湿漉漉的,的确不好再
穿。

  「我一男的,去买女人的裤衩,我……勇哥,这大晚上,去那里买啊。」花
衬衫抱怨着。

  「你们他妈是脱了裤子就操,提上裤子就想什么也不管了?那有那么便宜的
事儿。」「城南汉阳街不是新开了家超市,那地方关门晚,应该有。去吧。」

  花衬衫不情不愿的走了。勇哥也站起了身。

  「小男回来也快,你再等会儿,裤衩来了就可以走了。」勇哥说着,从一个
抽屉里找出包纸巾,扔给了我。

  「用这个擦吧。」

  「自然,你想在这儿,随时都欢迎。不过,话说在前头。你走,什么事也不
会有。在这儿,可免不了被操。除了我,今天操过你的这几个,他们想操,想玩
什么花样,我不会多管。当然,好处,也少不了你的。」

  「我先出去,你好好想想。」勇哥拉开了门,边说边向外走。

  门,又关上了。我一个人,摸着光溜溜的身子。「就这么走了?以后还来?」

  (第六章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