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2.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757

作者:竹影随行
2020.2.23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第一会所

  2.3

  我拿着照片一张一张翻看,这些照片里,妈妈的表情很自然,脸上没有一丝
忧愁,而且衣服也不是最近穿的,很显然,这些照片是在我生日之前拍的。

  就在这时,老爸从厨房里出来了,见我站在玄关处,说了声:「干什么呢,
进来洗手吃饭了。」

  我朝老爸晃了晃手里的照片,问道:「您都看了?」

  老爸语气平淡的说:「看了。」

  我有些担心,又有些疑惑,换上鞋后跟在老爸的身后,问道:「您不生气?」

  老爸呵呵一笑:「有什么好生气的。」

  「不是啊……那您上次……」

  老爸回头将我手里的照片拿了过来,对我说:「这些照片,不仅我看了,我
还给你妈看了。」

  「这到底什么事儿啊?怎么感觉古古怪怪的?」我简直被老爸搞得一头雾水
了。

  「你赶紧洗手去吧,吃了饭好好学习,这里边没你什么事儿。」

  「您不跟我解释清楚,我这好奇心起来了,我还学什么习呀。」

  我一路跟着进了厨房,老爸被我缠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对我说:「你妈这是
故意的。」

  「故意的?什么意思呀?」

  老爸解释道:「上次有人寄来照片,我跟你妈就点怀疑了,这肯定是有人故
意破坏我跟你妈的的关系。我们俩私下里讨论了一下,一开始我们都怀疑是陈总
干的,但是这个陈总啊,我跟你妈都是比较熟悉的,他上学的时候就是个花花公
子,私下里约过你妈几次,你妈没有理他,他也就没再纠缠了。」

  「照这么说,寄照片的不是那个陈总啊?」

  老爸说:「你妈的意思是,陈总这个人虽然花心,上学的时候也追求过你妈,
但现在他身边也不缺情人,又不是想跟你妈结婚,何必搞这么多小把戏,费这么
大劲来拆散我们两口子呢?」

  「那就是另有其人了?那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了?」

  「你妈猜到了一个人,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就是你妈的那个顶头上司,李
总。」

  「是他呀。」我想了起来,我跟那个什么李总见过两次面,但当时的注意力
都放在那个什么狗屁陈总身上了,反倒没有注意他。

  老爸继续解释:「你妈以前就跟我说过,这个李总早就对她有意思了,他早
几年前就离婚了,对你妈是动了真感情的。自从他知道你妈和陈总是老同学之后,
就总是有意无意的安排她跟陈总做接洽。一开始你妈也没有当回事儿,照片这事
儿发生之后,就有点怀疑了。李总再安排工作的时候,就故意跟陈总出去溜达了
一圈,吃了顿饭。原以为过两天照片就来了,后来又没动静了。嘿,谁知道咱们
家一出事儿,照片就来了。你说这孙子是不是憋着坏心呢。」

  听老爸这么一解释,我有点明白了,但又觉着那里不对劲,沉思片刻,对老
爸说:「我觉着,我妈这么做,不仅是要试那个什么李总,估计也是想给老爸您
吃颗定心丸。」

  「嗯?」老爸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是说,我妈提前跟您说了,故意跟着陈总去散步、吃饭,后面照片一来,
不就能证明我妈的清白了嘛。」

  老爸沉思良久,拍拍我肩膀,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离开厨房之后,我的
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照片会不会是老妈为了给老爸吃定心丸,故意找人
拍的呢?

  随后又一想,如果是妈妈找人拍的,为什么不马上寄过来,何必要等到家里
大乱这节骨眼上寄过来呢。想来想去,还是那个什么狗屁李总最有嫌疑。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妈妈出轨的。

  ……

  上学期期末考试终于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看了那些照片后,我的
心情反倒更加的放松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头悬梁、锥刺股的拼命苦读,成绩追上
来了不少。但由于前段时间实在是太过懈怠,最终只是刚刚好挤进了班级前十名。

  这也就是我平时的成绩,但这次想要向妈妈证明我的忏悔和努力,所以对于
这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名次,多少有些失望。

  自从上次约定陪安诺跨年夜之后,她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了。人吧,有时候就
是犯贱,她来,我烦她;她不来烦我,我反倒有些想她了。

  眨眼间到了年底。这天下午,我正在卧室里埋头苦读,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
噪杂声,紧接着就听见北北惊喜的喊道:「妈,您回来~ !」

  我脑子『嗡』的一下,又惊又喜,顾不得多想,扔下笔就跑出了房间。只见
妈妈站在客厅里,被北北双手紧紧的搂住,脸上没什么表情;老爸则提着大包小
包的行李,像是刚刚出差回来。

  差不多快一个月没有见到妈妈了,我的心里当然是开心的不得了的,也想象
妹妹那样,激动得搂住妈妈。可我又不敢,只能站在卧室门口,远远的看着他们。

  妈妈单手搂着北北,在她头上轻轻的拍了拍,扭头看到我,脸上表情骤降。
老爸笑着说道:「别站着了,赶紧休息休息吧,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然后对
我说:「愣着干什么啊,赶紧过来帮忙。」

  我答应一声,低着头走了过去,小声的喊了一声『妈』。妈妈好像没有听见,
瞧都不瞧我一眼,我尴尬的帮着老爸收拾起了行李。

  老爸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为妈妈接风。餐桌上,妈妈依旧像
樽菩萨似的,端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也不说话,甚至脸上都没什么表情。

  气氛有些尴尬,老爸首先举起杯子,笑着说道:「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儿,你
妈也……也在外面呆了一段时间,今天终于被我给请回来了。这个一家人嘛,生
活在一起,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归根到底,还是要风雨同舟,有什么困难,咱
们一起扛过去,好不好?」

  「好~ !」北北兴奋地举起了盛满果汁的杯子,但见妈妈板着张脸,一点反
应也没有,我又唯唯诺诺的,想举又不敢举,就她一个人这么热情,显得有些尴
尬了。

  老爸赶紧打圆场,憨笑着说:「你看,孩子给你接风呢,你……这样不好。」

  妈妈沉寂片刻,重重的叹了下鼻息,端起面前的杯子。老爸拿眼神示意我,
我也赶紧端了起来。

  「干杯~ !」

  『咣』的一声,四个杯子碰在了一起。我一边喝着果汁,一边悄悄地打量着
身旁的妈妈,她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冷冰冰的有点吓人。

  老爸和北北轮流给妈妈夹菜,妈妈来者不拒,却也没有表现出谢意,我犹豫
了好半天,鼓起勇气加了块豆干,小心翼翼的夹到了妈妈的碗里,妈妈看都没看,
直接就给夹了出去,丢到了桌子上。

  原本还有些欢快的氛围,一下子就给凝固住了。我低着头,不敢说话,北北
有些不明就里,看看我又看看妈妈,眼神里充满了好奇,想问又不敢问。

  每到这时,老爸就该出来打圆场了,我清了清嗓子,对着妈妈嘿嘿一笑:
「哎呀,自己的儿子,犯了多大错啊,你还能不认了呀。」然后对我说:「快点,
给你妈赔礼道歉。」

  我赶紧顺着老爸给的杆子往上爬,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托底,恭恭敬敬的举
到了妈妈面前,声音虽小,却很诚恳恭敬的说道:「妈,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
了。您别生气,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妈妈冷这张脸,瞧也不瞧我。我在一旁就这么足足的端了三分钟,老爸实在
忍不住了,低声说了句:「再诚恳一点。」

  我赶忙离开了座位,双手托举着杯子,跪在了妈妈面前,带着哭腔,颤声说
道:「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儿子一次吧。」

  妈妈还是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晚宴气氛降到了冰点。我不住的在心里
祈祷着,希望妈妈能够原谅我,可她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
了个转,止不住的开始往下流淌。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老爸叹了口气,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嘟囔着:「儿子
到底怎么惹到你了,这么大脾气。我这事儿你都能过去,怎么……到儿子这儿还
过不去了。」

  妈妈抓起的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砸了一下,果汁四溅。老爸吓得赶紧闭嘴,
尴尬的呆愣了片刻,忽然想了起来,对我说:「对了,你赶紧跟你妈汇报一下你
的考试成绩。」

  我强忍住眼泪,呜咽着说:「我……考了第十名。」

  一直没有理我的妈妈,忽然冷声问道:「年级第十?」

  「班……班级……第十。」我见妈妈开口,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那你有什么脸在这儿邀功啊?」妈妈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不过在我听来,
如沐春风,好似黄莺啼鸣般的悦耳。

  虽然妈妈没有再说话,但这僵局算是打开了,老爸回到自己座位上,笑着说:
「还有一件事,我要宣布一下,今年春节,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国外度假。」

  北北听了兴奋地跳了起来,双手撑着桌子,脸上喜悦难以掩饰:「真的?老
爸,你不是在骗我们吧?」

  老爸笑着说:「真的真的。今年咱们家不顺心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咱们
也该出去散散心了。」

  北北激动得鼓着掌说:「太好了,老爸我爱您。虽然我不知道咱们家到底都
发生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但我觉着咱们确实该出去散散心了。」

  我偷偷地打量了一下妈妈,她还是端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不管
怎么说,总算让妈妈开口说话了,也算打开局面了。

  两天后,我们全家准备前往拉提亚岛旅行。北北从老爸宣布消息的那一刻就
开始兴奋,一直到出门前,还像只小兔子似的,在家里跳来跳去。

  也是,只有她不晓得这个家里发生了什么,难以想象当她得知家里多了一个
妹妹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一定相当精彩。

  我想象着滑稽的场景,忍不住乐了出来,北北回头瞪着我,问道:「你笑什
么?」

  「我没笑啊。」

  「你明明就笑了。」

  「我没笑。」我故意板起脸。

  北北扭头跟老爸告状:「爸,他笑话我。」

  「哎呀,赶紧收拾东西,都要赶上飞机了。」老爸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催促。

  北北又转向妈妈告状:「妈,他笑话我。」

  妈妈好像压根没有听到,坐在沙发往行李箱里叠衣服。

  北北见没人理她,有些泄气,小声嘟囔了句:「怎么感觉家里气氛怪怪的。」

  我们一家人急匆匆的赶上了飞机,一路上妈妈对我都是爱答不理的,我也高
兴不起来,只有北北一个人嗨的不行。

  拉提亚是印度洋上的一个群岛国家,著名的旅游胜地,同飞机上就有几个国
内出发的旅行团。飞机落地时,天空中下着小雨,老爸去找了两出租车,载着一
家人前往预定好的酒店。

  舟车劳顿,在客房内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租了一辆车,做环岛自驾游。因为
这里接近赤道,无四季之分,在家里还要穿着长袖,到了这里可以直接改穿短袖
衬衫沙滩裤了。

  老爸租的是一辆敞篷吉普,妈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穿着很有小岛特色的碎
花连衣裙,头上草帽系着淡紫色的丝带,鼻梁上夹着一个大大的蛤蟆镜。她看起
来很热,不停的用旅游宣传册扇着风,如果是在以前,我早就上去献殷勤了,但
现在我们母子的关系实在有些尴尬。

  犹豫了好半天,我鼓起勇气,从北北手里夺过一册宣传画报,从前排座位中
间探过身子,轻轻地替妈妈扇起了风。妈妈怔了一下,扭头瞪了我一眼,用宣传
册将我的手打到了一旁。

  北北见了,将宣传册夺了回来,挤在中间开始替妈妈扇风,妈妈靠在车座上,
坦然接受了她的服务。我悻悻然的坐了回去,老爸有些嫉妒的说:「诶诶诶,怎
么没人替我扇风呀,开车的可是我啊。」

  北北傻呵呵的一笑,赶紧转而替老爸扇起了风。

  老爸扭头看了妈妈一眼:「你说你,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还板着张脸呀。
来来来,能不能笑一个呀。」

  妈妈没有理他,干脆将脸转向了一旁。老爸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中午在路边的一家小餐馆里吃饭,因为这里国内的游客很多,老板竟然会说
普通话。在他的介绍下,我们下午拐进了一条小路里,听说这条路的自然风光非
常优美,而且知道的游客很少。

  妈妈一路上都没说话,始终靠在车窗上欣赏着沿途的风景,海风吹起了她的
长发,美的让人心醉。

  「湖~ !」

  突然间,北北指着左边叫了一声。我扭头望去,果然见到了一片淡蓝色的湖
水,周围绿树遮掩、芳草连天,鱼跃鸟翔、微波荡漾,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么美
的地方,竟然没什么游客。

  老爸将车停了下来,带着一家人去湖边玩。北北脱了鞋就要往水里蹚,老爸
连忙阻止:「别下水。」北北穿着热裤,光着脚丫在水里跳了两下,开心的笑道:
「这里水很浅的,只到膝盖这里。」一边说一边朝我身上泼水。我的注意力都在
妈妈身上,没有心情跟她玩闹。

  老爸见没什么危险,便拿着手机咔嚓咔嚓的一通拍照,然后陪着妈妈绕着湖
边散步。我望着妈妈纤柔的背影,有些发呆,忽然之间又被淋了一身的水。

  北北嬉笑着问道:「发什么呆呢?」

  我随口胡诌:「在想高考的事。」

  北北狐疑的看着我:「不对,怪怪的。感觉你不像是神经病了,怎么跟得了
抑郁症似的。」她一边向我走来,一边问道:「唉,你到底怎么惹咱妈了,发这
么大火儿。」

  「也没啥事儿,我就是偷拿了家里的钱,给自己买了点东西。」我站在岸边,
漫不经心的说着瞎话。

  「这么大了,还偷家里钱呢。」北北走到我的身旁,笑着问道:「偷了家里
的钱,怎么没给我买些礼物呀?」

  「说到礼物……」我突然想了起来:「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玩意儿呀!
那么丑的一个娃娃。」

  「啊?丑吗?那娃娃的气质跟你不是很……像嘛!」说到最后,忽然大笑一
声,用力将我推了下去。

  我被她搞得措手不及,一个踉跄扑倒在了水里,几乎全身都湿透了,幸好身
上没带手机。

  「你偷袭!不算数啊!」我站起身来,一边喊着一边朝她走了过去。

  北北一声惊叫,转身逃跑。我三两步追了上去,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嘿嘿奸
笑道:「小白兔,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北北两条纤白细嫩的小腿在半空中来回的踢着,娇声惊呼:「救命呀,大灰
狼来啦~ !」

  我抱着她往湖边走,北北当然知道我想干什么,惊叫道:「你别扔,你先别
扔!手机,我的手机!」一边挣扎,一边掏出手机塞进了我的口袋里。

  我用力一抛,娇小的少女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哗』的一声,掉进了水
里。这里的水不深,再加上我和北北都会游泳,所以玩得很开。

  北北扑腾了两下,从水里站了起来,正好到她小腹处。她一边向我泼水,一
边喊道:「你给我等着。」

  「等着你呢。」

  北北开始往我身上泼水,玩闹了一阵之后,忽然『哎呀』一声,脸上表情渐
渐凝固起来,两手僵在半空不动了,整个人就像是被瞬间石化了一样。

  我纳闷,忙问道:「怎么啦?」

  「蛇……好像有蛇~ !」北北的小脸变得煞白,声音都发抖了。

  「哪儿呢?赶紧过来呀。」我急忙道。

  「它……钻我裤子里了。」

  「你别动,可能有毒。你千万别动!」我指着她,一边提醒,一边下水朝她
走去。

  「哥~ !我害怕~ !你快点~ !」北北咬着牙,声音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的一样。

  好不容易走到了她的身旁,低声问道:「哪儿呢?蛇在哪儿呢?」

  「从我裤子里钻进去的,呀~ !钻我内裤里去了。」北北咬着下唇,煞白的
小脸上浮起一抹红晕。

  「这……」我犹豫了。

  「你快点啊!」北北举着双手,身子一颤一颤的,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别急别急!」我稳住她,然后伸出左手攥住她的热裤裤腰,连同内裤一起
扯开一道口子,低头朝里看了一眼,只见白花花一片嫩肉,然后抬头问她:「还
在里面吗?」

  「还在!你快点呀!我害怕!」

  我伸出右手,贴着她那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滑进了内裤里,只觉着少女的皮
肤有光有滑,两腿之间更是肉肉的、嫩嫩的。右手在里面摸索了一下,手指不小
心按在了一道紧弹弹的肉缝上,北北咬着下唇,脸颊绯红,喉咙里挤出『嗯』的
一声。

  就在这时,岸边突然传来了妈妈的怒吼声:「你们干什么呢?」

  我和北北同时吓了一跳,本能的朝岸边望去。北北低声喊道:「有蛇。」

  就在这时,我的右手突然在少女的两腿之间摸到了一个滑溜溜、凉飕飕的东
西,那触感真是让人恶心,我忍不住浑身打了个颤,心里却是非常恐惧的,因为
我也怕蛇,而且还不知道这蛇到底有没有毒。

  我一咬牙,抓起那条蛇猛地拽了出来,然后用力抛了出去,『扑通』一声,
远处溅起一道水花。

  北北顾不上喘气,举着小手跑上了湖岸,然后一把扑到了妈妈的怀里,用带
着哭腔的清脆嗓音说道:「妈~ 吓死我了!」

  妈妈搂着北北,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打着,给她安慰,一双凌厉的丹凤眼,
却恶狠狠地瞪着我。

  老爸跑了过来,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北北转而投向了老爸的怀抱,委屈
的哭诉着。我在妈妈的凝视下上了岸,像做错坏事的孩子一样站在妈妈身旁。老
爸搂着北北朝停车处走去,妈妈冷冷的低声警告了一句:「你要敢碰北北,我就
掐死你。」

  我不敢应声,低着头跟着妈妈回到了车上。

  发生了这么个小插曲,也没工夫游览观光了,驱车回到了酒店。老爸老妈住
一个房间,我和北北分别住一个房间。为了把浪费的时间找回来,一回到房间,
我就开始拼命地温习功课。

  北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冰棍,一边吮着一边走到了我的身后,我的注意
力完全在课本上,要不是她咳嗽了一声,都不知道她进屋来了。

  「假正经,装勤奋。」北北哼的一声。

  我埋头疾书,随口说道:「马上就要高考了,我真的很忙,没工夫理你。」

  北北吮了一口冰棍,说:「你不能这样。」

  「为什么?」

  「现在是寒假,我们一家人出国度假,你这么用功学习,会显得我很懒的。」

  我低着头,笑了笑:「你不懒吗?平时回家就往沙发上一躺,懒得跟猪一样。」

  话音刚落,脸颊一阵冰凉,扭头望去,就见北北拿着冰棍用力戳着我的左脸。
我不耐烦的说:「你不嫌脏啊。」

  北北刚要把冰棍放进嘴里,听我这么一说,犹豫了,将吮了一半的冰棍放到
我的嘴边,说:「你的脸是挺脏的,给你吃了吧。」

  我顺手接了过来,放进了嘴里,然后继续埋头疾书。

  「神经病,你别写了,陪我玩会吧。」北北懒洋洋地说着。

  「我真的没工夫陪你,你回你屋玩去吧。」我三两下将冰棍嚼碎了。

  「老爸说要斗地主,妈妈睡了,缺一个人,你过来跟我们玩会儿吧。」

  「好不容易出国度假,酒店外面的风景那么好,待在房间里玩斗地主,你们
可真够无聊的。」

  「好不容易出国度假,待在房间里学习,才是真无聊呢。」北北耍起了无赖,
伸手摇晃着椅背,撒娇道:「哎呀,你过来陪我们玩一下嘛。」

  我被她晃得受不了了,扭过来看着她,无奈的叹息道:「你没看见我正学习
呢。你要真的这么无聊,干脆回你屋温习功课去吧。」

  北北皱着眉头,一脸委屈的说:「你不是我哥,我哥从来不会主动学习的。
你到底是谁?」

  「人总是会变的嘛。」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进裤裆里挠了挠。就这么一
个无意识的动作,我突然想起了下午湖边的事情,当时我的手就是这么伸进北北
的小内裤里的,那又细又滑的少女皮肤,胯间肉肉鼓鼓的耻丘,干干净净的没有
一根绒毛。

  此时想来,她这个年龄的少女早就应该长毛了,怎么……难道她跟妈妈一样,
也是个天生无毛的白虎?

  北北显然也联想到了下午的事情,双腮浮晕,与我对视片刻,一句话也没说,
逃也似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由自主的将手放在了鼻子前,想象着少女两腿之间
的绮丽景象,但很快脑子就响起了妈妈的警告,连忙甩了甩头,丢掉这不妙的想
法,转身继续温习功课。

  次日就是农历大年三十了,因为国内游客很多,岛内各地都挂满了汉字标语,
欢度农历春节。

  上午我们一家人在海滩上散步,北北很欢脱,妈妈依旧与我保持着距离。老
爸提议照一张全家合影,妈妈不想照,要回酒店,结果被老爸和北北给硬拉了回
来。

  随便找了个游客帮忙,那大哥倒是挺负责任的,见我们一家站的很不协调,
便指挥着说:「最好让两个孩子站在中间,爸爸挨着女儿,妈妈挨着小哥,唉~ !
最好再前后错开一些,拉出点空间感来。」

  老爸安排站位,将北北拉到了中间,将我推到了妈妈的身旁。妈妈也没吭声,
将脸转到一旁,身子往外移了移。

  照相的大哥拿着老爸的手机,看了又看,说:「妈妈离小哥太远了,再稍微
离得近点。」

  妈妈不为所动,老爸连忙说:「老婆,往这边来点啊,离那么远干什么啊,
你都站到镜头外面去了。」见妈妈还是没有动,便对我说:「小东,把你妈拽过
来。」

  我迟疑了一下,伸手要去牵妈妈的手,妈妈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瞪着我,我
吓了一跳。在场的所有人都望向我们,就连帮忙照相的大哥都感觉到了这诡异的
氛围。

  我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伸手握住老妈的手,用力往这边拽。妈妈使劲的甩,
想要挣脱,我说什么也不肯松手,硬生生的将拉到了身边。

  妈妈没有继续挣脱,只是脸上不带一丝笑容,冷的犹如寒冬。我握着妈妈光
滑细腻的玉手,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手心里出了一层的汗,脸上笑容异常僵硬,
反观老爸和北北,两个人摆着POSS,笑的格外的开心。

  连续照了几张相,大哥将手机还给老爸便走了。我依旧紧紧地握着妈妈的手,
由于心里异常地紧张,整条胳膊都麻掉了。

  妈妈斜乜了我一眼,用力一甩,自顾自的朝前走去,一句话都没说。

  望着妈妈的背影,北北皱着眉,满脸的疑惑,低声问道:「你到底怎么惹咱
妈了,对你这么不依不饶的。」

  「我……我也不知道。唉~ !反正跟你说不明白。」我挥挥手,一脸不耐烦
的走开了。北北撇了撇嘴,哼的一声。

  入夜,酒店里张灯结彩,一片红色海洋,要不是海风拂面,还真以为回到了
国内呢。

  大厅里有了不少出来旅游过年的国内家庭,我们坐在提前顶好的位置上,老
爸端着酒杯,起身说道:「今天是年三十,是最后一天了。过去的一年呀,大家
都很不容易。首先要感谢妈妈,她为了维持咱们这个家,付出了很多,白天要上
班,晚上回来还要做饭操持家务。来,我先代表全家,敬你一杯。」

  爸爸端着酒杯,向妈妈躬身敬酒,妈妈面无表情的拿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
然后仰起雪白的脖颈,将杯子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老爸大喊一声:「好,我陪你。」然后也将杯中酒一口干掉。紧接着,便又
倒了杯酒,对我说:「小东就要参加高考了,很辛苦,要加油,继续努力,争取
考上理想的大学。」

  我忙起身与老爸碰杯,老爸见我杯子里撑得是果汁,摇头说:「今天过年,
你也成人了,嗯……允许你喝一点。来来来,倒酒。」

  我偷偷看了妈妈一眼,赶紧摇头说:「算了算了,还是喝果汁吧,喝酒不好。」

  最后老爸对北北说:「北北今年进了寄宿学校,一年也回不来几次,爸妈平
时不在你身边,你也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了。」

  北北忙说:「我知道,我又不是我哥,我能自己照顾自己的。」

  我张嘴想要回敬两句,但见妈妈那冷如冰霜的娇美脸庞,又不敢太过欢脱了。

  最后老爸总结道:「虽然这一年来磕磕绊绊,但总的来说,还是圆满的。预
祝我们一家人,在新的一年里,甜甜美美、心想事成,一帆风水、阖家欢乐。干
杯~ !」

  所有人都将杯子举了起来,唯独妈妈犹豫许久,最后才慢慢的站起身来,四
只酒杯,碰在了一起。

  年夜饭后,沙滩上放起了烟花。

  妈妈站在老爸身边,仰头向夜空望去,我则站在后面不远处,呆愣愣的望着
她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在五彩烟花的渲染下,妈妈的背影显得有些单薄,有些纤弱,那个纵横职场
的坚强女人,轻轻地将头靠在了老爸的肩膀上。我的心中一阵心痛,一阵懊悔,
心中不停的暗骂自己混蛋。妈妈那么爱你,你竟然忍心伤害妈妈,你真是混蛋都
不如。

  北北诧异的望着我,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眼圈红了?」

  我吸了一下鼻子,胡扯道:「烟花太漂亮了,感动坏了。」

  北北皱着眉头,想看神经病异样的看着我,一脸的嫌弃。

  就在这时,手机来了信息,我拿起一瞧,是安诺传来的,问我怎么还不来。
我心中猛然一惊,这才想起跟小小魔女的约定。

  我本想回她,我们一家在国外,不能过去了,但又怕刺激到她,只能简单的
说了句,我有事,出不去了。

  许久,安诺回了句,我等你。你不来,我不走。

  我赶忙给她回道,我不是故意爽约,真的有事,出不来了。外面凉,赶紧回
家去。

  等了许久,也未得到回复。我躲开北北,回到酒店,用前台座机给她打电话,
响了半天她也不接,连打几次,最后这倔丫头竟然直接关机了。

  我心里有点慌了,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想起了她手腕上的那些疤痕,她别
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吧。

  我现在真的是心中焦急万分,恨不得过马上回去,可这又是不现实的。说来
说去,还是我自己的错,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又给忘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继续在岛上游玩,我背着家人不断地给安诺发短信,也
不知道她收没收到,反正始终没有给我回信。

  也许是着急全都写在了我的脸上,妈妈好像有所察觉,时不时的会拿余光打
量我,却并未开口询问。我心里有些失落,如果这时妈妈能关心我一句,哪怕是
质问我,我估计都会激动得流眼泪的。

  原本定在初五返航的,但是得到消息,说是有台风来袭,所以提前一天结束
了旅行。

  也不知道老爸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早上连去了几次厕所,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脸都有点白了。在等飞机时,妈妈突然发现手上的结婚戒指没了,打电话回酒店,
前台也说没有见到。妈妈急了,说要回去找,老爸艰难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
「还是我去给你找吧。」

  妈妈一把将他按了回去,说:「你都这德行了,站都站不稳了。」说完扭脸
对我张了张嘴,愣了一下,又转头对北北说:「照顾好你爸,我马上就回来。」

  妈妈前脚走,老爸对我说:「你陪你妈去一趟。」我迟疑了片刻,点头答应,
然后转身追了出去。

  妈妈拦下一辆出租车,刚坐进后排座位,我就跟着挤了进去。妈妈一怔,皱
眉问道:「你跟来干什么?」

  我咧嘴一笑:「老爸不放心,让我陪你回去。」

  「用不着你陪,你回去看着你吧。」妈妈的语气很不耐烦。我坐在一旁不为
所动,妈妈斜瞪了我一眼,示意司机开车。

  等我们回到酒店时,戒指已经被送到了前台,妈妈连声道谢,然后转身就往
外走,一句话都没跟我说,仿佛我是个外人似的。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头跟了
上去。

  说来事巧,等我们再次回到机场时,外面聚集了一大群人,将进出口封堵起
来,拉着横幅、举着牌子在游行示威。

  妈妈询问司机大哥,这才知道,当地经常发生罢工。这时,北北打来电话,
说是飞机就要起飞了,问我们怎么还没回来。妈妈对她说了句马上就到,然后开
门下车,我连忙跟上。

  示威人群见我们直冲冲的过来,拉起条幅挡住去路,嘴里呜哩哇啦的说着当
地的语言。妈妈试图用英语跟他们交流,结果是鸡同鸭讲。最后妈妈急了,想要
硬往里闯,结果被一个当地妇女推了一把。

  由于妈妈穿的是高跟鞋,踉跄的向后倒退几步,一下子把脚给崴了。几名妇
女不依不饶,围了上来,我连忙挡在妈妈面前,张开双臂,大声喊着:「STOP~ !」

  一番推搡之后,我扶着妈妈挤开人群,退了出来。

  妈妈皱着眉,咬着牙,走起路来一崴一崴的,她厌恶的甩动胳膊,想要将我
推开,我却始终坚若磐石,不肯松开。最后妈妈只能妥协了,被我扶着来到了停
车场。

  这时,老爸打来了电话,焦急地询问,怎么还没回来,已经开始登机了。

  妈妈将我推开,没好气地说:「你没看见外面游行罢工呢,我们进不去啦。」

  「那怎么办?」

  妈妈冷声说道:「我怎么知道。」

  「那要不……取消了吧。」

  妈妈迟疑了一下,说:「算了,我问过了,后面几天都没飞机了。你身子不
好,留在这里干什么。你和北北先走,过两天我和……和小东一起回去。」见老
爸还有迟疑,不耐烦地催促道:「行了行了,赶紧登机去吧。」

  飞机载着老爸和北北走了,将我和妈妈留在了这里。一想到要和妈妈在这个
陌生的国度里,单独呆上几天,心里又激动又紧张。

  妈妈瞪了我一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充满警惕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赶紧板起脸来,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茫然地问道:「没有啊,我什么时
候笑了。」

  妈妈瞧了我片刻,坐在休息椅上,轻轻地揉起了脚踝。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