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红月】(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lovenatsu
时间:2019/2/18
  有生之年系列更新!本来是没有后续,不过看这篇回复人气尚可,那就更新
一下,之后又是沉浸期,先看看有什么好发展的……

       ————————————————————

  「今天……也是异常辛苦的一天呢。」

  放学回到家的李圣道把书包一放,随即轻轻地坐在了家中的沙发。

  一边揉弄着被人捏地红肿而且还隐隐作痛的乳房,他又因为菊花中不断溢出
的精液而感觉到不适。

  (我是……怎么了呀?明明只是正常的上课学习,却搞得身体这么累。)

  用纤细白嫩的手指轻抚着太阳穴,李圣道的脸上露出了女孩子气的温柔表情。
同时,他看向了旁边,在自己客厅刚好有一面落地镜,能够让自己清清楚楚地看
见现在自己的样子——

  火红的双马尾因为被沾满了黏糊糊的精液而耷拉着贴在身上,原本轻薄贴身
的学校女式制服也被搞得湿漉漉的,完全露出了自己美好的曲线,黑色的裙子包
裹着自己那翘翘的小屁股,而一双修长纤细的玉腿则被薄如蝉翼的黑丝包裹,丝
袜的表面也被精液完全弄脏,反射出了淡淡的淫光。

  「——!!!」

  怎么看都是个受尽了蹂躏的女孩子。

  一瞬间,有一种陷入泥潭的不安感笼罩了他。但是也只持续了半秒钟,随着
赤瞳中闪过了魔法的波纹,李圣道的心情又归于诡异的平静。

  「啊,这,这……很正常啊。」

  他打量了一下自己淫乱的样子,那张与红月一模一样的秀气的脸蛋上充满了
红晕,呼吸也有些急促,尽管如此他却还是无法说出有什么违和的,因此只能够
将其归咎于错觉。

  自己只是正常地去上学,与男性学习肛交科目,帮助女同学学习轮奸榨精,
再和老师探讨口交技巧……一切都很正常啊。

  而看着从玄关延伸到脚下的湿漉漉的精液脚印,李圣道更是被心底突然涌现
出的成就感所鼓舞,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嗯,一切都很正常,这座城市今天也被我保护着呢,是吧红月。」

  「……」

  当他对着宝石说话的时候,对方却没有回复,这也让李圣道的脸上浮现出困
惑的表情。

  「红月,红月?」

  他有些着急地呼唤着暗红色的宝石,可是宝石却一直没有反应,仿佛那已经
不是魔法少女的变身器,而且一块简单的装饰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门打开了。

  「啊,妈妈。」

  李圣道慌忙看向了玄关,而门口出现妙曼少妇正是自己的亲身母亲周美夜。
她和出门时候一样穿着美丽干练的OL制服,只是原本整整齐齐的黑发似乎有些
散乱。

  「女儿,你在做什么呢?」

  周美夜长而翘的睫毛下那对黑白分明的瞳孔看向了李圣道,随即她的丹唇轻
启,用一如既往的柔和声音开了口。

  「啊……妈妈,我……女儿?」

  站起身的李圣道突然觉得脑子嗡嗡作响,面前异常妩媚的妈妈就像是另一个
人一样,虽然还是有着女强人的影子,却像是被充分滋润过的花朵一样,粉嫩的
肌肤泛着媚光,白皙的颈子和红润丰满的丹唇都相当惹眼。

  (啊,我居然……)

  突然,他发现自己裙下的肉棒居然又勃起了。明明在正常状态下干了十几个
女同学,还变身成红月和几十个男人交媾,想不到自己的身体恢复的这么快啊。

  等一下……变身?我变身成红月?

  脑子晕乎乎的李圣道看向了镜子,镜中红发的少女明明就是红月,哪里需要
变身?唯一让自己觉得有异常的,就是那被勃起肉棒高高撑起的裙子而已。

  而周美夜仿佛没有注意到女儿的异常,只是脱下了她的高跟鞋,穿着肉色透
明丝袜的美腿伸进了拖鞋中,脚步轻盈地走进了客厅。

  「红月,晚饭要吃什么?妈妈今天谈了一笔生意,收获很不错,我们吃的好
一点就当做庆祝吧。」

  「妈妈……」

  李圣道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他挠了挠头,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前凸后翘的
母亲。不知为何,她的衣服有些散乱,黑色外套底下的白衬衣敞开了两颗纽扣,
让她底下的蕾丝胸罩暴露无遗,那深深的柔腻乳沟无比诱人。

  脑子里就像是蒙了一层迷雾,李圣道觉得有些茫然,却还是下意识地对母亲
发问:

  「妈妈,我是谁啊?」

  围起了围裙的周美夜从厨房探出头:

  「你是我的女儿红月啊,怎么了?」

  「——!!!」

  母亲的话让李圣道有了一种深深的陌生感和恐惧感,可是对方言之凿凿的态
度就像是钉子一样,死死地订住了那悸动起来的心情,李圣道不知不觉晃了晃身
体,然后喃喃地回复。

  「是,是啊,我是红月,是妈妈的女儿呢。」

  「嗯,现在妈妈要做晚饭咯。」

  「好呀。」

  既然已经有了答案,李圣道——不,红月的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她乖巧地
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好奇地询问周美夜:

  「妈妈,晚饭吃什么呢?」

  「嗯……有人推荐我为女儿做一道名为【完全蜕变】的菜呢。」

  「哦,难怪妈妈准备的这么充分呀。」

  红月这时候注意到,周美夜早就脱掉了衣服和裙子,露出了凹凸有致的丰韵
上身,以及被肉色裤袜包裹着的迷人下身,而值得注意的是,她换上的「围裙」
是一件蛛网一样的黑色绑带情趣内衣。

  周美夜作为一名自控极好的人妻,身材本就极好,在换上了仿佛捆绑了身体
一样的黑色内衣后,她的胴体更是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胸前两颗丰满的果实被
绳子绑住,傲然地水平挺立,两颗红色的葡萄也充血膨胀,散开的乌黑秀发披在
身后仿佛倾斜的黑瀑。

  而红月在看着近乎赤裸的妈妈的同时,注意到了她本就风韵完美的身材不但
被情趣内衣衬托出了颈子、锁骨、柳腰的线条,下身的裤袜更是莫名其妙地在裆
部开了个洞,大喇喇露出的三角地带除了浓厚的阴毛,似乎还有浅浅的光。

  「妈妈,你的裤袜怎么破洞了啊?」

  「哦,这个啊,因为妈妈在公司和几个客户谈生意哦,一不小心就弄坏了丝
袜呢。」

  微笑着轻抚着裤袜裆部的几缕阴毛,周美夜仿佛要对着女儿刻意展示自己私
密处一般地将青草拨开,露出了两片紧闭着的蚌肉,然而当她用手指拨开了亮晶
晶的唇瓣之后,美少妇成熟美艳的阴唇就像是在清晨绽放的玫瑰,一边柔软地分
开,一边从中吐出了白色的浓稠液体。

  「妈妈,这是……」

  红月愣住了,她的眉头狂跳,有些心神不宁地询问着周美夜,而她的母亲只
是微笑着用轻描淡写的话语叙述:

  「妈妈只是正常地和男人谈生意哦,关于生意的内容的话,是转让我的公司
呢。」

  「转让公司?」

  「是啊,不但是公司,连我们底下的一切财富都已经转移给妖怪了。」

  「什么!!!」

  红月大惊,一股火红色的魔法瞬间就从身体里爆发出来。

  这是李圣道和红月近乎完全合体之后所引发的结果,两个人逐渐变得不分彼
此,因此不需要变身,拥有肉棒的红月也能够使用出魔法。

  而她一直晕乎乎的脑袋却在此刻变得清明了一些,与妈妈血浓于水的亲情让
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红月才不是傻子呢,有言道旁观者清,虽然经历了一段淫乱的生活却无法发
觉自己的异状,红月却因为自己对妈妈的关心而终于提起了警惕心。

  那到底是什么生意?为什么妈妈的丝袜会破掉?为什么她的阴道里面分明充
满了精液?难道说她已经被……

  想到了某个危险的可能性,红月的眼瞳中迸发出了激烈的红光,她一口气提
振起了自己的魔法。

  「妈妈,你现在很危——」

  「别的事情不需要在意哦,只要【安静地听我说】就可以了呢。」

  ……好像没什么危险呢。

  红月心中的警惕就像是飘忽的云朵一样,在一瞬间就被妈妈的话语吹散了。
围绕着她的魔法火焰也在短时间里平息。

  (我……之前在紧张什么呀?)

  心情突然变得格外平静,红月表情有些呆滞地眨了眨眼,然后她就像是没有
灵魂的玩偶一样,如同母亲的吩咐一样重新端庄地静坐回到沙发上,纤柔的黑丝
腿可爱地并拢侧倚。

  「嗯,妈妈要说什么呢?」

  「其实是对方要求我说的啦,是关于这场交易呢。」

  周美夜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同时拨弄了一下侧脑那有些凌乱的秀发。

  「对方十几个人狠狠地干了妈妈饥渴的小穴,还在里面灌满了精液,让妈妈
几乎确定要怀孕了呢,还好对方似乎对妈妈的子宫进行了改造,所以能够紧急避
孕,而作为生意的交换,妈妈把公司、房产、存款都转让给他们了呢。」

  在说话的时候,她一如既往地抱持了女强人的风姿,而闪闪发光的妩媚脸上
更是带有一丝丝的欣喜。

  听着周美夜的叙述,红月的心情依旧是意外地平静,因为这是妈妈对她的吩
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非常听妈妈的话,但是红月还是将其忠实地吸收了。

  「哦对了,因为红月已经和你合为一体了,控制你的人不在了呢,以后用催
眠指令控制你的人就是妈妈我了哦。」

  一边对着女儿投以热切的目光,周美夜一边伸手搭在胸前,骄傲地说。

  盯着妈妈那穿着黑绳情趣内衣、被刻意凸出了胸部和柳腰的娇躯,红月觉得
自己的脸红红的,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阴道又开始分泌出黏糊糊的液体。

  虽然觉得这一切很有问题,但是随着妈妈的命令一出,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

  「嗯,妈妈果然很有做生意的头脑呢。」

  红月只是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夸奖着母亲。

  而周美夜突然站起了身,亲昵地牵起了红月的手。

  「女儿,因为我们做了这笔生意,前途一片光明,未来我们只要作为卖淫母
女花就好了呢。」

  「啊,是这样啊,太好了。」

  任何怀疑的念头在产生的一瞬间就被抹杀,红月也微笑着对母亲点头,同时
她注意到妈妈两只手腕上都出现了仿佛名贵水晶打造的手镯,而耳朵上也带着黑
色的耳坠。

  「妈妈,你买了新的饰品吗?」

  「嗯,是的啊。」

  周美夜在牵着红月往卧室走的时候,低头瞥了一眼手腕,随即微笑着点了点
头:「这个是妖怪给妈妈戴上的、能够让现在的母狗人格控制妈妈的宝具哦,这
样妈妈就能够变成最淫荡的母狗一起和红月卖淫了嘛。」

  「啊,是这样啊。」

  母亲的话让她没有任何觉得奇怪的地方,红月反而更加骄傲地挺胸跟上妈妈
的步伐进入了卧室。

  「而耳坠的话,是妖怪们为了窃听妈妈的心理活动才让我戴上的哦,这样就
完全没有可能挣脱妖怪的控制了嘛。这些宝具可都是通过出卖了公司和家庭换来
的哦。」

  「不愧是妈妈,真是有头脑。」

  仿佛傀儡一般地随着妈妈外露的开朗情绪而高兴起来,红月被周美夜顺势推
倒在了床上。

  「妈妈……接下来要做什么?」

  她困惑地看着跨坐到了自己身上的周美夜,特别是那不断往下淌着蜜液和精
液的肉穴,感觉到心跳不断加快。

  而母亲在此刻露出了非常有魅力的笑容。

  「我要帮助你完成最后的融合哦。」

  刷拉。

  母亲的手非常灵活地在红月身上游走,将她的衣服脱去,霎时间,躺倒在床
上的青春少女毫不遮掩地裸露出了自己全部的肌肤,从头到脚,那都是非常性感
靓丽的少女的娇躯,胸部挺立硕大,柳腰不盈一握,小腿小脚也紧致迷人,只是
两腿间那根硕大的肉棒有些不搭而已。

  「可是,要怎么融合呢?」

  「只要让你和妈妈做爱,让妈妈把你最后的精液都榨干,就能够彻底变成女
孩子了哦。」

  「啊,是这样啊,很简单嘛。」

  红月毫无疑问地点了点头,甚至因此而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而周美夜则是微微抬高了身体,分开腿,露出了自己那夹杂着汗液和精液的
肉穴,

  随着少妇微微压低了腰身,红月甚至在极近的距离下嗅到了母亲的体香,其
中似乎还夹杂着男人的汗臭。

  (妈妈一定……和很多人做爱过了吧,刚被轮奸完就要帮我榨精,还真是勤
奋啊。)

  盯着母亲美丽的阴唇贴近了龟头,红月心态放松地想着。

        就当她觉得自己能够被顺利榨精的时候——

  「呵呵,【醒来吧。】」

  「呜……」

  平静的心情逐渐被打破,甚至视野都有些歪曲起来。

  脑中窜过了电流,觉得头疼的红月意识逐渐变得清晰……

  「啊?这是……」

  大鸡巴的红月,同时是李圣道的人发出了尖叫,而她的表情也变得恐惧、困
惑、羞愤。

  在刹那间,仿佛大坝溃堤,封存的意识一口气被释放,洪水般的情报让李圣
道几乎要崩溃了。

  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和红月合体了?而且妈妈是怎么回事?

  「呵呵,果然清醒了呢。终于看见我了啊。」

  这时候李圣道循着声音,表情铁青地看着旁边咯咯笑着的女人,那正是让自
己万劫不复的元凶。

  「欧娜儿!」

  她咬紧了牙关,愤怒地嘶吼着。

  而狡猾的妖怪正搬了张凳子,笑呵呵地看着这即将上演的母子乱伦大戏。

  「你好啊,魔法少女红月,还有魔法少女蓝叶,想不到我能够一石二鸟呢,
总之你也不用说什么了,只要享受变成性奴的快乐就好了。」

  「你说什么?妈妈!」

  李圣道立刻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她想要唤醒妈妈,可是她注意到身上的周
美夜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瞳孔中还带有粉红色的魔法阵。

  「女儿怎么了?我要帮你完全融合哦。」

  周美夜那娇嫩的、被野男人强奸、亲吻了无数遍的嘴巴自然地说出了令李圣
道惊慌的话语。

  然后他才想起来,母亲的肉穴已经完全扒开,正等待着自己肉棒的进入了。
糟糕的是,自己龟头高高翘起,已经随时能够进入母亲的身体了。

  残酷的现实让他急躁了起来,李圣道不断地呼唤着母亲。

  「妈妈,不行啊!」

  听着清醒过来的李圣道的疾呼,周美夜却全然没有反应,她只是妩媚地轻笑
着,仿佛螃蟹一样以M字形大大地打开了自己的腿,一下子就让肉棒插入了自己
的身体。

  「哦哦噢!!!!」

  经过淫水和精液充分湿润的阴道非常滑腻,一下就把龟头吞了进去。

  「呀啊啊!!!!!」

  在人妻的大床上,长着大鸡巴的红月和穿着情趣内衣的人妻上演了一场绝美
的春宫。

  在龟头突破阴道口、分开了两片唇瓣往里野蛮地进入之后,妈妈身体异常的
火热让红月忍不住呻吟了出来。那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人妻的蜜穴,层层软肉带
着绝妙的弹性,刚刚被人用肉棒狠狠摩擦的肉壁还带着炽热的余温,龟头往里轻
轻地挤,肉壁就会主动开始蠕动、淫荡地将肉棒往里吸。

  虽然是生过孩子的阴道,但是安产体型的妈妈屁股硕大,阴道的弹性也非常
好,就像是她柔情似水的性格一样,紧紧地把肉棒包容了进去。

  只是插入了一半,红月就觉得自己要射了,而且自己正在和妈妈乱伦的现实
更是让她倍感焦虑,这样激动的心情反而让肉棒更加高涨起来。

  「呵呵,红月,怎么样啊?你妈妈的身体可是让我的人赞不绝口呢~ 」

  「你……你这个妖怪……」

  因为下体那被紧紧裹吸住的感觉太过刺激,红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可
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意识是清醒的,身体却仿佛被下咒了一样不能动弹,这让
她无比焦躁。

  突然,红月瞪大了眼睛。

  (我,我到底是谁啊?是红月还是李圣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是红月??)

  仿佛从少女脸上彷徨困惑的表情看出来什么,欧娜儿掩嘴轻笑:

  「你以为你为什么会清醒?那只是我的恩赐哦,让你最后清醒一下……」

  「什么!!」

  「因为红月和你融为一体了,接下来掌控你的人就是你的母亲了哦,而且等
一下你和她做爱的时候,肉棒插得越深,你就会越奴隶化、女性化哦,当你把精
液射完,就会完全变成女人啦。」

  欧娜儿的话让红月毛骨悚然,同时她也知道了为什么自己会在母亲的阴唇碰
到自己之后就下意识地认为自己是红月了——那是被暗示之后的结果。

  「不,不要!」

  前所未有的愤怒像是最后的海浪,让红月的脸上出现了激动的表情,同时她
红色的双马尾狂乱地扭动,眼角渗出了生气和恐慌的泪水。

  但是,这样的心情没办法持续多久——

  「呀!」

  身上的周美夜扭动着腰肢,努力地往下坐,让龟头顺着身体的秘裂层层向里,
激烈的扩张感和裹吸感让红月也下意识地扭动起了腰。

  「啊,妈妈……啊啊啊啊啊!!!!!!!!」

  「哦哦都进去了呢啊啊啊啊!!!!!」

  在插入到最里面的时候,红月下半身的阴毛甚至都和母亲的幽谷撞到了一起,
而两个人也不知不觉十指相扣,仿佛深情交媾的情侣。

  美丽的人妻娇喘着,同时捋了捋秀发。

  「啊,被女儿完全插入了呢。」

  听着母亲淫乱的感慨,红月她——

  「嘿嘿?,红月也很喜欢和妈妈做爱哦。」

  她的眼神变得清明透亮,脸上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纤纤柳腰也在快感的驱使
下左右摆动,让龟头一下下地摩擦母亲的阴道口。

  舔了舔饥渴的嘴唇,红月对着母亲抛了个媚眼:

  「妈妈,来接吻吧。」

  「嗯,真乖~ 」

  周美夜柔和地说着,同时对女儿俯下身,两个人开始了淫荡错乱的舌吻。

  而在接吻过后,周美夜对着红月轻声说道:

  「妈妈已经坐到底了呢,接下来可以抽插了吧?」

  『嗯,我很期待哦。』

  红月也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她的心情充满了愉悦,直到周美夜抽起了腰——

  「咿……我在……呀啊啊啊啊!!!!」

  红月眨了眨眼,脸上瞬间布满了惊恐,红晕和铁青同时出现在脸颊上。而在
肉棒抽出一半的时候,清醒的人格就已经让她感觉到了危机。

  拼命想要挣扎的红月却发现自己依旧无法控制身体,只能迫切地对着妈妈喊
道:

  「妈妈,不要——啊!」

  「怎么了?」

  「嘻嘻,没事,妈妈的逼好紧哦~ 」

  在周美夜重新坐回到肉棒根部的瞬间,红月的表情也变得淫荡,她微微上扬
的柳眉仿佛月牙一般,娇嫩的红唇泛着淫光。

  而周美夜再度俯下身深情地接吻:

  「女儿能够操妈妈这么爽,妈妈也开心啊。」

  「嘻嘻,那就继续做吧,因为人家似乎不太稳定,就只能拜托妈妈主动咯。」

  「嗯。」

  周美夜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小腿用力,开始上上下下地让肉棒被动的在自
己体内抽送。

  「啊……好舒服啊,女儿的肉棒比那些男人还要厉害啊!」

  「啊……妈妈……不……噢噢噢好舒服哦,这就是生了我的阴道吗?」

  红月的脸上刚有些焦虑,就再度浮现起淫荡的笑意,但是马上又因为肉棒的
抽离而变得慌张,在人格的不断切换中,红月终于无比疲惫。

  「啊……啊……我……我不行了……啊啊啊……」

  看着不断被母亲上上下下地抽插的红月,欧娜儿眯起眼睛,咯咯地笑了起来。

  「呵呵,魔法少女终究不过如此嘛,但是还有利用的价值哟。」

  「啊……我,我不会放过你……不要……啊!娜儿主人也要享受红月的身体
吗?」

  丰饶的胴体泛起了粉红色的淫光,随着母亲再次一坐到底,红月原本的人格
再度沉睡,母狗化的她眼神中是被支配的目光,表情也淫荡地看向了欧娜儿。

  「呵呵,那也不错哦,以后我会光顾你的啦。」

  「那还真是谢谢主——呀!!!!可恶的妖怪,我不会放过你们……恩呼呼,
妈妈的奶子摇晃的好厉害唷。」

  一次次地恢复成红月,她的双眼从火红色变成了粉红色,肌肤也染上了红晕,
随着灵魂的混乱,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是匡扶正义的魔法少女,还是
喜欢和妈妈做爱的淫乱女人。

  「啊,肉棒,肉棒……」

  「妈妈,妈妈,阴道,又吸住了——啊啊啊!!!」

  两人的下半身紧密地交合着,持续地发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而随着肉棒被
掐住一般地紧紧收拢,红月的反抗意识终于完全被快感冲散,她张大了嘴,下体
忍受不住地开始主动抽搐痉挛,而身上骑着自己的周美夜也眼神妩媚地更努力扭
动腰肢。

  「嘻嘻……红月的鸡鸡越来越大了哦,就像是铁棍一样,看来要射了呢~ 」

  「啊……啊啊啊……射,射了啊啊啊啊啊!!!」

  「嗯,来了哦哦哦哦!!!」

  仿佛喷尿一般,一大股精液在周美夜的子宫深处狂猛地喷射。而随着被妈妈
骑到底的红月忍受不住地射精,她原本的意识完全被女孩子所替代,一双白嫩的
小腿也因为高潮而不知所措地扭动、挣扎,最后无力地瘫软。

  周美夜也骑在女儿的身上,随着高潮而爽的翻起了白眼,两腿无力支撑身体,
任由蜜穴像是亲吻情人一样地紧贴着蛋蛋,把整根肉棒完全吞了进去,阴道的肉
壁被精液沾满的同时也在死命地蠕动裹吸,仿佛要把最后的精液也榨出来。

  「呼……呼……啊……」

  红月的眼神变得涣散,她看着妈妈的表情也变得春意盎然。

  「妈妈……好舒服……」

  「嗯,虽然妈妈也因为高潮没有力气了,但是会努力榨干红月,然后帮助你
变成真正的女孩子,和妈妈一样爽哦。」

  周美夜丝毫不感觉害羞地笑了笑,仿佛美丽的妖精,在对着女儿轻声细语的
同时还颇有风韵地捋了捋头发,然后她的脚掌尽力弯曲着踩住床面,努力地前后
摩擦胯部来刺激肉棒。

  「哦……啊啊!!」

  红月刚刚射精的肉棒马上就因为母亲的挑逗而硬邦邦,那种表皮的摩擦更是
让她近乎疯狂。

  在她的眼睛变得白茫茫一片的时候,最后看见的场景是母亲魅惑的微笑。

  「红月,妈妈很快就会榨干你哟。」

  「啊……啊啊!!!!」

  肉棒被充满包容感和裹吸感的阴道所磨蹭,红月再度发出了呻吟……

  在鸡巴噗嗤噗嗤地继续被榨精的时候,她的身体也重新焕发出了光芒,皮肤
变得更加细腻、腰肢更柔软纤细,连鸡巴都变得小了一点。这只是个开端,接下
来母女还会进行无数次的交合,直到红月完全变成性感的女孩子。

       ·····················

  一个月后。

  「妈妈,我回来咯。」

  周美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白皙赤裸的娇躯没有任何遮蔽,唯一显眼的就是
手腕的两个镯子。经过大量浇灌的女体变得比之前更加有韵味,让客人赞不绝口。
披散的黑发之下是一张尚未从性爱中恢复的红通通脸。

  而玄关是穿着水手服的红月,她短到几乎遮不住屁股的裙下是流淌着精液和
淫水的秘裂,一双纤细的玉腿也因为激烈的性爱而颤抖着站不稳。

  尽管如此,红月依旧傻笑着对妈妈挥手。

  躺在沙发上的周美夜调理了一下姿势,拿出卫生纸擦了擦湿润的下体,然后
对女儿伸出了双手:

  「上门服务辛苦了。」

  「嘻嘻,妈妈在家里接客也很辛苦呢。」

  穿着黑丝的红月跨坐到了周美夜的腿上,两人丰腴的胸部挤压在了一起,随
即她们开始接吻。

  「嗯……嗯……」

  「咕嗯……咿呜……」

  沉浸在性爱中的两个人互相摩挲着对方的唇、贪婪地索取着津液。

  接吻之后,两人的唇之间还有一条银丝。

  「妈妈,今天我帮着一个小男孩破处了呢。」

  「啊,是早上打电话的那个声音吗?」

  「嗯,因为在学校觊觎女同学,我就好好教育了他,喜欢就去强奸,所以我
特地和他玩了强奸play呢。」

  「真好。」

  周美夜温柔地抚摸着红月的脸颊,妩媚的眼中是流水一般的柔情。

  从外人看来,这真的是一对无比亲爱、而又沉沦的母女,但是,周美夜的内
心却不是这样的。

  (不,不!!!!)

  在美人那满足而又恬静的笑容背后,她的本心正在崩溃地呐喊。

  一切噩梦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自己迷迷糊糊地被指引到了公司,不但把一
切都出卖掉了,甚至还被戴上了控制身体的诡异道具。从那之后,自己的身体就
被另一个灵魂接管了,那个新的自己依旧能够行动、思考,甚至殷勤地对着男人
奉献身体,而自己彻底变成了旁观者,这具身体的一丝一毫、自己都不能控制,
甚至当下自己的眼珠子也不受控制地盯着女儿裙下鲜嫩而又充满了蜜汁的小穴。

  (圣道,为什么你会……呀,不要!)

  被束缚在奴隶化的身体中,周美夜又无法控制自我,她媚笑着俯下身体,开
始舔舐着红月的小逼穴。

  「嗯嗯,好甜美的精液啊,不愧是年轻男孩子的精液呢!」

  「噢噢噢……妈妈的舌头好厉害,不但毒龙钻让客人舒服,而且舔小洞也很
爽哦。」

  对于母亲的服务,红月已经丧失了全部的理智,只是嘿笑着接受,甚至还主
动抱起了妈妈的脑袋将其往自己这边挤压。

  (讨厌……不要……啊!!)

  身不由己地开始为女儿舔舐洞里面的精液,周美夜只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而她们作为卖淫母女花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

  「燃烧我的脑细胞?,拜拜数学书,物理化学和生物?……」

  舞台上,穿着华丽的金黄色裙子的美少女正在舞动,而随着她充满青春活力
的跃动,一对白腻的胸部也蹦蹦跳跳,在纱衣之下诱惑地摇晃。她的下身是短短
的紧身裙,令她曲线玲珑的性感身材展露无疑,双腿交错的时候,肌肤表面的白
色水晶丝袜也泛出了光芒。

  「羽儿,羽儿,羽儿!!!!!」

  偶像少女的live场中座无虚席,人山人海的观众在狂热地呐喊。

  「大家,谢谢你们?!」

  手握话筒,灵活的又唱又跳的美少女也随之对大家热情地感谢着。

  等到热闹的演唱会结束之后,当红偶像雷羽儿来到了后台,淡定地进行卸妆。

  作为以青春活泼的玉女形象活跃在娱乐圈的她,本人的性格却是相当冷淡的。

  就像现在,雷羽儿擦拭掉额头的汗水,一双锐利的凤眼淡淡的看着镜中仿佛
闪耀着光芒的自己。

  化妆室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和她有着类似的五官、却明显是男性的俊美少年走了进来。

  「哥哥。」

  她低声说道。

  「你的表演很不错。」

  「嗯,但是你今天应该没时间来看吧?」

  「有紧急情况。」

  「该不会是S市……」

  「嗯,魔法少女红月失踪了,同时还有很多不好的消息……」

  雷羽儿倒抽了一口气,因为她也在报纸上看见了一些下流的坊间传闻,像是
什么魔法少女红月已经变成了妓女什么的。

  眨了眨金黄色的眼睛,雷羽儿摇头。

  「我不相信,她应该是被抓住了吧?毕竟是我们的击溃妖怪事业的继承人啊,
敌人可都越来越狡猾了呢。」

  「显然,这个继承人失败了。」

  哥哥雷星冷淡地说道。

  「……看来需要我们出手了啊。」

  雷羽儿的声音让雷星点了点头。

  「虽然很麻烦,不过也没办法了……反正无所谓,让我们合体成魔法少女金?
的话,任何恶魔都会不堪一击呢。」

  「嗯,说的也是,让我们行动吧。」

  两人的手上,都戴着一枚金灿灿的戒指,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呼唤,戒指上的
黄宝石也开始微微发亮。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