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二十四章(点赞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4/20发表于SIS101
字数:10889

               第二十四章

  (这章是上次答应的点赞更新的一章,继续点赞顺延,这次是点赞到150 ,
更新下一章,另外,红颜堕其他的系列,没有太监,不过因为更新都是错开的,
所以有的会更新很慢!!)

  脚步声轻盈走进,一股甜美芳香沁入西华子鼻尖,一个身形略显娇小,容颜
绝美,面容稍显稚气的女子,移步走至面前。

  西华子认出,此人正是之前跟随在张无忌神旁的绝美少女,韩小昭!

  没有想到,此刻这第一个来地牢探望之人,竟然会是她,西华子可是跟其并
无关系。

  不过,再一细想,却是可知这其中原由,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小昭是与西华子并无关系,但是与她母亲,那位当年艳冠武林的紫衫龙王,
却是有了那一场鱼水之欢。

  对于此事,虽然先前坦白罪行之时,西华子并无详细说明,但是这其中情节,
细思可知,定是有所关联。

  「不,我让你活,只是因为不想让公子为难,因为公子答应过暂时不杀你,
但是,我却没有想过,就这么,放过你!」

  绝美的面容下,小昭却是面若寒霜,缓缓的说出这一句话语,仙子动怒,欲
降西华子这无道淫鬼。

  心知小昭此次前来,来意不善,已是走到了绝境,西华子却也是全然无惧,
现在,他就是烂命一条,还有什么可怕的!

  心中知显小昭来意,既然已无活路,西华子不再隐藏,丑陋面容上,惧意全
无,狰狞凶恶,狠声说道。

  「小贱人,你是想要来给你母亲报仇的吧,哈哈哈,可惜,晚了,你那荡妇
母亲,已经被老道我给玩了!」

  西华子狂笑说道:「老道我玩遍了她全身,将她拉在水里,用我这神枪,好
好的满足了她那不满足的放荡身体,甚至,还给她后穴也给开了苞呢!」

  「哈哈哈,这样说来,老道我,也应该算是你的一个便宜父亲了,哈哈,小
美人,叫声爹来听听……啊……」

  猖狂话语,终是没有说完,在西华子开口狂笑中,小昭美手轻抬,手中一根
银针落下,直刺西华子谭中穴位上。

  以银针刺激穴位,增加痛苦,再以内力注入,如此酷刑,小昭虽然之前跟黛
绮丝有过学习,但是心性善良,她却从未进行过尝试。

  今日,她是初次使用,面对如此无耻恶毒之淫贼,就算是杀了他也是不解其
恨,这还是多年来,小昭心里第一次如此的仇恨一人。

  一想起他对于母亲所行之恶事,那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真正在乎的两
人之一,西华子对她既做出如此伤害之事,小昭却是绝不会放过。

  谭中穴一根银针,并非结束,极怒之下,小昭并未就此停手,而是继续出手,
对胸口处几处穴位,不停刺入。

  先前银针刺穴还未解开,此时却是再被刺入,痛苦加剧,西华子嘴里痛吼数
声,声音低沉,犹如恶兽。

  只是,穷途末路之兽,逼出其凶性,那却是更为阴沉可怕,西华子双眼充血
通红,死盯着小昭,如地狱之音,萦绕不绝。

  「啊,哈哈,怎么,啊小美人,你,你不想叫爹啊,还是,你也想跟爹爹做,
做点什么,哈哈!」

  西华子强忍住痛苦,猖狂喝笑道:「要是你真想,呵呵,咳,爹也不会拒绝,
来,你还没做过那,那事吧,来,把衣服,衣服脱了,让爹好好看看!」

  见西华子死到临头,仍然不知悔改,还敢口出淫秽之言,小昭心中更怒,秀
手抬起,狠狠的对着西华子脸颊狠抽了数个巴掌。

  恼恨西华子开口就是这污言秽语,小昭却是下手不清,掌上用上内力,白嫩
的手掌打下,发出清脆抽打,将他本就肥胖丑陋的脸庞抽的肿胀青紫。

  嘴角鲜血顺流,牙齿都是随之有所松动,可是西华子却是神色不改,依然凶
相十足,甚至,疼痛下,越激起西华子之无耻凶性。

  「哈哈哈,打的好,打的好,小美人,你记得,你今天打的我这几下,我只
要能够活着出去,那我一定就是会百倍,千倍的在你那骚货母亲身上找回来!」

  西华子忍住痛苦,凶狠说道:「你最好,现在,咳咳,呃,现在就杀了我,
不然,哈哈,你就等着,扒光衣服,撅起你那骚臀,跪在我面前,求着我操你吧!」

  事已到临头,已经豁出一切,西华子哪里会是再有顾虑,可以说,他也是什
么都不顾,只是想到什么话语羞辱,就是说什么。

  而如此回应,却是就更激起小昭之怒,西华子嘴里每不干净说出一句,小昭
就是美手抬起,对着脸上抽打。

  一句话可能还未说完,脸上就是挨上数下,犹如困兽,西华子脸颊被不断抽
打,脸上肥肉鼓胀,但却是依然不停,污言秽语直出。

  于西华子而言,小昭此时这抽打,反而比起银针袭穴的痛楚要好上不少,西
华子就当是以这一时之痛,缓解针入穴位之极痛。

  如此,这一秽语与抽打之间,一直持续了小半刻钟,西华子脸颊却是被的肿
大了近一倍,满嘴满脸的鲜血,肥肉几乎将他的双眼挡住,已认不出原本模样,
牙齿松动,讲话也是有些漏风。

  最后狠抽西华子一巴掌,小昭却也是终于打够,一出心中怒气,看着犹如猪
头一般的西华子,开口轻声道。

  「你运气好,还可以多活几天,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等着吧,今
天只是开胃小菜而已,在你还活着的这些天里,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小昭
冷声说道。

  面对此言,西华子却是冷坑一声,秃自硬气猥琐道:「呵呵,咳咳,来啊,
你就来吧,终于一天,你会跪着求我,咳咳,记住,在我到时候干你的,咳,干
你的时候,我一定,会拿这事情,对你羞辱……」

  重伤,中毒,功力被废,再加上殴打,连续种种,西华子身体已是分外虚弱,
一句话语都是难以说全。

  自知自家事,西华子也知道此刻自己已是穷途末路,再难有生机,只不过是
不甘的嘴里再多说数句话语,最后再想要占便宜而已。

  他之结局,几已注定,当时,在那大堂之上,如不是有着意外之事发生,他
现在,恐是已被处理。

  那会,在出手废去西华子武功后,黄衫女与张无忌等人,本是想要再对他进
行盘问,左使杨逍却是匆匆而回。

  却是他去寻找,却并无找到女儿杨不悔之行踪,观念女儿安危心切,杨逍担
心出事,再次返回,却就是要让赵敏交人。

  人是在山庄内失踪,于赵敏而言,怎么都有关系,无法推脱,纵使当时有张
无忌阻拦,急怒之下,杨逍也是差点对赵敏出手。

  虽然最后终是被张无忌所阻,杨逍心中也是难以服气,之后,在赵敏下令全
庄寻找之下,才是暂时作罢。

  听到杨不悔失踪,心中犹豫的殷梨亭,之后才是仿如大梦方醒,跟着一起行
动起来。

  毕竟夫妻一场,虽然两人此刻关系有隙,殷梨亭却也是不能对于她的安危不
担心,何况,此刻杨不悔也是有孕在身。

  就算不算这夫妻之情谊,就算是出于武林道义,相互守望,殷梨亭也不能对
此事置之不理,当即就是紧跟着一起进行寻找。

  而因为此事,对于西华子之审讯,却也是中止,先找人要紧,黄衫虽然不想
参与其中,但是,因为西华子之事,仍未有定论,她却也是无法就此离去。

  之后,在赵敏安排下,黄衫女被暂时安置在客房休息,而西华子则是被关押
在了这地牢之中,以待之后安排。

  如此安排,严格而言,并无错漏,在这山庄地牢之中,难进更难出,明里暗
里都有护卫看守,似乎不会出事。

  但是,凡事均有例外,此刻之山庄,已远非昔日敏敏郡主那昔日鼎盛之时,
此刻山庄内人员,维持正常守卫有余,可要多番调动,却是有捉襟见肘之虑。

  在赵敏郡主示意下,庄内大半人手却是都被安排寻找杨不悔下落,这地牢所
在,只留下了最低护卫,于真正高手而言,进出之间,如入无人之境。

  被小昭虐打一番,西华子身体虚弱,意识恍惚间,又自沉沉睡去,气虚体弱,
此刻他已是至自身最弱状态。

  昏昏沉沉中,西华子随后感觉到一股苦味,在嘴里弥漫,却是有药汤灌入了
自己口中,勉强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了一个身材曼妙玲珑的身影站在面前,面容
姣好,正是杨夜昔。

  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来救助自己,一丝疑惑在西华子心中闪过,随即又变
成了一丝阴狠,此时前来,假惺惺而已,西华子却是才不会上当。

  药汤灌入口中,味道辛辣,酸哭,其味馊且涩,西华子却全不畏惧,大口喝
下,落魄到极致,反而已无所畏惧,因为此时,西华子已经没有什么再可失去。

  不管杨夜昔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是福是祸,西华子也不在乎,顶多,就是
早点交出这条命而已。

  一口气将汤药灌下,西华子长呼口气,带起一股药臭味,凝望杨夜昔,狠声
说道:「贱人,呵呵,你是要来看看,我怎么还没死的吗?」

  「哈哈,让你失望了,咳,咳咳,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呢,背信弃义的贱奴,
咳,你就是如此回报我的!」

  开口一句,西华子气息急促,牵引到了身上伤势,身上各处又是一阵的绞痛,
嘴里不禁的咳嗽数声,以他此刻伤势,鲜许动作,却就是耗尽气力,气穴之间,
难以兼顾。

  尤其是小昭当时在他身下所下之银针,全是在要穴之处,气息一动,就是感
觉到全身各处,同时针刺,痛苦难忍。

  杨夜昔看出西华子此时痛苦,听着他口中喝骂,也不反驳,眼神之中,却是
隐有一丝内疚之感。

  「你,先别动气,你体内被下了一十七根银针,我试一试帮你解出来,不然,
银针蚀入,进入血脉,更难解除!」杨夜昔轻语道。

  「咳,咳咳,这,是在假惺惺吗?还是又是你那位的赵敏主子,来看我死没
死,放心,我不傻,我知道该说什么!不然,恐怕我现在已经是埋骨在了这青山
之中了!」

  西华子话语之中,仍然隐带怒气,其实,这前后经过,其中细节,他在大厅
之上,已经是思索明朗。

  杨夜昔当时不管是否指认出西华子所行恶事,他都难以幸免,其中绝无转圜
之机,只不过是恶行一二之差而已。

  真让西华子心中气怒的却是杨夜昔之选择,武当一行,西华子本以为自己以
让杨夜昔臣服,她所定下之约定,本以为其会守约。

  当初,西华子就是因为杨夜昔之约定,放着武青缨离去,如不是如此,也不
会引出黄衫女这一大杀神,自己也是不会落到如此程度。

  可说,西华子已是为此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对于他之回报,却是这
个发誓会尽心效忠之女的背叛,这更让其无法接受!

  西华子自以为已经掌握杨夜昔,却是没想到她转眼就在背后,捅了自己一刀,
让西华子只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傻子,傻傻的去相信那所谓的信义。

  在这炎凉江湖上摸爬越久,泽就是越渴望会有一丝之真诚,虽然西华子其心
阴暗,但是却这并不妨碍他想要渴望一份信任温情。

  他本以为,杨夜昔是他可信任之人,却是没有想到,到头仍然是一厢情愿,
这也是让西华子彻底醒悟。

  本就是无耻淫邪之人,何必非要去讲所谓信义,我行我素,就算是再无耻,
那又如何,泽不过是一句无耻而已,本是恶人,何必非要求的那一丝的真心。

  杨夜昔白嫩素手在西华子身上各处缓缓转动,轻拨动要穴,将穴位中银针逼
出,却全然不知,此刻西华子心中念头之转变,再非昨日!

  手掌轻动,掌影飘动,杨夜昔将其体内银针缓缓拔出了十五根,但是剩下两
根谭中穴和后心处各自一根,却是无法取出。

  不过,取出这众多银针,也是让西华子身心一舒,却是已可以缓缓运行内力,
只是,受损经脉,空荡丹田,却是清楚告知着西华子,此时处境。

  功力被废,内力百中存一,已是到了难以运行地步,几十年努力苦练,于此
时,终是一场空。

  西华子从这打击之中,暂时回神,忍住心中怨恨怒火,强自镇定道:「好了,
不用假惺惺了,你来,到底是要说什么?是要跟我传什么话,快说吧!」

  杨夜昔美眸转动,看着西华子那怨恨眼神,终是心中有愧,不敢直视,低头
避开目光道:「我知道,你此时心中一定是怨我不守承诺,但是我有我的选择!」

  「郡主余我有恩,我还欠她一事,她本是命我于婚宴前,杀了你,但是,今
日,她又是召我见面,让我开口对你指认,所以,我不得不从!」

  开口轻言,杨夜昔跟着却是又拿出了暂时,解开西华子手上锁链,让其恢复
行动,可是比举,却是又引得他一声反笑讥讽道。

  「哈哈哈,所以,你是想说,这次你来,是想要放我走,你现在还清了那位
郡主大人人情,现在想要来还我的人情吗?咳咳,哈哈,简直可笑!」

  西华子狞笑道:「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废人,对你而言,也是再无威胁,之
前,你我之事,本就是我胁迫于你,你现在正是报仇之好机会,随时都可以杀了
我,来报你失身之仇!」

  此刻,在西华子心中,对于杨夜昔已无信任,但是他却还是如此反唇相讥,
想要试一试,她是否还是将当初约定,放在心上。

  正如西华子之前所言,现在他已到绝境,却是已无物再可失去,而如有可能,
借此杨夜昔之转机,还有生还可能。

  杨夜昔脸色一黯,神情稍显羞涩道:「当时,当时之事,我已忘记,我欠敏
敏郡主的,已经还清,而欠你的,我以后,我,我也会还!」

  轻语一声,杨夜昔似乎情绪颇为激动,稍缓片刻,终于还是将话语说完道:
「你现在之事,许多人,小姐,泽都不会放过你,这次,我会全力祝你离开,当
我还你一次!」

  信,义,简单两字,却是杨夜昔立身之本,人之一身,或志向远大,或安于
平凡,而对于杨夜昔而言,她只想要守住自己之诺。

  江湖正邪,善恶,于她而言,太模糊,善恶本相对,一人之善,于另外一人,
则就是为恶,杨夜昔昔年,经历太过人情事故。

  后入古墓,被黄衫女开导,她却是终于顿悟,她之一生,不为追求其所谓江
湖大道,只是为行心中信义,恩必报,信必守。

  报黄衫女开导教化之恩,杨夜昔在古墓数年,并完成交代三事,而后下山,
而对敏敏郡主,则是报答搭救之恩情。

  现在,面对西华子,初时,虽是有夺身之恨,但是面对这男女之事,后在西
华子那多日淫玩之下,心思却也是渐觉松动。

  杨夜昔虽自诩自身江湖洒脱,但是重情义这一点,却是她之最大软肋,有着
当时那一约定为守,她不断给自己以心理理由,却是就渐渐习惯如此相处。

  纵使再不在意,但是女子对于夺走自己身子之人,终是会有异样,如果西华
子年龄小上一些,相貌行事再有所变化,或许,杨夜昔真会对其归心也不无可能。

  只是西华子终究心性不正,淫邪无度,并非可信托之人,所以,杨夜昔也是
就以约定之原由,定义两人之关系。

  报西华子当日约定之恩情,此后,却是瓜葛不再,到那时,是恩是仇,自是
再有定义。

  「哈哈哈,还我,我还怎么信你,再说,我现在,就已经是废人一个,我还
能逃去哪,哪里还能有我容身之所!」

  只是,西华子此时却是并不相信杨夜昔此言,也不相信她是真心想要救护自
身离开,嗤笑道。

  「我今次,可是得罪了这天下最厉害的几位人物,我还能逃到哪去,去到哪?
都难逃这一劫吧!就连这山庄,恐怕现在我也是出不去!」

  杨夜昔静听着西华子说完,知道他心中怨恨,柔声宽慰道:「事情,还未到
绝境,还能转圜,我会帮你离开,庄内有一句密道,我可以带你从那里离开,如
果,如果,你,以后不再那样,我,我可以,陪着你……」

  话语越说越轻,到最后几字,却是已经细若蚊鸣,不过好在距离较近,西华
子却也是听出了这其中之意。

  如果杨夜昔此话,是之前所说,西华子恐怕心中却是会纠结感动,但是此时,
心中充满怨恨恶念,他却是并无此念。

  听着杨夜昔此言,西华子首先所想,却是这心中,可能是否会有陷阱,后续
会否另有布置。

  「密道,你确定安全?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在五虎山庄境内,你那位郡主,
会不知道,这庄内有一处密道,恐怕,这是在愿者上钩!」

  弗惊大变,西华子此刻却是不禁会以最大恶意进行猜测,心中再无信任可言,
有人,想要关押自己,而有人,却也是想要自己死。

  例如,敏敏郡主,如果,西华子此次,是死于逃命途中,那么一切就是会变
得顺理成章,到时候,这其中细节,也是不会再有人深究。

  西华子心中略微思索,开口问道:「你说的,以后你都听我的,没错吧!是
不是,以后你就只听我一人命令!」

  如此话语,却是在宣告对于杨夜昔之主权,杨夜昔俏脸轻红,略显羞涩,此
言,却是犹如卖身之约。

  以杨夜昔重信守诺之性格,她如是答应此言,却是就等于对西华子发誓效忠,
之后,再无反复,不然,却就是有违心中之信念。

  心中稍思片刻,杨夜昔终于还是身体一屈,半跪在西华子面前,轻声答道:
「是,我还是,还是那句话,你遵守约定,我也是,今后,我之性命,归你驱使!」

  一场灾难,却是换的杨夜昔忠心告表,西华子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此时,
西华子却是更在意如何脱身!

  西华子突然想到一点,低头凑到杨夜昔耳旁,轻声说道:「回答我,那,那
杨不悔,现在下落,你是否知道,是否跟你有关?」

  「是,有点关系,杨不悔,是丁敏君所掳,不过现在藏身之所,我却是不知,
不过,应该还是在山庄内!」杨夜昔轻声答道。

  山庄内外,眼线众多,丁敏君带着一人,想要快速的离开,这并不容易,何
况,事发之后,张无忌等人已经展开寻找,这其中,更是难以脱身。

  综其种种,西华子心中思索,丁敏君如果此时带着杨不悔的话,定然无法去
远,明教青翼蝠王号称轻功天下第一,追踪匿形,无人可及,谁能够逃过其追踪。

  除非,杨不悔此刻,还在庄内,那么,地道!

  西华子正想开口,突然两声拍掌声响起,声音响彻地牢,登时,犹如惊弓之
鸟一般,西华子两人连忙的转头望去。

  杨夜昔功力尚在,听到声音,心觉不妙,还没回身,却是双掌翻飞,先对身
后打去,然后才是回身相望,却是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五官普通,面容邪气,一
身白衣。

  此人,杨夜昔却也是熟悉,却是丐帮此次前来恭贺长老之一,白芨!

  「好俊的身法,好辣的出手,好狠的丫头!西华道兄,看来你这丫头,却是
个辣性子,你还需要好好调教才行!」

  身为丐帮长老,白芨武功自是不差,突然面对杨夜昔双掌,白芨却是仍有精
神玩笑一声,右手一翻,手掌粗壮,上下一翻倒,却就将杨夜昔双掌倒下。

  再细看白芨此时模样,右手抵抗,在他的背上却还是带着一个布袋,左手扶
住,只以单掌应对,却是全不落下风,掌风凌厉,逼得杨夜昔难以轻易近身。

  单掌连挡数招,西华子看着白芨举重若轻模样,心中已知这胜负如何,杨夜
昔武功走轻灵一路,需要配合身法施展。

  而此刻地牢之内,环境受限,身形施展间,已弱几分,再者,白芨掌力刚猛,
已得丐帮掌法精妙之学,纵使单掌应敌,但是掌风呼啸,却是已逼的杨夜昔守多
攻少。

  胜负已分,如白芨真下重手,不出十招,杨夜昔定然落败,再纠缠下去,也
是没有意义。

  「住手,别打了,这是白芨兄,我之好友,快点退下!」西华子开口喝喊一
声,命令杨夜昔停手。

  对于白芨,西华子说是好友,实际接触却是并不多,只是当年在丐帮见过两
面,只能说是投契,但是感情却是不深!

  此刻白芨突然现身,西华子也不知其到底是敌是友,只能如此开口一句,暂
时稳下杨夜昔,如果白芨比来真是为了动手,现在,他也避免不了。

  听到西华子此言,杨夜昔也不再犹豫,她作为进攻者,从白芨举重若轻的封
挡中,已经看出其中差距,心知不是对手,招式一停,身形往后退开。

  西华子身体蹲坐在地,盘膝缓缓运气,开口问道:「白芨兄,您贵为丐帮长
老,事务繁忙,如何会有闲暇,来看着老道呢!」

  以年纪论,西华子要大上白芨不少,但是江湖论交,如无辈分上相差,却均
是以兄弟相称之多,西华子之前为昆仑派亲传弟子,面对丐帮长老,却也是辈分
相当,如此论交,并不奇怪。

  白芨轻笑道:「西华道兄客气了,白某此次也是为贺喜而来,听闻道兄有难,
所以特意前来观看,是否有何助力一二,关于道兄此时之事,如不嫌弃,白某却
是有一言,还请姑妄听之!」

  此来非善,必有所徒,西华子心中想定,面上却是推笑道:「有劳白兄费心,
老道此刻穷途末路,如有生路,定是感谢白兄大恩!」

  相互客套,西华子详装欣喜回道,看似交谈甚欢,但是两个老江湖,尔虞我
诈之间,却是都心知,这口头之言,并不可信。

  「西华道兄客气,不过,就是我们相互成就而已,实不相瞒,白某现在,除
了丐帮长老身份之外,还有着一层身份,那就是为陈大帅招揽江湖英才!」

  白芨笑容更灿,双眼眯起,态度看似和蔼,但是这其中隐藏深意,西华子却
如何会是不懂?

  陈大帅,现今天下,能够当的起如此称呼者,仅有那陈友谅一人而已,此人
本是丐帮叛徒,但是却颇有手段,善笼络人心。

  在叛帮之后,却是仍然带走了一批心腹,以此为根基,于这乱世之中,打出
了一番基业,现已于跟明教军队互有先手,各分天下。

  如此本事,却是人才,西华子虽对其接触不多,也不得不心中暗自佩服,身
掌天下权,一怒天地惊,如此才是真正男儿本色。

  不过,虽然敬佩,西华子却并不向往,他志向不大,只好这房中春色,能够
睡醒美人膝,就已是他人生最大之志,只是,此次白芨开口如此直言,却是并不
简单!

  陈友谅丐帮叛徒之身份已定,现在帮中弟子,暗中虽仍有从者,却也是顾忌
形式,不敢有所表露,白芨一开口,就是表明身份,其意昭彰。

  西华子当即拱手道:「原来白兄攀上如此高枝,老道我真要在这里恭喜白兄
了,陈大帅兵峰正锐,气吞天下,当是天下之明主,白兄日后腾龙而上时,还望
勿忘老道这贫困贱友!」

  「却是,不知白兄你此来,是有何事,如有需要老道之事,尽管言明,定为
驱使,全力效劳!」

  白芨既有意,西华子也不会推辞,此刻白芨点明身份,招揽之意明显,而如
他不识抬举,恐怕就是要带着这秘密,埋藏于此。

  「哈哈,西华道兄客气,小弟却是有一事要拜托道兄,现明教贼首张无忌与
逆庭郡主赵敏之婚事,天下皆知,而陈帅之意,却是要让这场婚礼,拖着!」

  「拖延婚礼!」西华子将这四字慢慢咀嚼一阵,眼神一亮,豁然开朗,已是
明白这其中深意。

  话不需说透,七分意,三分悟,白芨此言,却就是让西华子于暗中,再行挑
拨,搅弄这一场婚宴,让其无法顺隧,如此,陈友谅才是从中获利最大。

  现今明教兵力虽然由朱元璋掌管,但是其中却也是内斗不少,主次不明,朱
元璋身份掌军者,却是又无名分实权。

  明教之中,心向杨逍者有之,心向张无忌者更有之,如此,人心思变,自然
是难以聚集兵峰,而此次杨逍前来迎接张无忌,又是让教中许多子弟心中生出希
望。

  不说其他,张无忌之武功声望,有又是年轻干练,确实是明教教主之最佳人
选,如果他真要坐着教主之位,就算朱元璋再有野心,也不敢不遵从。

  毕竟以张无忌之声势,威望,无人可以撼动,再者军中年轻将领又多是与张
无忌有旧,以下犯上之事,更难达成。

  但是,如此一来,朱元璋野心不再,而上下齐心之明教,气势大盛,也非陈
友谅所能匹敌,如此一来,他可就是徒劳为他人做嫁衣。

  所以,于陈友谅立场而言,绝不想张无忌重归明教,但是,如果张无忌彻底
脱离,却也非陈所想见。

  如此一来,明教帮众没了对于张无忌之盼望,却是可以集中于朱元璋麾下,
那也非他所愿。

  所以,陈友谅此行所下之令,那就是要让张赵两人婚礼拖延,如此命令,想
要执行,难度颇大。

  但是,如能以此法拖延住明教之心,对于陈友谅战局却是助力颇多,却就是
奇功一件,白芨本是担心此事难为,可是在知道了西华子之事后,却就觉,可为
转机。

  淫邪之人,自有淫邪之道,为人不耻,却更让人头疼,如果此事不处理,恐
怕张赵两人婚事也难顺遂。

  如此发现,于白芨而言,可说是意外之喜,如此,他反而是不能让西华子轻
易丧命,需要帮其一把,让他能够继续于此,吸引张赵等人注意。

  于白芨比念,西华子虽不明其中细节,但是也是想到一二,江湖之上,锦上
添花之事许多,但是雪中送炭,却是少之又少。

  此刻白芨肯现身相助,不管其目的为何,但于西华子而言,均是有利之事,
正是需要助力之时,有白芨相助,也是正多一分把握。

  话不用说尽,却是彼此心知,西华子眼神一亮,点头说道:「既然白芨兄你
有事相托,那么老道,自然是效劳,只是,白兄,你也看到,我现在这一处境,
却是有心无力啊!」

  先表示自己愿意相助,然后再趁机的提出一些条件,这并不难,寻求利益,
于此时西华子而言,却是最急需之事。

  白芨也是有备而来,听闻西华子此言,面容不变,轻笑一声,从容道:「哈
哈,西华道兄果然是快人快语,既然是有事相求,那么白某,自然也是不会空气
而来。」

  「早知道兄你独好美人,如此,我自是要有所准备,却是已经为道兄备上了
这一份薄礼,佳人赠英雄,也好让道兄,一雪前耻!」

  脸上猥琐一笑,露出一副男人都心领神会之笑容,白芨伸手将背上布袋往前
轻推,布袋轻落在地,其中传来了一声轻微呻吟之声,却是女子轻吟之声。

  西华子心中暗动,杨夜昔却是上前快速伸手解开了上面布袋,露出了其中女
子面容,却是被点穴昏睡的殷离。

  看着那昏睡佳人,西华子得意狞笑道:「呵呵呵,兜兜转转,你到底还是落
到了我的手里了,这次,我可是会好好的照顾照顾你,哈哈哈!」

  放肆狂笑,西华子伸手抚摸着殷离白嫩的脸颊,如水如丝,入手顺滑,同时
感谢说道:「哈哈哈,白芨兄,你这礼物,可是送的真好啊,我很喜欢,老道我
多谢你了!」

  看到是殷离,杨夜昔面容轻微一变,不过随即又是恢复如常,对于殷离,她
也是接触不多,并无多少交情可言。

  只是心中略显可惜,又是有一名女子,要在西华子身下被羞辱,但是,也仅
此而已,既已决定要追随,杨夜昔也是再不会两面三刀,犹豫不定。

  伸手在殷离脸上摩挲一阵,美人在前,西华子虽然情动,却也是心知此事非
是行此事之时,还是要以离开为上。

  「白兄,你这份大礼,我很是欣喜,但是现在,却是还要再请你帮我一个忙
了!送我出这地牢。」西华子缓缓说道。

  白芨武功不弱,此次前来,正是可成为西华子一大助力,西华子此时武功已
废,难以动手,过程中,如被庄内护卫发现,却是要靠白芨出手相助一把。

  一刻钟后,一路小心隐藏的西华子几人,在杨夜昔带领下,进入了西院后侧
的假山处,因为攻击已失,加上身体重创,行动上却是不由僵缓。

  虽然是有杨夜昔相带扶,却是仍然缓慢,而山庄之内,虽然近来,人手减少,
但是山庄各处,却是仍有护卫巡查。

  如果只是杨夜昔一人,要带领西华子前行,想要避开这暗中之护卫,难度颇
大,但是此时有白芨同行,却是顺利许多。

  身为丐帮长老,白芨武功在江湖之上,也属一流,面对分散巡查之护卫,突
然出手,一般护卫却是连出声示警也来不及,迅速被毙于掌下。

  虽有波折,却也是无惊无险,到达假山处,而后,杨夜昔伸手在假山处拨动
几下,地面下,一处入口浮起,却是露出了其中一处往下的台阶。

  白芨于此时,将昏迷殷离递给杨夜昔,告辞说道:「西华道兄,我只能先送
你到此,毕竟我之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路上那几个护卫,我也是需回去处理,
在此,我就是预祝你一路顺风!」

  西华子先让杨夜昔进入地道,然后才是拱手道别道:「白兄,大恩不言谢,
我想,不需多日,我们却是会再见,现在,就先告辞!」

  告辞完毕,西华子身体于地道处,目送白芨闪身而去,才是继续进入,防人
之心不可无,经过此事,西华子对于任何人,却是再无信任。

  虽说白芨言明前来相祝,但是难道他不会于此时暗杀下手,真如此,将西华
子埋尸于过道之中,却也是一个选择。

  西华子正是预防于此,才是会让杨夜昔先行进入过道,有了差距,白芨想要
无声无息击杀他们,却是难以办到,也是西华子一招防身之法。

  推入过道,西华子在墙壁上摸索一会,摸到一处往内按动机括,伸手按下,
假山处入口再次重新关闭。

  确认无误,西华子才是顺着过道处往内走去,路上,却是一路顺行,其中却
是并无暗藏机关,让他心里庆幸,不会是突然丧命其中。

  顺着灰暗过道往前缓行,直行了大概是有两百余步,西华子看到眼前光芒一
亮,似是已到出口处,杨夜昔正将殷离放置,身靠墙壁,暂时休憩。

  而更让西华子眼神一亮,却是在旁边,却是还身体靠坐着一位绝美女子,正
是武当杨不悔,此时,明亮美目大睁,不敢置信,惊恐望着杨夜昔与西华子……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备用网址-乐天堂FUN88官网-乐天堂FUN88平台-乐天堂FUN88app-乐天堂FUN88官网入口——乐天堂FUN88(f88dh.com)

赞 (0)